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一對航天夫妻:約會常在機場 青春獻給國防
2019年04月15日16:51

原標題: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一對航天夫妻:約會常在機場 青春獻給國防

圖說:嫦娥五號副總設計師查學雷(右)和團隊年輕人在實驗室里 查學雷供圖

  他高大魁梧,卻被妻子笑話為“嬌弱男”。常年泡在研究室、總裝廠房和試驗基地的他,參與神舟一號至神舟十一號,天宮一號、二號的核心設計,為載人航天奉獻24載青春,如今又轉戰探月工程;她嬌小纖細,卻被丈夫戲稱為“女漢子”。經常奔波在各承製單位、試驗場和戈壁灘上的她,在戰術武器系統總體崗位上兢兢業業。

  他喜歡多姿多彩的生活,卻把大部分時間奉獻給了實驗室、發射基地;她也想夫妻甜甜蜜蜜、如膠似漆,但兩個人總是聚少離多,不能常伴相守。

  查學雷、熊敏豔,中國新一代航天技術專家,一個是嫦娥五號副總設計師,一個是某戰術武器型號副總設計師;他們是一對航天夫妻,在國防事業這個廣闊的舞台上,義無反顧地付出心血和汗水。無怨無悔,又坦然瀟灑。

圖說:某戰術武器型號副總設計師熊敏豔在工作中 熊敏豔供圖

  因航天兩個年輕人結緣

  1994年,查學雷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畢業後加入上海航天技術研究院某總體研究所。“1992年,我國開啟載人航天工程,當時上海航天負責神舟飛船的推進艙結構裝配、推進分系統、電源分系統和測控通信分系統設備的研製。我挺幸運的,趕上了工程剛起步的時候,全程參與其中。我記得我們同一批有15個人進了研究所,其中有5個人加入了載人航天工程,我就是其中之一。”這15人裡面,還有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的熊敏豔。那一年,兩個年輕人因為航天事業相識。

  當時有一批老專家手把手地教他們這幫新手。“從手工畫圖開始學習,畫根線,要把鉛筆削成多尖才能下筆,都有規定。他們這種嚴謹細緻的態度深深感染了我們。”查學雷如饑似渴地學習航天知識,一頭紮進載人航天的研製工作。

  1996年,查學雷和熊敏豔參加上海航天組織的集體婚禮,沒有婚宴,沒有蜜月旅行,兩個人都一心撲在工作上。“剛結婚的時候住的還是集體宿舍,大概兩年後才住到一起。”在熊敏豔的回憶中,那個和鄰居煤衛合用的小小房間,承載著小家庭最初的煙火氣。

  猶記得首發時艱難等待

  1999年11月20日淩晨6時30分,我國第一艘無人實驗飛船“神舟一號”在酒泉成功發射。這是查學雷夫婦永生難忘的時刻。“發射前一年的一次重大實驗失敗了,不少設備出了問題,壓力非常大。雖然科學都有成功概率,但我們載人航天工程必須通過在設計、製造、試驗、測試等各環節,把工作做深、做細、做透、做到極致,控製一切可能存在的風險,確保100%成功。從產品研製到發射全過程的每一項工作對我們來說,都是一次考試,而且必須考100分。”

  發射前那天夜裡,查學雷幾乎在塔架上呆了一宿,精神高度緊張。熊敏豔同樣擔心得夜不能寐。“當時還沒有電視直播發射現場,我也只能在上海等前方的電話,也特別能理解他當時面臨的壓力。”

  當發射成功的消息傳來,熊敏豔鬆了一口氣,也僅僅是鬆了一口氣。“幹我們這一行的都明白,壓力永遠都在。”一直到2003年神舟五號發射的時候才有了電視直播,航天員楊利偉出艙的畫面經過現場直播傳遍全世界。“我終於可以第一時間知道前方的情況。”

  從神舟九號開始,查學雷擔任中國載人航天工程飛船系統副總設計師。他還記得,神舟九號飛船在發射前測試關鍵階段,推進艙突發故障,按照常規程序,需要將故障裝備從酒泉運回上海廠房,4至6個月才能排除故障。查學雷憑藉豐富經驗,帶著3位同事經過三天三夜的分析研究和反複試驗,最終徹底排除故障,確保了神舟九號飛船按照預定時間成功發射。

  “我參與了十幾次發射任務,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一項工作從無到有的困難,不經曆無法想像,經曆過畢生難忘。”

  最難忘在基地半天團聚

  在查學雷工作日益繁忙、宇航事業蒸蒸日上時,妻子熊敏豔也紮紮實實地拚搏在航天另一領域的一線。“在航天系統里,他是‘金領’,我是‘藍領’。我的工作環境可比他‘糙’多了。”熊敏豔調侃說,因為太空實驗設備精細,宇航產品非常‘嬌貴’,查學雷常年泡在試驗廠房裡討論技術細節,攻克技術難題,工作環境相對舒適。

  熊敏豔做外場試驗卻是“哪裡環境惡劣就去哪裡”,嚴寒、酷暑、風沙、暴雪,各種惡劣天氣她都經曆過。她曾是某戰術武器主任設計師、總師助理,經常要到大漠戈壁試驗、攻關,有時幾個月都不能回家。在戈壁灘上,為了某個型號飛行試驗的順利進行,她時常披星戴月,頂著淩晨刺骨的寒風,任由滾滾黃沙在身上翻滾,一站就是幾個鍾頭。“經常吃著飯,沙粒就捲進了飯盒里,我們就當沒看到,接著吃。”

  “他們的工作保密性很強,做了什麼外人沒幾個人能知道,女人幹這個真的很不容易。你看她這麼嬌小,能量大著呢。”採訪中,查學雷看看妻子,心生憐惜。有時候夫妻倆也愛拌嘴,調侃對方。“我們試驗隊有一次要給遠在基地的家屬錄段視頻,表達思念和祝福。輪到她了,她卻說老夫老妻了,工作正忙著呢,沒什麼好說的,可把我氣的。”聽丈夫這麼說,熊敏豔不禁莞爾。

  由於兩夫妻從事的工作領域和項目不同,經常是你出差剛回家我又出差了的狀態。“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偶遇’。2001年底,神舟三號發射前,我在基地待了快3個月了,正好她也在酒泉另一個基地做試驗,兩個基地相距100多公里。”查學雷說,雙方試驗隊領導那次特意給他們夫妻當了一回“紅娘”,各自把他們的工作做了調整,讓他們難得地在基地團聚了半天。

  夫妻倆結婚20多年來,聚少離多。查學雷最長一次待在基地差不多有5個月,熊敏豔一出差也常常是一兩個月。多年來,兩人在各自崗位上,參與攻克了數十項重大科研難題,多次榮獲國防科技獎等各項榮譽。寒來暑往,夫妻倆已經習慣這樣候鳥般的生活。

  互扶持再踏上新的征程

  去年4月2日,天宮一號目標飛行器再入大氣層,絕大部分器件在過程中燒蝕銷毀。看到這條新聞,查學雷百感交集。從2011年發射升空到2016年終止數據服務,天宮一號先後與神舟八號、九號、十號飛船進行了6次交會對接,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太空大戲”。他在朋友圈寫下:“從項目論證到完美謝幕,這是我參與的最完整的型號研製過程,雖然和小夥伴們一起揮灑了無數汗水,但也有無盡的收穫,永遠銘記在心!”

  也是從去年開始,查學雷跟載人航天工程暫時告別,奔赴探月工程,擔任嫦娥五號副總設計師。“在載人航天領域幹了24年,參與、見證了我國載人航天事業的飛速發展,非常自豪。今年年底,我國準備發射嫦娥五號,實現月球采樣返回,我參與到這項新任務中,挑戰非常大,但我很有信心。”

  熊敏豔近幾年工作也有所調整,開始負責型號的批產、保障工作,但兩個人依然常常碰不到面。“一週在家一起吃飯的次數能有兩三次就不錯了。”現在兩人的“約會”地點偶爾在機場。“各自出差回來時,儘量預訂差不多時間的航班,可以從機場一起回家。”

  他們的愛簡單、赤誠。閑暇時,查學雷會陪妻子追劇、看綜藝節目,熊敏豔會督促丈夫鍛鍊。做飯時,一個燒菜,一個洗碗,配合默契。每逢春節,夫妻倆要麼回查學雷的老家蘇州,要麼回熊敏豔的老家江西宜春。去年,夫妻倆帶老人坐了一次郵輪,還是計劃了好久,推了又推,好不容易才成行的,好在,雙方家人都特別理解和支持他們的工作。

  當記者小心翼翼問起夫妻倆為啥沒要孩子的“敏感”問題時,夫妻倆卻答得坦誠又詼諧。“可千萬別說我們因為事業不要孩子的啊,嚇得年輕人不敢進航天單位了。”熊敏豔調皮地笑笑:“有各種原因吧,錯過了確實有一定遺憾。有孩子挺好,沒孩子也可以過出滋味。選擇了航天,盡到自己的責任,為國防建設起到我們應有的作用,我們就對得起當初的選擇了。”查學雷忙不迭補充:“對對,咱們航天系統很人性化的。國是由家組成,大家也要把自己的小家照顧好。”

  夫妻倆相視一笑,盡在不言中。在彼此口中的査先生、熊小姐,笑起來的樣子很像。

  新民晚報記者 葉薇

圖說:工作第二年,查學雷帶著熊敏豔回到自己的母校,在校園里拍下這張有紀念意義的照片 採訪對象供圖

  【延伸閱讀】

  旅遊不挑二人世界 愛跟團隊打成一片

  結婚23年,查學雷、熊敏豔幾乎從未結伴出遊共度二人世界。“這張照片是我們工作第二年,他帶我回他的母校中科大,在校園里拍的,那次他可得瑟了。我們兩個單獨去旅遊好像也就只在戀愛的那時候有過。”熊敏豔回憶說。

  查學雷調侃自己是“先下手為強”,兩人同年進單位,第二年就把清秀溫婉的江西妹子“拿下”。

  兩人現在都是副總師,帶團隊是首要工作。“現在我們一起出遊,都是參加單位組織的團建活動。我們航天隊伍有朝氣、有幹勁。跟年輕人一起玩,開心、熱鬧。”熊敏豔笑言。

  新民晚報記者 葉薇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