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美國大師賽的夜生活 探秘夜幕下的奧古斯塔
2019年04月11日14:03

夜幕下的練習場party
夜幕下的練習場party

  就夜生活來講,只有一個大滿貫,那就是大師賽的奧古斯塔。大師賽為全年的高爾夫商務活動定調子,剩下的大滿貫包括萊德杯收集各大公司C字輩的漏網之魚。之所以如此,有其客觀和主觀因素。

  新年伊始大地回春,各個公司的娛樂招待費用皮夾子正處於最飽滿的狀態,盛開的杜鵑花釋放出催情素,讓每個高爾夫從業人員都顯得那麼多情和張狂。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大師賽每年都固定在一個球場,人們可以做好充裕的準備和計劃。就像奧古斯塔國傢俱樂部裡面多年沉澱下來的傳承和文化,每年4月繩圈之外也形成了例行的活動和規律。如果在紐約或者巴黎,這樣的一個高爾夫賽事會被其他很多聲色犬馬的活動淹沒,但是在奧古斯塔這樣的一個三線城市,年複一年幾十年如一日的這項高爾夫賽事反而讓人感覺曆久彌新,奧古斯塔以其自以為是的風格樹立了自己獨特的性格色彩和節奏。

  老顧客們總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去哪裡。

  讓我們懷著敬畏之心以奧古斯塔國傢俱樂部為圓心畫一個20英里的圓,這個圓圈就是比賽周的夜生活遊樂場。這裏有門戶森嚴的漂亮居民小區,有裡面住著的對大師賽麻木不仁的本地居民,有大街上抱頭鼠竄的Uber和各種租來的車輛,街道兩邊是各種美味佳餚和露天酒吧。這個遊樂場的中心當然是華盛頓路周邊繁忙的街區和閃爍的霓虹燈。Snoop Dogg、Lil Jon和Nelly正在同一傢俱樂部演出,另外一家正在上演大師賽主題的比堅尼派對。在這裏你可以嗨上一整個晚上,但是這些都是公眾娛樂。我們要帶大家去一些稍微私密的場合,當然了我們要去的這些地方,你可能沒有辦法遇到從事世界上最古老職業的亞特蘭大年輕人。

  注意事項第一條:只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信任導航。因為導航不但可以把你導去一條斷頭路,而且一些看著幾乎是孿生姐妹的地名會把你搞到南卡州。你以為跟著車流走沒有錯,但是警察時時刻刻因為你沒有及時變道而把你攔下。儘量走偏僻的背街,保持車在兩顆鬆樹中間行駛才是穩妥。

  沒有收到大師賽晚宴的邀請也不要緊,只要你認識人,在16英裡外的Graniteville的聖人穀高爾夫球會(江湖人稱J.奧尼爾古斯塔)也有一場盛大派對。一切應有盡有,會所內晚宴,碧綠無暇的球道,還有很多很有品味的企業攤位,在霧氣朦朧的夜晚,微醺的你彷彿置身奧古斯塔。

  每年大師賽期間,各種供應商都會在聖人穀高爾夫租下帳篷款待尊貴的客戶。有很多地方可以邊推杆邊來一杯,但是最好玩的地方可能就是3個洞的Dormie球場了,哪裡有九盞功率強大的長明燈讓這3個洞亮如白晝。這裏可不是練習場,是正兒八經的高爾夫球洞,三個洞長度分別是162、413和361碼,球道和果嶺維持錦標賽規格。

  Dormie場的氛圍和球道的設計在不斷地演變,馬上會建成一個九洞球場。最初的考慮是給球場上的賭徒們一個快速刺刀見紅的賽場,後來變成了一個晚上的正式舞台。2017年開始最早的開球時間是晚上9:30,1號發球檯上,穿著製服的球僮、冒著泡沫的香檳和芳香的雪茄在等著客人的到來。2018年一個公司為了打擊競爭對手,包下了全部的三個洞。無論你在派對上怎麼嗨,估計都比不上開球後看著小球穩穩地落在球道中央,拔起T,喝一口香檳,在來上一口古巴雪茄那種滋味爽。球道設計的視覺誤差感覺還行,但是果嶺線路判斷稍微複雜,切杆的落球點也不容易掌握,這時候就可以體會為什麼只有三個洞和球僮存在的意義。

  Evans的冠軍隱居地球場是在南邊的另外一個私人球會,但是在大師賽比賽周對公眾開放。即使你和任何一家讚助商都沒有關係,也沒有在那裡租房子,還是可以打個電話訂一張晚餐的桌子,或者買一張中央派對的門票。在哪裡你可以盡情找樂子,不會找不到燒烤桌和續酒的吧檯,然後你就可以四仰八叉躺在草地上,嘴裡叼一根球T,看著社交媒體網紅Kenzie O’connell從你嘴巴上開出一號木,希望你不會眨眼睛。這裡面簡直是高爾夫愛好者的天堂,坐在篝火旁,拿一杯飲料,琢磨你的挖起杆。其實僅僅是在這個皓月當空的晚上,在這個真草練習場上和一群高爾夫愛好者擊球本身就是一件樂事。

  你們的佩奇

  這裏你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有神奇的高爾夫故事和他們在大師賽上有趣的經曆,每一個人。

  冠軍隱居地球場舉辦了今年史無前例的奧古斯塔全國女子業餘錦標賽的預賽部分,決賽在週日移師到奧古斯塔舉行。其實當奧古斯塔主席Fred Ridley宣佈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和隱居地的一位高管在一起,我們聽了這個消息都很興奮,是的,他們也是那一天才知道在他的球場先打兩天的計劃。

  大師賽比賽周之所以這麼特別就是那種新賽季揭開帷幕,每個人都處在雷霆萬鈞的風暴眼中心的感覺。很多高爾夫球員一生的夢想就是能夠參加一屆大師賽,又有多少人能夠最終實現?但是悄悄混進各式各樣的讚助商舉辦的商業派對卻沒有那麼難。

  在一個私人聚會上,前萊德杯隊長戴維-史托頓給一群嘉賓上了一堂切推課,同時三屆美國公開賽冠軍海爾-歐文和傳奇教練哈蒙的嫡傳弟子克勞德-哈蒙三世也被邀請,這時候一個不速之客來到了他們面前。

  客人問歐文,“您是做什麼的?”

  “我是一名高爾夫球手。”

  “太巧了,我也是一名球手,我也喜歡打高爾夫!”客人一邊狼吞虎嚥一塊蟹黃蛋糕,一邊轉向了哈蒙三世:“那麼您是做什麼的呢?”

  “我教人打球。”

  “太棒了,我兒子也在上高爾夫課,你教小孩子嘛?”

  “不。”

  “那你教什麼?”

  “我有幾個學生這周打大師賽。”

  大師賽期間晚餐預定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所以很多管理公司長期以來就在附近租下房子,他們的球員就多了一個方便用餐的選擇。年複一年這些便餐就發展為一個全套的客戶娛樂招待場所。IMG租的房子每天都有節目,有時候球員們也會去,只是早早地就會離開。

  只有一個你肯定可以看到球員的地方就是Wheels-up派對,這裏早先就是一個私人飛機公司招待客戶的地方,希望他們的客戶帶來同樣高端的朋友,在過去的5年里秘密不脛而走,帳篷商、舞台設計商甚至球包商都紛至遝來,他們現在早早地就開始搭建舞台,如果你走過那間球會的大門你肯定不會錯過,看看停車場里的車子你就知道了。

  歌手Kelly James,喜歡即興從觀眾中找人一起Freestyle,也會有自己的搖滾翻唱和原唱。他在奧古斯塔的每一個派對都進行過演出。在他邀請的明星中包括富勒、霍夫曼還有NFL的Golden Tate。但是James最引以為豪的就是去年他邀請GT尼克勞斯做了他的吉他手,當年GT在三杆洞挑戰賽中替爺爺打出了一記一杆進洞,在奧古斯塔一時聲名鵲起。

  “夥計,我不記得我們當天唱了哪一首歌,但是傑克-尼克勞斯在朋友圈曬了我們的那段視頻,這是我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因為我骨子裡還是一個高爾夫癡狂的球迷。奧古斯塔球會是一個很神聖的地方,但是一旦人們走出他的大門,他們就想要放鬆一下。我們的聽眾可能大部分都是男性觀眾,但是沒關係,每個人都想盡情狂歡一下。”

  或者像Wheels Up的執行副總裁GarySpitalnik所說,這個就是CEO們的考切拉音樂節。

  無論如何,這些都不是奧古斯塔平常的樣子。想瞭解真正的奧古斯塔,換個時間來。

  (Bigmouthe)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