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革命老區到雄安新區 白洋澱迎來新生
2019年04月15日19:53

原標題:從革命老區到雄安新區 白洋澱迎來新生

  新華社石家莊4月15日電 題:(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從革命老區到雄安新區 白洋澱迎來新生

  新華社記者高博

  白洋澱,曾是英雄雁翎隊伏擊日寇的主戰場,鐫刻著鮮明的紅色印記。曆史與未來在這裏交彙。如今,這裏是雄安新區生態建設重要戰場,書寫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新傳奇。

  紅色精神依然閃閃發光

  四月的白洋澱,春風拂面,新葦吐綠。

  今年68歲的王木頭每天一大早就來到村口的碼頭,搖著小船走水路到白洋澱抗戰紀念館上班。作為講解員的他,白洋澱畔的紅色故事講了一輩子。

  “雁翎隊,是神兵,來無影,去無蹤。千頃葦塘擺戰場,抬杆專打鬼子兵……”王木頭說,這首記錄抗日戰爭期間雁翎隊神勇表現的民謠,至今仍在白洋澱一帶傳唱。

  白洋澱是華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泊,143個澱泊星羅棋布,3700條溝壕縱橫交錯,是天然的遊擊戰場。王木頭說,不甘心做亡國奴的澱區人,拿起獵槍、漁叉、大抬杆土炮,組成了雁翎隊。

  打鬼子、端炮樓、除漢奸……從1939年成立到1945年配合主力部隊解放安新縣城,雁翎隊由最初的20多人發展到120多人,與敵軍交戰70餘次,擊斃俘獲日偽軍近千人。

  雁翎隊打鬼子的故事,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人。“多年來,聽我講解的遊客超過了200萬人次。”王木頭說,為了讓更多人瞭解雁翎隊,我會一直講下去,直到講不動為止。

  70多年後,“雁翎隊”精神,依然閃閃發光。

  雄安新區的設立,讓白洋澱旅遊熱愈發升溫。2018年,白洋澱景區接待遊客量達到270.9萬人次。

  不僅紅色文化在傳承,還有活躍躍的創造。王木頭說,大家現在都為新區建設而奮鬥。

  讓“華北明珠”重綻風采

  年初,一個令人喜悅的消息傳來:2018年白洋澱澱區主要汙染物濃度實現“雙下降”,總磷、氨氮濃度同比分別下降35.16%、45.45%。

  47歲的安新縣趙莊子村村民趙輝說,白洋澱能變乾淨,他的漁網被清除值了。

  白洋澱對於維護華北地區生態環境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被譽為“華北之腎”。但上世紀60年代起,受氣候乾旱、上遊斷流等因素影響,白洋澱干澱現象頻發。粗放式發展更使白洋澱陷入了汙染的惡性循環。

  藍綠是雄安的底色。根據規劃,雄安未來藍綠空間占比穩定在70%。雄安新區開好局、起好步,重要基礎是保護白洋澱生態功能和強化環境治理。

  新區設立後,在白洋澱環境綜合整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606個有水納汙坑塘全部完成治理;強化133家涉水企業監管,嚴格整改提高標準,不達標的全部停產整改。

  2018年,新區清理白洋澱圍堤圍墊及溝壕水產養殖741處,養殖面積9.1萬畝;排查、整治河道、澱區兩公里範圍內入河入澱排汙(排放)口11395個。

  這一年,養了8年水產的趙輝,帶頭將漁網清理掉。“開始清除漁網時,心裡不好受,畢竟靠著它養家餬口,多的時候一年能賺幾十萬。”

  汙水處理設施建起來了,每家每戶的汙水全部收集,如今的趙莊子村,白牆灰瓦、小橋流水,是白洋澱最吸引遊客的地方之一。“新區設立後,我們村變美了,設施改善了,一定會有更多的人來白洋澱遊玩。”趙輝說,今年計劃開個澱上荷園渡假村,轉型搞旅遊。

  守住文化根脈留住記憶鄉愁

  白洋澱文化資源豐富,作家孫犁筆下的荷花澱,一望無際的蘆葦蕩,無不令人神往。在這裏,有圈頭烈士祠、趙北口戲樓等曆史文物古蹟,也有安新蘆葦畫等非物質文化遺產。

  “一個新城市要立得住,關鍵要傳承好自己的文脈。”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長、雄安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陳剛表示,雄安新區在大規模規劃建設之前,就主動對曆史文物、曆史風貌、文化遺存進行保護,啟動了“記得住鄉愁”專項行動計劃。

  雄安新區活躍著一大批民間藝術團體和個人,雄縣古樂、安新圈頭音樂會、容城沙河營百年劇團……他們以農民為生力軍,世代相傳,為當地民眾文化生活、藝術修養的養成作出了貢獻。

  新區成立工作專班,深入村莊一線調查走訪,並將非物質類鄉愁遺產的類型分為民間文學、傳統音樂等十幾個類別,目的是引導群眾樹立文化自信,為新區規劃建設注入文化力量。

  雄安新區規劃研究中心規劃組組長夏雨介紹說,新區規劃建設局對“鄉愁點”開展校核、補充、錄入地理信息系統,一批承載著雄安新區人民記憶,凝聚著新區傳統文化基因的鄉愁遺存被登記造冊、建檔存根,形成了總數為2367項“鄉愁點”的數字坐標總圖。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