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乎你》:加長版MV
2019年04月13日08:03

原標題:《在乎你》:加長版MV

不少觀眾是衝著俞飛鴻看的電影《在乎你》。在國產影視劇對40+的女演員非常不友好的情況下,能夠在大銀幕上看到一個40+的女演員主演的電影,實在是機會難得。況且主演是女神俞飛鴻——繼她上一部主演的電影《愛有來生》已經10年了。

《在乎你》海報

去年網友假想的《淑女的品格》刷爆網絡,其給俞飛鴻設定的角色是一名設計師。《在乎你》的立項雖在《淑女的品格》之前,不過電影中俞飛鴻的角色倒有點像《淑女的品格》的設定。俞飛鴻飾演的袁元也是一名知名的設計師,擁有屬於自己的兩個時裝品牌,她獨立、美麗、優雅、成功。

俞飛鴻飾演一名成功的服裝設計師

《在乎你》著力講述的是,袁元優雅背後的內心創傷。電影有兩重敘事。在第一重敘事里,袁元正遇到事業瓶頸期。一次公司活動上,來自日本的女大學生惠子(木下彩音 飾)忽然來訪,打破了袁元寧靜的生活,揭開了袁元的一段往事。

19歲在日本留學的袁元才華橫溢,與真愛森島富哉(大澤隆夫 飾)成婚,卻因在北海道小鎮的小酒廠無法施展才華,並且她與嚴苛、霸道的婆婆矛盾嚴重,最終袁元拋下丈夫和剛出生的女兒,毅然回國。而日本女孩惠子正是她的女兒。惠子無法理解袁元的選擇,不辭而別;為了參加惠子的成人禮,袁元重回北海道小鎮。

大澤隆夫與俞飛鴻在電影中飾演一對夫妻

但當故事行進到此,導演來了一個大反轉,切入第二重敘事。原來惠子是袁元的想像,是她無法釋懷心結的投射。當時她的確懷孕了,但最終選擇墮胎。此次回日本是想告訴丈夫真相,祈求原諒,獲得救贖……

在官方的宣傳口徑里,《在乎你》講述的是“一個女人在面臨不同選擇中不斷成長和自我救贖的故事”。乍一看《在乎你》是挺像那麼回事的,女性、家庭、婚姻、事業、孩子,時下社交網絡中能夠引起女性討論的幾個關鍵詞都有了。在袁元與富哉熱戀時,她放棄事業選擇了婚姻和家庭;進入婚姻後,丈夫忙於工作疏於關心,加上婆婆“刻薄”,對設計的愛好成了袁元的情緒出口;但連愛好也被婆婆剝奪後,袁元又恰巧懷孕了,她選擇放棄家庭、放棄孩子,去追求事業……

《在乎你》對年輕袁元的設定大膽,並且解氣。時下大部分職業女性在家庭與職場之間疲於奔命,既要在職場上打拚以幫丈夫分擔經濟負擔,又要承擔大部分家務,著實苦不堪言。袁元果斷放棄家庭成全自己,這一選擇雖然不為是世俗觀念所容,但它倒也凸顯出了女性的權利——女性有權利追求自我。雖然風格迥異,但袁元的選擇倒有點像韓劇《迷霧》中為了贏得女主播職位而選擇墮胎的高惠蘭。

年輕的袁元(盧洋洋飾演)放棄家庭和孩子,回國追求事業

只是袁元不是高惠蘭。袁元可不像高惠蘭那樣高傲、淩厲、咄咄逼人,因為袁元的事業成功得“太容易”了(至少電影里呈現是如此),不需要像高惠蘭那樣過五關斬六將,一點點突破男權社會的封堵。因此袁元的優雅之下,則是女性刻板印象中的“多愁善感”——她放不下心結,她認為過去的決定虧欠他人,她需要“救贖”。

袁元由此顯示出了她的矛盾性。她若沒有高惠蘭的慾望,何以偷偷流產,拋棄家庭?可她若有著高惠蘭這樣的野心和慾望,她又何以在婆婆和丈夫面前溫和得有些懦弱?也正是這一矛盾,讓這個人物缺乏足夠說服力。這也由此暴露出了導演立場的尷尬:他壓根不知道袁元的選擇是對是錯,所以他選擇“和稀泥”,既讓袁元追求自我,又要她時時懷有愧疚。

而《在乎你》致命的不僅僅是它故事的混沌,還在於它講述故事的方式——MV化。

MV都很美。《在乎你》也美極了,日本北海道的雪景真是美到令人心動;俞飛鴻的美也經得起鏡頭360°的特寫,而大澤隆夫也是成熟又溫柔……MV的鏡頭也以美感為主,構圖精緻,輔以各種美的特寫和慢鏡頭,所以我們可以清晰看到俞飛鴻和大澤隆夫的臉——兩人的皮膚真好。MV肯定少不了音樂,《在乎你》請來德國著名音樂人Andre Matthias為電影配樂,舒緩清脆,與北海道的美景融為一體,而電影片名源自鄧麗君八十年代的經典名曲《我只在乎你》,片中由馬吟吟重新詮釋的這首歌曲也貫穿始終……

電影中的北海道非常美

MV美歸美,但為什麼觀眾往往也只能忍受幾分鍾的MV,卻看得下去不那麼“精緻”長達兩個小時的電影?因為MV只有故事梗概,但電影有翔實豐富的文本。一個5分鍾長的MV就可以把一對戀人的恩怨情仇講完了,因為它呈現的只是梗概,只有粗略的情節;MV中的角色只是工具,它無暇於呈現角色的內心世界。但電影的文本,則是對所有梗概的填充,是對角色內心世界的豐富。比如MV里一個女性出走情節,到電影里就必須有完整的邏輯鏈條——她為什麼出走?她是否抗爭過?出走時她有怎樣的煎熬?出走後她面臨這樣的困境?家人沒有找過嗎?

袁元這一角色立不住

《在乎你》的文本非常薄弱,整部電影全靠幾個大的情節搭建起來,人物的內心世界近於虛無。比如婆婆苛刻對待袁元的情節,就是袁元在回憶中以MV的形式呈現出來的,婆婆是臉譜化的惡婆婆,袁元是臉譜化的受欺負的媳婦……回國後的袁元是怎麼成功的,電影並未呈現;而袁元為什麼突然就糾結起了往事,也不得而知……

我們看到的,只是袁元在完成情節給定她的動作,情節說她糾結起往事,所以她就糾結;而非這個角色自洽的心理邏輯——她的所作所為都有無懈可擊的內心依據。所以高惠蘭是可以讓人記住的角色,而俞飛鴻又遺憾地在電影里扮演了一回花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