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這隻“紙老虎”早該退休了
2019年04月13日12:08

  原標題:外媒:這隻“紙老虎”早該退休了

  導讀

  北約是一隻紙老虎。它已經成為一個社交俱樂部和開胃菜,成為東南歐國家加入歐盟的前奏。

  由於裝備不足,德國軍隊在2005年的一次演習中用黑色的掃帚來模擬機槍。

  如今,溫布利球場能把英國全部現役軍人裝進去,還有多餘的空間。

  只有美國退出北約帶來的衝擊,才能促使歐洲國家致力於它們自身的集體防禦。

  自2016年上任以來,特朗普就在不遺餘力地勸說它的歐洲盟友們增加對北約的軍費開支。然而,除了緊張的美歐關係之外,特朗普似乎尚未收穫他想得到的東西。

  如今,自認為被歐洲拖累的美國,正一邊認真地評估退出北約的可行性,一邊“發自肺腑”地吐槽自己的盟友——

  “北約是一隻紙老虎。”

  “它已經成為一個社交俱樂部和開胃菜。”

  “北約的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實際上只有美國人在戰鬥。”

  “70歲的北約幾十年前就該退休了。”

  “據說意大利人向塔利班軍隊行賄,讓他們不要襲擊他們,這一指控是可信的。”

  ……

  在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4月8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美國天主教大學政治家才能研究中心常駐軍事研究員吉爾·多拉爾全程“高能”的吐槽,無不顯露著美國人對這些歐洲盟友深深的怨念。參考消息網編譯文章如下,供讀者參考:

  不久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立70週年,華盛頓一直在慶祝這個聯盟的誕生。然而,儘管人們大談“世界上有史以來最成功的軍事聯盟”,但北約不僅僅是“有點兒”過了全盛時期。北約的歐洲成員國軍隊不僅經費不足,而且越來越置身事外;不管是對美國還是對歐洲的國家安全來說,北約本身都是一個不可救藥的障礙。北約70歲了,該退休了。

▲4月4日,美國華盛頓,北約外長會討論俄羅斯“威脅”和軍費分擔等問題。(新華社/路透社)
▲4月4日,美國華盛頓,北約外長會討論俄羅斯“威脅”和軍費分擔等問題。(新華社/路透社)

  北約成立於1949年,目的是遏製蘇聯,防止其主宰西歐,進而積聚力量直接威脅美國。北約是對美國國家安全面臨的威脅作出的現實反應。不過,蘇聯已經解體,俄羅斯的影響力不及蘇聯。

  冷戰後的北約是完全失敗的

  北約本來也應該有終止日期——至少對美國在歐洲的地面部隊來說。艾森豪威爾將軍在1951年就任北約駐歐洲部隊司令時宣稱,“如果10年後為防禦目的駐紮在歐洲的美軍還沒有全部撤回,那麼整個計劃將會失敗”。

  在艾森豪威爾發表上述言論近60年後,也是在柏林牆倒塌30年後,仍有6萬多名美軍駐留歐洲。正如麻省理工學院的巴里·波森最近指出的那樣,這些駐軍不僅使歐洲人能夠享受免費的防禦,而且通過提供一個基地和後勤樞紐網絡來向戰略重要性日益下降的中東和非洲地區投射力量,他們使美國最糟糕的干涉主義衝動得以實現。

  冷戰後的北約是失敗的,這是一個合理的判斷。北約是一隻紙老虎,被大幅削減的歐洲防務預算和空心軍隊所困擾。它已經成為一個社交俱樂部和開胃菜,成為東南歐國家加入歐盟的前奏。它唯獨不是一個可信的軍事聯盟。它也沒有讓美國更加安全。

  北約在過去20年愚蠢有限的戰爭中的表現表明,歐洲既沒有認真對待經費問題,也沒有認真對待戰鬥。在1999年的科索沃空襲中,英國皇家空軍幾乎用光了炸彈和零部件。此外,在這場為期78天的戰爭中,美軍飛機出動的架次大約占到三分之二。

  到2011年對利比亞的干預時,情況變得更糟了。在當時北約的28個成員國中,只有8個決定出動空軍。不僅如此,大多數歐洲國家用光了精確製導炸彈,不得不由美國匆忙提供補給。

  在阿富汗,一些美國軍人抱怨,北約的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實際上“只有美國人在戰鬥”。更寬容的人會說,“我只看到盎格魯人在戰鬥”——把在暴亂的南部和西南部堅守陣地的英國和加拿大軍隊包括在內。

▲4月9日,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空軍基地附近,阿富汗安全人員聚集在爆炸發生地。8日駐阿美軍基地附近發生汽車炸彈襲擊致5死8傷 。(新華社/路透社)
▲4月9日,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空軍基地附近,阿富汗安全人員聚集在爆炸發生地。8日駐阿美軍基地附近發生汽車炸彈襲擊致5死8傷 。(新華社/路透社)

  儘管聯軍中所有國家的軍人都英勇無畏,但實際情況是,大多數歐洲部隊都受到風險規避、限製性交戰規則和國家“警告”的束縛,因此在錯誤占領阿富汗期間,他們的作戰能力受到限製。有些軍隊甚至更糟:據說意大利人向塔利班軍隊行賄,讓他們不要襲擊他們,這一指控是可信的。

  北約無休止的擴張也早已越過了鬧劇的臨界點。

  在冷戰的大部分時間里只有15個成員國的北約,即將迎接第30個成員國——新更名的北馬其頓。北馬其頓號稱擁有一支8000人的小型軍隊和1.2億美元的國防預算——這對五角大樓來說是一個可以忽略不計的數字誤差。

  2017年加入北約的黑山在軍事上更加無關緊要。黑山的整個軍隊有2000人,人數不到美國的兩個營,大概是紐約市警察局的5%。

  這些國家之所以被歡迎加入一個共同防禦聯盟中來,是因為北約不再認真對待共同防禦了。

  盟友只會搭便車和幫倒忙

  這些新的北約成員國幾乎不能提供幫助其他國家的軍事能力,但它們確實給北約帶來了一件事:與俄羅斯的緊張關係加劇。

  有充分證據表明,老布殊和克林頓政府曾向俄羅斯領導人保證,美國不會把北約擴大到他們的家門口。但美國人現在已經把北約擴大到人家家門口了。

  我們被告知,北約的波羅的海國家面臨著重新併入俄羅斯的威脅,但它們的行為無疑沒有體現出這種狀況。儘管蘭德公司最近的一場作戰推演顯示,俄羅斯軍隊最多在60小時內就能到達波羅的海三國首都,但波羅的海國家的防務開支僅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

▲3月30日,立陶宛紀念加入北約15週年。(新華社)
▲3月30日,立陶宛紀念加入北約15週年。(新華社)

  從人均來看,北約的重量級成員國——美國除外——幾乎和波羅的海和巴爾幹成員國一樣不起作用。這些國家有錢,但它們選擇推卸自己的責任,依靠美國納稅人和美國士兵。

  英國被認為是能力最強的北約軍隊之一,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英國已經把國防開支削減到最低限度。英國通過一些養老金花招清除了國防開支占GDP2%的門檻。如今,溫布利球場能把英國全部現役軍人裝進去,還有多餘的空間。英國皇家海軍人員非常短缺,以致於它的護衛艦和驅逐艦在2017年和2018年的大部分時間里都停靠在樸次茅斯的碼頭上,被當作“訓練艦”。

  不過,德國讓英國在搭便車方面自愧不如。作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德國主導著歐洲政治。但它曾經龐大而自豪的前線部隊現在卻成了笑柄。德國空軍通常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戰鬥機做好了戰鬥準備。它的國防開支遭到一代又一代美國總統的批評,現在又遭到美國總統的直接攻擊。由於裝備不足,德國軍隊在2005年的一次演習中用黑色的掃帚來模擬機槍——這讓人想起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簽訂了《凡爾賽條約》的德國國防軍。

  美國會為保衛歐洲而獻身嗎?

  歐洲仍有足夠的資源自衛,即使不包括美國,北約也有5億人口,國內生產總值的總和超過10萬億美元,是俄羅斯人口和財富的三倍多。它還有兩支核威懾力量。

  歐洲國家不能部署可靠的軍事力量只可能有兩個原因:它們要麼決定不把俄羅斯或其他力量視為嚴重的安全威脅,要麼滿足於依賴美國的防務福利。

  同樣,就連位於前線的波羅的海國家也不認真對待自己的國防。德國是“危險的和平主義者”,它是最不認真的。《華爾街日報》3月18日報導,德國將背棄到2024年實現防務開支占GDP1.5%這個微不足道的開支水平的目標。兩年來,特朗普總統的恫嚇和威脅取得了與前任相同的結果:一無所獲。

  德國對北約的態度概括了北約面臨的一個無法解決的關鍵問題:其西歐成員國一貫表明,它們對保衛歐洲、甚至防禦俄羅斯都不感興趣。民調結果顯示,大多數歐洲人,尤其是西歐人,希望美國為北約而戰,但不認為自己的士兵應該為北約而戰。

  北約著名的第五條款並不是一個同仇敵愾的堅定承諾。雖然第五條規定,成員國商定“在歐洲或北美,對一個或多個成員國的武裝攻擊應被視為對所有成員國的攻擊”,但每個國家如何應對則由其自行決定。所承諾的是“它認為必要的此類行動”。如果與俄羅斯在波羅的海爆發衝突,西歐國家很可能只會向它們的北約盟友提供道義上的或者經濟上的支持。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新華社)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新華社)

  與此同時,美國正致力於在離家4000英里(1英里約合1.6公里)的地方為不會為自己而戰的盟友作戰。這種越來越明顯的情況卻沒有創造安全甚至“穩定”。相反,這個空洞的聯盟招致了可能導致核戰爭的邊緣政策、升級和誤判。當歐洲人不願意的時候,美國人會為了保衛歐洲而戰鬥和獻身嗎?我們或許會發現答案。

  歐洲的集體防禦應當建立在共同犧牲和可靠威懾的基礎之上。只要美國仍然致力於保衛歐洲,歐洲就將缺乏自衛的意願和手段。將近30年的冷戰後,防務福利使歐洲在軍事上變得虛弱,在戰略上變得不認真。

  事實上,自甘迺迪政府時期,美國就已經要求歐洲更多地分擔防務負擔的壓力,但收效甚微。美國人越來越厭倦這種不可持續的狀態。只有美國退出北約帶來的衝擊,才能促使歐洲國家致力於它們自身的集體防禦。

  此外,留在北約會讓美國變得不那麼安全。美國對歐洲的安全承諾不僅適得其反,而且其機會成本正在危及美國真正的國家安全利益。在美國撤離前給歐洲幾年時間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妥當,是對誤判和升級的合理防範。撇開謹慎不談,美國應該盡快退出北約。70歲的北約幾十年前就該退休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