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為肺癌晚期後的第19年,他仍在抗爭並感謝這個俱樂部
2019年04月15日20:59

原標題:確診為肺癌晚期後的第19年,他仍在抗爭並感謝這個俱樂部

67歲的丁金泉沒有想到,得了癌症開了刀,再經曆了兩年化療後,如今他仍能像健康人一樣精神煥發。2019年是他與肺癌抗爭的第19個年頭。

“我原先是一名業務員,應酬多,一天喝兩頓酒,抽菸抽了30年了 ,一天最多要抽掉2-3包煙。”4月15日,丁金泉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2001年他被診斷為肺癌晚期。患癌後,他猶如被判了死刑。

“我得病的時候,我的孩子都還在讀書,我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當時我開車經過胸科醫院,都要繞著走,不敢相信自己得癌的事實。”他回憶說,2001年,他找到了上海胸科醫院胸外科名譽主任趙珩教授,做了一次微創手術,切除了肺左下葉,隨後他又進入化療階段,“一年5次常規化療,第二年我開始進入零毒化療治療。”他說,這是一種中醫抗癌治療辦法,可以誘導細胞凋亡,之後他仍通過中醫調理的方式進行康複治療,並堅持每年複查。

2004年,他加入了上海長寧區癌症患者康複俱樂部,從“死亡”走向“新生”。“在這裏,我們都是癌症病人,彼此沒有秘密,互相安慰,互相打氣,互相分享治療經驗,半個月一次的聚會,讓我的心情開朗很多。”丁金泉說。

丁金泉很感慨,如今癌症患者越來越多,“剛加入俱樂部時,就只有7個會員,現在已經越來越多,隊伍擴大到了800人了。”他也感慨,短短幾年間,他看著胸科醫院從看似不大的一棟門診樓,到如今診療面積不斷擴大,每天醫院窗口大排長龍。

雖然癌症高發,但篩查的普及性增強、治療手段的多元化、新藥的研發應用增多等因素,正在不斷延長癌症患者的壽命。“把癌症變成慢性病”已經成為諸多醫生的共同理念。

長寧區癌症患者康複俱樂部會長沈治英是一名乳腺癌患者,從1995年被確診患癌,她在醫院實施了雙側乳房切除手術後,如今她已經72週歲。

“一開始知道自己得了癌,我也覺得人生就沒希望了,餘生不知如何度過。”沈治英認為“群體抗癌”很重要,這也是俱樂部帶給她人生的最大改變。

“我們一群癌症病人抱團取暖,定期聚會,我們跟新發病人在一起交流抗癌經曆,談個人的體會,我們還組織一起逛街、跳舞、唱歌,我們會為生存期長達5年的患者過生日。”沈治英說,“並不是我們得了病,就失去了社會價值和人生的意義。”

相反,俱樂部裡面的癌症病人成為了“去天堂口送陽光”的一群人。

沈治英說:“我們還會組織去臨終關懷病房,與晚期癌症患者談心,為癌症複發、轉移或者獨居的老人安排一個月一次的家訪,一個月我們會走訪30個病人,把我們的抗癌經驗分享給他們,讓他們多一些積極樂觀的態度去面對人生。”

一個人在得了癌症之後,在醫院的治療只是第一步,康複治療或將持續餘生。沈治英說,這需要患者自己調整心態、積極抗癌,才有可能活得更為長久。談及19年的抗癌經曆,丁金泉的感受也是“70%靠自己,30%靠醫生”。

上海方心健康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等共同簽署“生命的奧運”泛真實世界數據研究項目。康複治療不僅僅需要醫療機構的助力,也離不開整個市場和社會力量的共同參與,更離不開誌願服務體系的完善。

4月15日下午,在第25屆全國腫瘤防治宣傳週主題活動上,主辦方上海市癌症康複俱樂部、上海交通大學附屬同仁醫院、上海東方腫瘤雙防康複指導中心等聯合多家醫院,共同發起成立腫瘤康複醫療聯合體,推出設立“雙防門診”、“雙防病房”特色醫療服務,希望實現臨床治療、康複治癒的無縫銜接,提升癌症患者的生存率和生命質量。

同仁醫院院長馬駿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面對日益龐大的癌症患者群體,僅僅依靠一家醫院的力量遠遠不夠,需要整個社會支持體系的建立,家庭醫生、養老、康複機構也應該參與其中,也需要全科醫生、心理科、營養科等諸多學科的醫生支持,他們都應該成為癌症患者的“醫生團隊”。

如今癌症患者的陪護尚處於空白狀態,上海市癌症俱樂部推出“醫護家政”誌願者這一新的服務形式,在上海長寧、寶山、楊浦、崇明、浦東新區等五個區的癌症康複協會成立“醫護家政”誌願者服務隊,為孤老、轉移複發、“空巢”等癌症患者人群提供支持性服務。

為了讓更多的癌症患者家庭堅定生活信念,2018年已啟動的“生命的奧運”活動將在全國範圍內招募癌症康複患者,希望癌友們能於2022年一同相聚北京冬奧會,如今已經有4000多名會員報名參加。

“我們將會在運動、營養、心理等方面啟動泛真實世界數據研究,對他們進行五年跟蹤指導服務,目的是優化現有的醫療康複環境,讓更多人來關愛患者群體。”作為這一項目的參與單位之一的上海方心健康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表示,同時參與這一項目的還有上海展望集團、茹新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