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勤離職後 我去了寺廟當和尚
2019年04月13日17:37

  來源:券商中國  

  作者:四姐

  近日,一則廣州光孝寺招聘審計的信息刷爆朋友圈,四大同僚看了紛紛表示正好考完兩個證,也就禿了。

  確認過眼神,這就是我要找的工作。

  廣州光孝寺招聘審計

  先來給大家說一說本次招聘的單位,廣州光孝寺是嶺南曆史最為悠久,影響最為深廣,規模最為宏大的佛教寺院。

  為了更好地服務廣大信眾、弘揚佛教文化,廣州光孝寺誠邀正信居士共同發心護持千年道場。

  招聘崗位 :審計

  任職資格 :

  1、會計、審計等相關專業大專以上學曆,持有註冊會計師執業資格;

  2、從事專業審計2年及以上經驗;

  3、具有良好的審計、財務、 法律等知識背景,熟悉財稅法規、審計程序和公司財務管理流程;

  4、有較強進取心和責任心,勤奮刻苦,能承受一定的工作壓力,具有良好的溝通協調能力、良好的職業道德及團隊合作精神;

  5、能承受較大的工作壓力,並聽從上級安排,高質高效地完成分配的任務。

  有意者請發簡曆至郵件:xxxxxxx@xxx.com

  聯繫電話:1xxxxxxxx(蒲師兄)

  來看下網友評論 :

  @Berni熊

  沒有CPA還出不了家了!!!

  @清泉

  既要有CPA,還要有CIA噢!

  @滌生

  正好考完兩個證,也就禿了。

  @月月媽媽

  只有我注意到“能承受較大的工作能力”這個條件嗎?

  @品味人生

  百業凋敝的當下,寺廟逆流而上一片生機。

  @馬瑤寧

  第四條說能承受一定的工作壓力,第五條說能承受較大的工作壓力。寺廟的會計壓力這麼大!!

  很多人遇到困難的時候都會說一句:這日子沒法過了,我還不如出家算了......

  但是出家真的就那麼輕鬆自在嗎?

  去寺廟當審計真的很輕鬆嗎?

  此前,有人就曬出了某寺院的期末考試安排,單單語言考試就有英語、日語、古代漢語三門。

  不僅如此,女眾們還需要連考五天,每天考三門課程,包括印度佛教史、觀音學概論、無量壽經、大乘起信論等,要多硬核就有多硬核......

  以後你還敢說心如死灰,想出家?

  可能有人會說:佛教不適合我,那我去道教吧......

  然而......你以為道教就不考試了?

  請欣賞某道觀2018年下半學年期末考試安排:

  古代漢語、老莊思想、周易、道教史、英語、政治思想、中國哲學史、中醫、黃帝內經等11門課程,五天考完瞭解一下

  從2017年的考試安排上還能看到教研處的落款,可見道觀對學習的重視。

  以下是來自網友的哀嚎:我...可能...連尼姑(和尚)都考不上......

  我不配出家。

  有網友就說,大家可能對寺廟和道觀有什麼誤解,以為他們是“垃圾回收站”嗎,什麼都收嗎?

  要知道寺廟一直都是擇人而收啊!

  網上招聘僧人的啟示都要求很高的。

  而且現在很多寺廟和道觀,都堪稱一所大學了。

  以武當山道觀為例,它們和其他大學一樣,招收高中畢業生然後進行培養。武當山道教學院目前已經升級為國家承認的普通大學本科四年學製了,甚至還可以讀研究生,自然需要考試。

  目前,武當山道教學院有藏書五萬多冊的圖書館。

  平時道士們還需要上網學習,非常與時俱進。

  實際上,我們隨便在網上一搜,就能看到很多寺院的考試信息。

  這是第四屆爐霍縣全體寺院統一考試現場↓

  別只以為當律師、當註冊會計師需要考試,想當藏傳佛教寺院經師也需要資格考試的:

  2018年6月,青海也有百名僧人參加了藏傳佛教學銜考試,即“智然巴”(中級學銜)和“禪然巴”(初級學銜)招生考試。

  一人一張桌子,僧人們奮筆疾書。

  這是2015年的時候,在青海常牧鎮鐵瓦寺舉行的藏傳佛教學經僧侶年度考試活動。

  考試分為14歲以上組和14歲以下組,還會排名次。

  另外,大家在學習佛法的同時,還要學習法律。

  比如2018年的3月,西藏各大寺院就來了一次普法考試,考核內容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宗教事務條例》等法律法規。

  一位僧人表示,學好法律知識,不僅讓他有望成為愛國守法的僧尼,還有助於他在修行中守好戒律。

  這種以考促學的方式,能讓他們更好地掌握法律知識。

  總之,無論你是眷戀紅塵還是看破紅塵,同一個世界,同一個考試。

  寺廟不是你說審,說審就能審

  即便你通過了上面的種種考核,正式成為一名“審計僧”,你知道寺廟該如何審計嗎?

  “寺廟不是你說審,說審就能審”,且跟我一起來看看寺廟審計還有哪些攻堅戰需要打。

  1、寺廟財產的產權歸屬不明

  眾所周知,產權不明會引發持續經營存疑、或有負債等一系列問題。我國雖然法律條文林立,但並未對寺廟的產權歸屬達成明確、統一的意見。

  並且考慮到宗教財產的特殊性和敏感性,故而使得各單位各地區在實際操作中對寺廟財產的認定十分混亂:登記在文物局還是文化局名下?亦或是房管局?旅遊局?園林局?更有甚者登記在僧人個人名下,或者是根本沒有進行過登記。

  凡此種種,弊端重重:諸如2009年嵩山少林寺“被上市”、北京大覺寺被租賃給了私人做起了茶館和飯館生意、柏林寺被拿來做起了房屋租賃買賣等糾紛層出不窮。

  2、缺乏健全、統一的會計體系製度

  雖然我國寺廟的管理參照非營利性組織,但是落實到具體操作層面的寺廟財會製度還沒有建立。

  比如說,會計科目的設立與具體分類。還記得去年一篇名為“財神廟該怎麼入賬?審計和客戶吵了起來!”的文章在朋友圈著實火了一把。

  一場關於財神廟的記賬科目引發了天南海北各界大神的激烈討論:無形資產有之,在建工程有之,外購商譽有之,等等。

  理由之充分,論證之有力,氣衝牛鬥,振聾發聵,一篇即將引發理論界與實務屆震盪的魔幻現實主義力作橫空出世。題目都給他想好了,就叫:論財神廟的建立與收入的正比例關係。

  再比如說,寺廟的收入的確認與計量。眾所周知,寺廟每天充斥著各種現金往來。說到這裏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有著同樣的疑問:為什麼我的無產階級同胞們那麼有錢?!廟里的屋頂上、水池中,樹洞里,目光所及之處,滿是金錢堆積,這次第,怎一個壕字了得。

  可能他們扔的不是錢,而是金錢背後的寂寞、無處安放的信仰和渴望寄託的希望吧。

  好吧,上面有點跑偏了啊,我們言歸正傳。大量的現金會產生兩個問題:其一,發生收入的過程往往是沒有被記錄在案的。大額的捐贈可能香客還會在功德簿上寫上那麼一筆,小額佈施則根本不會有任何書面記錄。寺廟也不會派人盯著每個功德箱記錄每個訪客捐了幾塊幾毛是不是?

  當然也不排除還有香客會故意將功德簿燒了以期上達天聽,咱審計也不能給佛祖發個詢證函確認一下是否收到吾等凡人的供養吧?這樣的話,唯一確認收入的方式就只剩下現金盤點。

  但是只有“實”而沒有“賬”,又怎麼做到“賬實相符”呢?由此造成內控環節的薄弱,可能存在錯漏和舞弊風險。

  其二,由於種種原因,比如寺廟一般和銀行的關門時間相仿等等,這就導致每日繳存現金在實際操作上的困難,進而產生坐支的問題。即便是收支兩條線,由於寺廟充斥著大量的現金收付,沒有銀行流水,在審計上也存在一定的困難。

  3、稅務爭議

  眾所周知,寺廟的收入主要來源於門票和香火,而這些收入都是免稅的。當然,理論上來說這些收入都是歸寺廟所有,不能轉給其他寺廟或者俗人所用,佛教管這叫做偷盜僧物。

  佛五罪十逆皆可救,唯不救偷盜僧物。但是現在畢竟時代不同了嘛,譬如禪宗祖庭嵩山少林寺,歸屬寺廟的收入中70%用於寺廟建設,20%用於僧人生活,10%用於慈善。根據數據顯示,佛教教職人員平均月收入為397元。

  雖然顛覆了以往我們“佛教很有錢”的印象,但是這也牽扯出一個問題:僧人是有收入的,而僧人個人所得往往並不免稅。那麼問題就來了,寺廟對僧人支付的對價屬於工資薪金還是勞務報酬?適用什麼樣的稅率?是否需要代扣代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