腳下有路 心中有誌 生命有光——殘疾夫妻“跑贏”脫貧衝刺
2019年04月15日16:05

原標題:腳下有路 心中有誌 生命有光——殘疾夫妻“跑贏”脫貧衝刺

  新華社哈爾濱4月15日電 題:腳下有路 心中有誌 生命有光——殘疾夫妻“跑贏”脫貧衝刺

  新華社記者韓宇、王建

  在黑龍江省泰來縣平洋鎮平洋村的“百姓創業之家”,牆上一條“鳥吃等食定會餓死 人不勤勞窮一輩子”的橫幅格外醒目。10多位農村婦女有說有笑,正在編織汽車坐墊。

  管理員喬福軍的妻子劉宇佳也是其中之一,儘管身體弱小,身高只有一米三,但她靈巧的手指來回穿插,十分熟練。喬福軍的身高也只有一米四,在這群農村婦女中間非常顯眼。

  今年45歲的喬福軍,5歲時受傷導致骨膜受損,胸背部出現嚴重畸形。妻子劉宇佳患先天性軟骨病,腿骨極易骨折,行動離不開枴杖。

  泰來縣是著名的江橋抗戰發生地,是黑龍江省列入大興安嶺南麓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11個縣之一。平洋村人口有835戶,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27戶,因病因殘致貧超過60%。

  雖然夫妻二人幹不了重活,但喬福軍會開車,前些年他買了一輛小貨車,在齊齊哈爾市跑業務。後來又在泰來縣江橋鎮買了3間房屋。天有不測風雲,2006年喬福軍的母親患乳腺癌,給這個家庭雪上加霜。

  面對困難,喬福軍表現得比正常人還堅強。“那時我還從平洋村販西瓜,拉到江橋鎮賣,掙點零花錢。”讓他欣慰的是,2007年妻子劉宇佳生下健康的女兒,給這個家庭帶來歡樂和希望。

  為給母親看病,喬福軍不得已把賴以棲身的3間房子賣掉,還了外債,開始了租房生活。在12歲的女兒喬欣怡記憶里,這些年前後搬了四次家。

  2009年母親去世後,喬福軍帶著妻女和雙目失明的父親,來到河北廊坊賣早餐。有一天大清早,兩人騎著三輪車,不小心車翻了,豆漿、包子散落一地。從地上爬起來,夫妻倆抱頭大哭。

  “我和妻子都有殘疾,孩子又小,受的辛酸苦楚就別提了,也沒掙到啥錢。”2014年喬福軍一家又回到平洋村。“那時候沒啥收入,住的地方也沒有,真覺得日子過不下去了。”劉宇佳哽嚥著說。後來,村里給他們租了房子,才把生活安頓下來。

  改變從2015年開始。全國上下吹響“打贏脫貧攻堅戰”號角,喬福軍一家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縣殘聯知道喬福軍家境後,多次入戶走訪。他被聘為泰來縣殘聯專職委員,負責聯繫平洋鎮的殘疾人。

  平洋鎮共有1000多名殘疾人,忙的時候,喬福軍一整天都在外面。工資從最初的每月700元漲到去年的每月1200元。

  生活有了起色之後,喬福軍沒有躺在扶貧政策上繼續“伸手要”。“駐村工作隊、村幹部等經常到我家宣講政策,噓寒問暖,我就想,我們兩口子已經給大家添了麻煩,我年紀還不算大,多少還有點勞動能力,得自食其力。”

  為了增加貧困戶收入,泰來縣從江蘇引進一家專門生產汽車飾品的企業,手工編織汽車坐墊的扶貧項目應運而生。去年3月,這家公司在平洋鎮舉辦手工編織培訓班,喬福軍夫妻倆都報了名。

  “當時我們就憋了一股勁,暗下決心,不學拉倒,學就學好。”喬福軍和妻子起早貪黑研究編織技術,手上磨了不少泡。作為第一批學員,夫妻倆掌握了熟練的編織技術,去年靠編織掙了4000多元。

  喬福軍還當了“師父”。他這樣激勵別人:“我一個殘疾人都不服輸,你們還能服輸?!”經他教會的“徒弟”就達30多人,村民劉淑華就是其中之一。

  “第一期培訓沒參加上,是喬福軍教會的。他身殘誌堅,我們都佩服他。”正在編織的劉淑華有個線頭接不上,叫來喬福軍,他很快就接上了。

  2018年6月,平洋鎮投資20萬元購買了140平方米臨街房屋作為手工編織基地,命名為“百姓創業之家”,喬福軍被聘為管理員。他們一家搬進管理員室,結束了租房生活。

  “以前屋子又小又黑,現在住得寬敞明亮,是我最喜歡的。”喬欣怡說。

  去年,泰來縣舉辦為期8天的“貧困殘疾人實用技術培訓暨巧女編織項目培訓班”,喬福軍當了主講人。“擺脫貧困,首先從精神上與貧困絕緣,不等不靠。”喬福軍把這當作“秘訣”。

  在泰來縣組織的“身殘誌堅,脫貧光榮”的演講會上,站在台上的喬福軍雙臂一舉,驕傲地告訴大家:“我於2018年光榮地脫貧了!美好生活是幹出來的。感謝政府搭建的平台,讓我們殘疾人也能靠勤勞的雙手掙錢,實現人生價值。”

  在喬福軍帶動下,村里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編織隊伍。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