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春|小提琴“金獎王”尼基塔:不要成為音樂運動員
2019年04月13日14:53

原標題:上海之春|小提琴“金獎王”尼基塔:不要成為音樂運動員

33歲的尼基塔·博里索—格萊布斯基是俄羅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功勳藝術家”。自15歲摘得人生中第一個桂冠,他相繼在西貝柳斯、克萊斯勒、蒙特卡洛等小提琴賽拿過7個金獎,在柴可夫斯基、伊麗莎白等小提琴賽亦有出色賽績,堪稱小提琴界的“金獎王”。

作為“上海之春”的參演項目,4月13日晚在東方藝術中心,尼基塔將登台獻演一台小提琴獨奏音樂會,這也是他第一次踏足上海演出。

紅格襯衫配牛仔褲,演出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尼基塔分外樸素低調,待人卻十足誠懇謙虛。媒體紛紛向他討要獲獎竅門,這位拿獎拿到手軟的小提琴家卻沒有想像中的得意,反而時時提醒後來者,要警惕比賽中的危險性,“不要因為看重技術技巧,忽略了音樂里更重要的情感投入和創造性。”

尼基塔的音樂生涯是從6歲學習鋼琴開始的,因為擁有“絕對音準”,在老師的建議下,他一年後轉學起了小提琴。絕對音準具體指不需要基準音就可以分辨一個聲音的具體音高,這種能力大多數先天擁有,在普通人中極為難得,尼基塔可以說是萬里挑一。

尼基塔出生在俄羅斯一個三線小城,那裡沒什麼文化生活,小時候的他沒機會進劇場聽音樂會,也沒機會看知家名團演出,只能藉著黑膠唱片拉近自己和音樂的距離。

幸運的是,尼基塔有一雙好父母。父親下班後,總會習慣性地往沙發上一躺,叫兒子給他拉一段新學的音樂,雖然聽著聽著總會睡著,卻讓兒子得到了分享的喜悅。為了打好基礎,父母還會跋山涉水去莫斯科這樣的大城市給他找老師,助力他的起步。

14歲時,尼基塔考進了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次年摘得人生中第一個桂冠,從此成為國際小提琴賽事上最亮眼的一抹身影。

尼基塔坦言,比賽時的他挺無聊的,總是呆在房裡練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也不和人交流。

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伊麗莎白女皇國際小提琴比賽,進入決賽的12位選手被集體關進一棟房子,要在8天里學會組委會委約的一首現代小提琴曲,“進去前我們壓力山大,覺得很恐怖,後來我們熟成了一家人,常常玩遊戲,一點也不緊張了。最有意思的是,12個人是被分批放出來決賽的,就像監獄里的人出來可以許一個願望,一位韓國選手說要吃韓國菜,組委會還真給他準備了泡菜和年糕。我給自己點了牛排!”

尼基塔頻繁參賽的原因在於他喜歡挑戰,為了比賽要精心準備多首曲目,這是讓人快速成長的絕佳機會。不過,尼基塔慢慢也看到了比賽的危險和兩面性,比如,選手為了一個比賽一兩年內勤練7-10個曲子,練得既標準又穩定,卻漸漸成了“機器人”和“音樂運動員”,因為過於看重技術技巧,而忽略了音樂里更重要的情感投入和創造性。

尼基塔的比賽之路停在2013年,從此,他和觀眾之間開始了另一場賽跑。如今的他長居莫斯科和布魯塞爾,一年在全球有60-80場音樂會,每天保持著4-5個小時(巡演途中每天至少2個小時)的練琴頻率。

一個音樂人要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尼基塔說,俄羅斯有句俗語“天才是5%的天賦+95%的努力”,“成功是各種因素促成的,你不努力沒法成功,但沒有天賦也很難走到很高的位置,身體太虛弱也不行,因為沒辦法承受壓力。”

尼基塔笑說,這也是為什麼每巡演到一座城市,他總要拉著鋼伴去健身房跑一萬米。為了放鬆和減壓,他還喜歡散步和泡澡,“我們都是人,都會有勞累的時刻,不要害怕,很正常。”

尼基塔第一次來中國演出是在5年前的北京,今年3月,尼基塔在多座城市展開巡演,這一回,他感覺中國的音樂氛圍更濃了,觀眾的觀演禮儀更好了,也更成熟更懂音樂了。

“最讓我感動和羨慕的是,不管去哪個城市演出,現場60%-70%都是年輕人和孩子,能到現場感受古典音樂,這對他們的成長太重要了。要知道,歐洲古典音樂會的觀眾多在60歲以上,俄羅斯也在50歲以上。”尼基塔感慨,中國如今對古典音樂發展的支持,很像三十年前的日本,“歐洲開始往下滑了,中國和俄羅斯發展得非常快。”

為了中國巡演,尼基塔特地準備了《梁祝》,每次返場總會拉上一小段,每拉一次,中國觀眾總是熱情難抑,“我知道《梁祝》對中國人的意義,它對我來說也是嶄新的經驗,希望以後有機會在歐洲和交響樂團完整上演這首小提琴協奏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