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將減少對中國的貸款?新任行長回應來了
2019年04月12日18:24

  原標題:世界銀行將減少對中國的貸款?新任行長這樣回應

  新行長的背景有些特殊。

  金墉離職3個月後,世界銀行已經迎來了新掌門人——戴維·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

  這位新行長的背景有些特殊。此前是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在美國總統大選時擔任過特朗普的經濟顧問,早期還效力兩屆共和黨總統——里根政府和老布殊政府。

  從政經驗較為豐富的馬爾帕斯,將把世行帶向何方?對於世行與中國的關係,今後會朝著什麼方向發展?

  當地時間4月11日,在馬爾帕斯上任以來舉行的首次記者會上,他回應了這些關切。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中國貸款更少了?

  早在擔任美國副財長期間,馬爾帕斯就幫助世界銀行完成了一項增資計劃,總額達130億美元。不過,該增資計劃同時對貸款進行了改革。

  路透社指出,這一增資計劃包括要求世行將貸款從諸如中國等中等收入國家轉移到低收入國家。

  在記者會上,馬爾帕斯表示,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中國從世行的借款逐步減少,而是更多地扮演世行的出資國和股東角色,“我們重視(與中國的)這種建設性關係”。

  馬爾帕斯進一步指出,中國從世界銀行貸款的數額在下降,這體現了世界銀行與中國關係的發展演變,中國向世界銀行提供的貸款數目以及中國在世界銀行的股權份額都提高了。

  按照馬爾帕斯的話說,這意味著世行與中國的關係將轉型,中國將變成世行日益重要的貢獻國之一,並分享專長。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世行在國際關係中發揮的作用有所弱化,應積極吸納新興經濟體的力量,尤其是中國。中國已由過去的資本輸入國逐漸向資本輸出國轉變,中國可以與世行進行更加多元化的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馬爾帕斯上任後,曾指出消除貧困和推動共享繁榮是世行的清晰使命和關注重點。

  在記者會上,馬爾帕斯強調,過去幾十年中國在減貧方面取得巨大成功,中國的經驗和見解可與世界其他地區分享。

  馬爾帕斯此前接受路透社採訪時也指出,他預測世行和中國的關係“會朝著認可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及是全球發展的重要因素來演化。我預期和中國會有很強的合作關係。我們會有脫貧的共同使命” 。

  世行今後將如何應對氣候變化,也是較受關注的領域之一。

  最近幾年,世行一直在推進氣候變化領域的工作。2018年12月,世行宣佈2021-2025年將投入2000億美元促進氣候行動。但特朗普政府2017年就宣佈退出《巴黎協定》。

  因此,外界擔憂馬爾帕斯將使該組織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態度有所軟化。不過,馬爾帕斯很快消除了這種隱憂。

  在就職的第一天,馬爾帕斯表示,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全球變暖仍將是世行的核心使命。儘管特朗普大力支持美國煤炭生產商,但世行拒絕為新建燃煤電廠提供貸款的立場不會改變。

  世行將走向何方?

  馬爾帕斯是特朗普在國內外政策上的擁護者,他曾經表示,“全球主義和多邊主義”已“走得太遠”。外界擔憂在他的領導下,世行將轉向“美國優先”。

  不過,據《紐約時報》報導,在尋求世界領導人支持他競選時,馬爾帕斯表現出了和解的態度,並向他們保證,作為世界銀行行長,他將維護世界銀行的利益,而不是特朗普政府的利益。

  為了消除大家的隱憂,在當選前,馬爾帕斯還特意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了署名文章——《如果我成為下一任世行行長》。

  他在文中寫道:“我相信,世界銀行能夠幫助發展中國家走上成功的道路,讓世界經濟更穩定、更強勁。”

  王有鑫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馬爾帕斯過去的表態更能代表他的真實想法,現在當上世行行長後表態可能會有所軟化。從曆史上看,世界銀行行長由美國任命,在政策上不可避免會與美國的政策保持一致,這一點不會輕易發生變化。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程煉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馬爾帕斯的政治和經濟立場與特朗普非常相似,屬於實操派,估計會注重非常直接的利益交換。

  程煉指出,近年來世行對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下降較大,馬爾帕斯上台後,世行的職能不一定會削弱。現在不清楚美國對世行的金融支持會不會強化,“如果特朗普按照以前對待國際組織的態度,發現世行不太好用,有可能大力削弱對世行的經濟支持”。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賈晉京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以往的世行行長都帶有某種發展理念,畢竟世行與發展經濟學有密切的關係,發展經濟學也是隨著世行發展起來的一個學科,但馬爾帕斯沒有這樣的發展理念。

  據悉,馬爾帕斯曾在華爾街曆練過一段時間。從1993年開始,馬爾帕斯擔任華爾街著名投行貝爾斯登(Bear Stearns)首席經濟學家長達15年,但從未能阻止該公司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瀕臨破產。

  後來,馬爾帕斯在紐約創立了一家宏觀經濟研究公司。作為一名經濟學家,外界對馬爾帕斯的評價並不高。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Paul Krugman曾在社交媒體上曾批評馬爾帕斯不懂經濟,稱“我已經忘記了,當失業率為9%時,馬爾帕斯提高利率的論點有多麼糟糕”。

  不過,在王有鑫看來,馬爾帕斯不是更有經驗的經濟學家,但特朗普之所以提名他,更多的可能是看重他在之前積累的經驗中有對世行發揮作用的思路,另外還要體現發展中國家的一些利益訴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