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東師大|長三角一體化②科技創新突破,促進產業分工協作
2019年04月11日11:02

原標題:華東師大|長三角一體化②科技創新突破,促進產業分工協作

產業同構是長三角經濟一體化經常被詬病的問題。但得出這一判斷所依賴的傳統測度方法存在很大缺陷。因而,長三角是否存在產業同構需要進一步證據支撐。通過國際比較和區域間比較,我們發現,相比於西方發達國家經濟區,長三角產業相似度具有偏高的傾向,製造業橫向分工相似,縱向分工不足,各地區在有限的產業價值鏈區間同質競爭,而造成這一局面的根源是技術創新不足。因此,只有通過技術創新突破,才能拉長產業價值鏈,實現縱向分工,促進橫向錯位發展,最終實現長三角產業協調。

產業同構係數的傳統計算方法存在很大缺陷

相當一部分研究成果認為,長三角各地區之間產業佈局重複,產業同構問題突出,其論據是城市之間的產業結構相似係數或同構係數較高。我們通過計算長三角40多個地級及以上城市的產業同構係數發現,2006-2016年期間,同構係數由0.46上升為0.53,趨同問題愈發突出。

但產業同構係數測度方法存在諸多局限。首先,係數大小容易受到產業劃分方式的影響。產業劃分越細,同構係數越小。四位數產業劃分下得出的產業同構係數相比二位數產業劃分的結果明顯下降,對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三大城市群乃至全國的分析結果都顯示這一點。由此可以推測,如果產業劃分不斷趨於細化,產業同構程度將趨於降低。那麼,產業同構與否則是不確定的。

其次,適當的產業同構具有一定的必然性與必要性。第一,當市場需求總量尤其是在中國市場很大的情況下,若一種產業、一類產品只在某一個城市生產,難免會出現供不應求的局面;第二,不同消費群體對同一種產品的偏好也不同,不同城市生產的產品具有不同的市場定位,可以滿足消費者的不同偏好;第三,產業同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生產中的供大於求,而適當的供大於求有利於促進市場競爭,激發市場活力。至於多大的同構係數程度才算是過度的供大於求,則是不確定的。

為了彌補傳統的產業同構係數計算方法存在的缺陷,接下來我們採用了國際比較和區域比較的方法,為長三角的產業同構判斷提供進一步證據。

國際比較顯示,長三角各城市間產業相似度偏高

運用區位商方法對長三角主要城市的主導產業分析發現,各城市主導產業還是有差別的。上海全球性高端生產性服務業優勢明顯,南京是區域性金融中心,其他地區則以一般性服務業和製造業為主。

表1 長三角部分城市主導產業

但當我們把長三角地區的二位數產業的同構係數與紐約經濟區進行比較後發現,2016年紐約經濟區的產業同構係數為0.27,要遠低於長三角地區的0.53。這表明長三角的產業結構相似度與世界經濟發達地區相比還是具有較大的相似度。紐約經濟區涉及紐約、新澤西、康涅狄格和賓夕法尼亞四個州,包含36個空間單元(縣),52個產業部門;而長三角用於計算產業同構係數的是數據可得到41個空間單元,共42個產業部門。因而,兩個區域的產業同構係數具有很大可比性。

區域比較表明,長三角城市間製造業橫向分工相近,縱向分工有限

各地區對曾經價高、利大的製造業的追逐已經導致相應產業同構水平不斷升高,產業盈利水平大幅下滑。以汽車工業為例,自1998年以來,長三角汽車產業同構係數不斷上身,顯著高於整體製造業水平。汽車工業內部的垂直分工也沒有拉開層級。以汽車零部件及配件製造業為例,不僅集中於上海、蘇州、蕪湖、馬鞍山等城市,而且各城市產業規模相似,勞動生產率接近,能級差異小,沒有形成合理的縱向分工。這不僅不利於汽車產業形成規模經濟效應,更束縛了整體產業的專業化協作效率。

以科技創新為引領,形成高效梯度的產業分工體系

產業同構固然有行政壁壘原因,但另外一個重要的瓶頸是科技創新不足,導致地區間難以在較長的產業價值鏈區間展開高效的縱向分工,在相似的產業部門間同質化競爭比較突出。在原來的貿易局面下,這些產業尚可盈利,但在我國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中將受到重大沖擊。只有技術創新取得突破,才能拉長產業價值鏈,實現縱向分工,並促進橫向錯位發展,化解產業同構難題。長三角科技創新取得突破離不開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1.明確地區間科創分工,促進創新驅動的協同發展

各地區應根據自身科技資源的比較優勢,依託市場力量,實現科技創新的合理分工(表2)。具體而言,上海要依託自身出眾的科技資源,爭創國際“科創中心”,充分發揮區域創新的輻射與示範作用;浙江應充分利用自身市場活躍的優勢,順勢承接上海的創新成果,培育企業創業基地,孵化新創企業;江蘇應發揮自身紮實的製造業基礎,搭建完善的產業轉化基地,為新創企業的發展提供大展手腳的平台;安徽則要充分發揮自身勞動力要素成本較低的成本優勢,扮演好產業承接基地,一方面有效保障其他省市新型產業發展的空間需求,另一方面為自身產業發展注入活力。

表2 長三角各省市科創分工與定位

2.確立企業創新主體地位

政府可以在個別關鍵技術環節上集中資源支持攻關,但成本偏高,不可能也不適合於量大面廣的創新活動,後者需要企業發揮創新主體作用,政府不能也沒能力越俎代庖。企業作為創新主體地位的確立有助於打破行政主導格局,為推進長三角產業實現縱向分工奠定基礎。

在各種所有製企業中,外資企業會對核心技術進行封鎖,國有企業存在激勵不足的缺陷,所以民營企業在推動地區創新發展方面應該起主導作用,我國當前活躍的高科技企業也多數是民營企業。使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成為創新主體的前提是確立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在市場經濟發展中的重要地位。

3.完善市場環境,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

在市場環境方面,一要穩定房價,減少房地產投資對企業創新創業投資資本的擠出效應,提高企業對創新創業投資的熱情。二要提供一個更加公平自由的創業環境,推動國有企業逐步退出一般營利性和競爭性領域,加強對民營中小企業和創業企業的扶持與服務,促進“內外”、“公私”企業百花齊放。

在金融支持方面,拓展資金多元化渠道,完善風險資本、創新創業基金、銀行貸款等多層級的資金支撐體系,切實解決創新創業者的資金難題。浙江、江蘇、安徽等地要進一步引入風險資本,上海則要繼續加強自身的風險資本提供能力。

在知識產權的製度保障方面,要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社會信用保障製度,營造良好的創新創業環境。通過加強知識產權領域信用體系建設,使侵權假冒違法行為人承擔較高的失信代價,保障技術創新企業的合法知識收益。

在文化教育方面,要進一步改革教育體製和教育內容,促進創業教育與活動的系統化、專業化和多層次的發展,加強創業知識與技能的學習,在全社會和學校中倡導積極的就業觀念和自主創業文化,營造鼓勵試錯、尊重失敗、包容開放的自主創業氛圍。

(作者孫斌棟系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現代城市研究中心副主任,城市與區域科學學院教授,錢肖穎系華東師範大學城市與區域科學學院博士生)

智庫報告投稿郵箱:tiancl@thepaper.cn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