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鳴悅:和于謙拍戲,每個演員都胖了
2019年04月14日10:55

原標題:秦鳴悅:和于謙拍戲,每個演員都胖了

于謙監製並主演的電影《老師·好》成為票房黑馬,電影中飾演班長關婷婷的演員秦鳴悅也受到大家關注。“我是天秤座,本身不太愛操心,我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有點像海燕(編者註:電影里的角色),戲里的海燕說她生活中其實更像婷婷,我們在現場的時候都是聽燕子的,但是戲裡面他們都得聽我的。”

秦鳴悅從小學跳舞,傷病下她被迫改學了表演,她的親姐姐成了她的表演老師。第一次拍戲經曆讓她永生難忘,跟于謙拍戲發現“於老師原來不是話癆”。

秦鳴悅專訪視頻。新京報動新聞出品。

秦鳴悅。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秦鳴悅

生日:1992年10月8日

畢業學校:中國傳媒大學

代表作品:電影《老師·好》、電視劇《牽掛》《槍火》《最美是你》

腰傷斷送舞蹈生涯

秦鳴悅從小學習舞蹈,中學後就進入了專業的舞蹈學校學習。學舞蹈時是初中、高中連讀,一共上5年,秦鳴悅本以為自己順利畢業後就會去當舞蹈演員,誰知在第四年的某次練習中,秦鳴悅的腰大筋嚴重撕裂,“當時學校通知家人,說我至少得臥床兩個月,家裡人覺得學舞蹈對身體的傷害特別大,就不想讓我再接著練舞了。”

秦鳴悅的親姐姐是中國傳媒大學教表演的老師,得知妹妹受傷的消息後,姐姐提出要不讓妹妹試試考表演吧。秦鳴悅最初挺不願意,“我自己其實是不太想學的,因為我覺得舞蹈學得挺不容易,並且已經是能夠讓我很自信的一件事情了,雖然我受了傷,但還想接著去跳舞。當演員太難了,而且我覺得自己唱歌不好。但是後來媽媽勸我,說舞蹈演員的職業生涯太短,而且我除了腰大筋撕裂,腿的肌肉也撕裂過,脊椎也變形了,這樣下去太傷身體。”

秦鳴悅。圖片來自秦鳴悅微博

提前4年考入中傳表演系

養傷期間,秦鳴悅邊複習文化課邊準備藝考。“我在學文化課的時候還寫過遺書,因為我之前學舞蹈時落了很多文化課,覺得周圍的人逼我太緊了,壓力特別大,當時年紀小想不開,想要離家出走,寫了遺書就走了。後來家裡人都出來找我時發現,我其實就是去了車站,沒拿身份證買不了票,我就在那兒待著,半夜的時候我就被找著領回家了(笑)。”

秦鳴悅覺得自己非常幸運,最後順利考入了中國傳媒大學,並且比同齡人提前了四年:“我本應該第二年參加藝考,媽媽覺得我可以提前演練一下,就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和中國傳媒大學。北電的三試過了,但體檢時被刷了下去;中戲也過了,但名次沒有傳媒大學的靠前,所以最後上了中傳的表演系。在大學里我是我們班年紀最小的,我的同班同學都是88年、89年的,我是92年。”

秦鳴悅的姐姐比她大13歲,是中國傳媒大學的老師,在北京的日子,姐姐管她很嚴:“我比較習慣被她說教,但是同學們幹‘壞事’都不會通知我了(笑)。”本來秦鳴悅的姐姐要成為他們這一屆的班主任,但因為要避嫌,姐姐只教了她一個學期,“上課的時候為了避嫌,反而不太提及到我,分作業的時候也儘量讓我分到別的老師那兒去,所以我們倆在學校的時候很少能在專業上有碰撞。我的青春期應該是在大學畢業之後才開始。”

第一次拍戲“加戲”被喊停

秦鳴悅第一次正式拍戲在大二,也是她大學期間唯一一次拍戲經曆。當時黃力加導演拍電視劇《牽掛》,秦鳴悅被選中出演服裝店的店員。“那是我第一次接觸鏡頭,也沒有看過監視器。拍的是牛莉姐和國強哥(張國強)一場吵架的戲,導演跟我說你在這兒站著等著,牛莉是你老闆,她來了之後你跟她打個招呼然後出畫面就行了。但是我學舞台話劇的時候老師說,你上台和下台都要有目的,要有行動的支點,所以當時我腦袋在想‘我為什麼要離開呢’?我就自己找了個行動動機,幫他們接兩杯水吧,這樣就能順理成章地出畫了,自己想得特別好。”

結果開機之後,秦鳴悅表演被喊停,“飲水機咕嘟一出聲,導演說:停!什麼聲音?然後所有人都看著我。導演問我在幹嗎,我解釋後全場都在笑。多虧導演人特別好,他把我叫到監視器前解釋說,畫外是沒有你的,你不用再去表演。那是我第一次接觸鏡頭前的表演,這事我會記一輩子。”

電影《老師·好》中,秦鳴悅飾關婷婷。圖片來自秦鳴悅微博

于謙鼓勵新人多“搶話”

在近期熱映的電影《老師·好》中,秦鳴悅飾演于謙的學生班長關婷婷。原本這部電影演員已經選了很多,快開機的時候,導演在朋友圈的一張合影里發現了秦鳴悅,第二天叫她去試戲,第三天就通知她進了組。

拍攝之前,秦鳴悅看過很多于謙的相聲作品,一直覺得于謙應該屬於“話癆”型選手,“雖然覺得他很和藹可親,但畢竟輩分和年紀在這兒,所以剛開始是害怕他的。”但隨著相處越來越多,秦鳴悅發現于謙其實非常好相處,“於老師每次收工後都會說吃飯去啊,所以等到我們拍到後期,每個演員都胖了。”于謙雖然是這部電影的監製,但當問到于謙在現場的狀態時,秦鳴悅說“於老師其實話挺少的,我們聊天的時候,他就在旁邊傾聽,然後配合笑,幫我們烘氣氛。”

讓秦鳴悅特別感謝的是與于謙一起跑路演宣傳“,因為我們是新人,於老師希望觀眾能更瞭解我們,所以在路演的時候他儘量不說話,讓我們多說。他交代我們一定要搶話,說不好他幫我們兜回來,說冷場了幫我們調氣氛,特別謝謝他,給了我們很大的底氣。”

新鮮問答

新京報:哪場戲讓你印象深刻?

秦鳴悅:有一場我在課堂上揭穿落小宇和安靜談戀愛的戲,那場戲其實台詞很長,還有改動,我們只走了一遍戲,結果拍的時候沒有想到這麼長的戲都能瞬間接得上。可能我們團隊之間磨合得比較久,人物性格都在這兒,你說什麼話我接什麼詞,大家都能接得住。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編輯 田偲妮 徐美琳 校對 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