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上桌,更勝甜言蜜語
2019年04月11日16:19

原標題:美食上桌,更勝甜言蜜語

“昨天晚餐吃了什麼?”

“我想想……炸雞塊和馬鈴薯色拉,加了油菜、蔥花、海帶芽和油豆腐的味噌湯,山藥和明太子用醋跟醬油拌一下,灑上芥末和海苔,還有鹵得甜甜辣辣的白蘿蔔和雞翅,花椰菜拌柴魚片,最後是白米飯,不過摻入了三分之一的胚芽米就是了。”

享用了如此豐盛一餐的這位,不是什麼美食家,也不是哪家名店的大廚,而是在一家小型事務所就職的律師筧史朗。之所以能把晚餐記得一清二楚,正在於從購買食材到製成能端上桌的料理,全都是他一手操辦。當然,這些食物並非由他獨享,與筧史朗一同大飽口福的還有他的伴侶、髮型師矢吹賢二。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頓再平常不過的晚餐了。

由吉永史創作的漫畫《昨日的美食》以律師筧史朗(右)和髮型師矢吹賢二為主人公

真人版的《昨日的美食》由西島秀俊(右)和內野聖陽主演

吉永史:“被漫畫耽誤的律師”還是“被漫畫耽誤的廚師”?

隨著西島秀俊和內野聖陽主演的真人版日劇的開播,此前並不走紅的漫畫原作《昨日的美食》(きのう何食べた?)勢必也會引來外界更多的關注。對於一部已經默默連載了11年的長篇漫畫來說,對於喜歡它的讀者來說,這未嚐不是一樁能延續作品生命的好事。

從2007年至今,《昨日的美食》已出版了15冊單行本

2007年,由吉永史(よしながふみ)創作的這部漫畫在講談社旗下的青年漫畫雜誌《モーニング》(Morning)上登場,單行本也由講談社出版,到今年已出到15卷(中文版由尖端出版社發行)。現年47歲的吉永史並不是一位多產的作者,她作為漫畫家的一半生涯都在創作這部作品(另一部還在連載的長篇漫畫是單行本出到15卷的《大奧》)。雖然從內容上來看,《昨日的美食》是以單元劇形式進展的日常系漫畫,情節並不具有很強的連貫性,但這麼多年下來,眼看史朗和賢二這對夫夫,從四十出頭的壯年,慢慢陷入中年危機,繼而終於跨過五十大關,不免令一路追隨的讀者難分難捨。

說到《昨日的美食》的作者吉永史,不知稱她是“被漫畫耽誤的律師”,還是“被漫畫耽誤的廚師”。她從高中時代開始以《凡爾賽玫瑰》和《灌籃高手》的同人誌敲開漫畫之門,勤於畫畫的同時,也是不折不扣的學霸:自名校慶應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又升上同專業的研究生,不過因為決心當職業漫畫家,還是中途放棄了繼續深造法律。

1994年,吉永史以刊載在BL漫畫雜誌《花音》上的短篇《映在你眼底的月光》(月とサンダル)正式涉足商業漫畫領域。不過,大學專業對她也並非全無價值,反倒成了她源源不斷的取材庫,第一部兩卷本長篇作品《第一堂民法課》(1限めはやる気の民法)即是以法律系大學生為主人公。1998年,她開始在《Wings》雜誌上連載《西洋古董洋果子店》。這部漫畫以蛋糕甜品店為背景,呈現在其中工作的四個男人各自不同的人生及其交點。2001年,據此改編、由椎名桔平、瀧澤秀明、藤木直人、阿部寬主演的同名日劇播出,雖然部分改動了原著人設,令讀者失望,但也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吉永史的知名度。2002年,這部作品贏得講談社漫畫獎少女漫畫獎。

吉永史也是BL漫畫發展之初,少數能跨出類型限製,通過非BL漫畫同樣獲得成功的漫畫家。短篇集《全都是因為愛》(愛すべき娘たち)從女性視角出發,藉著家族故事,刻畫母親與女兒、老師與學生、男女之間、朋友之間的情感關係;四卷本的《花樣人生》(フラワー・オブ・ライフ)則生動呈現了有笑有淚的高中生活。

還有不能不提的偽自傳漫畫《美食之樂勝於戀愛》(愛がなくても喰ってゆけます。),吉永史在其中化身好吃懶做的漫畫家,被助手稱為“在家是醜女、出門變妖女”。即便是大齡恨嫁女,但只要美食當前,再垂涎的男人也只能靠邊站;她對於東京口味獨到的餐廳(真實存在)如數家珍,邊吃還邊能娓娓道出所以然來,自爆:“除了工作和睡覺以外,我幾乎滿腦子都在想著食物。甚至因為主題不同,有時連工作中,也要滿腦子想著食物。”

吉永史的畫工一出道就已臻成熟,且自成一格。她喜歡以線條勾勒出簡單的背景,畫面不乏留白,人物的面部表情非常豐富,尤其是連貫的分鏡特寫很有神韻,標誌性的Q版國字臉則讓人忍俊不禁。至於作品內在的妙處,閱盡BL漫畫的小說家三浦紫苑(《多田便利屋》《編舟記》《強風吹拂》)最有發言權,在散文集《腐興趣~不止是興趣》中,她寫到:吉永史的作品“表明了優秀的Boy’s Love作品是一般大眾都會去翻閱的作品。以登場人物(不問男女)的心理和言行舉止,讓讀者對角色活著的喜悅、悲傷和苦惱感同身受”。(尖端出版社)

而《昨日的美食》則將吉永史一直視為萌點的大叔系(她曾在訪談中透露,雖然自己並不常看BL漫畫,但專畫大叔的BL漫畫家西田東的作品很合她胃口)、她熟悉的法律領域以及她最愛的美食熔於一爐,也難怪一畫就畫了十多年。

BL?非BL?

雖然如今日本的商業漫畫分類已相當細緻,少年漫畫、少女漫畫、女青漫、青年漫、百合漫畫、BL漫畫不一而足,與之對應的大型書店裡的分區也是明明白白,但面對《昨日的美食》,應該有頂真的店員會頭痛該放在哪個區域才好,糾結的根源在於,搞不懂這到底算不算BL漫畫呢?

《昨日的美食》的主人公是一對交往多年的同性伴侶。身為律師的史朗燒得一手好菜,且善於精打細算,買菜時總愛貨比三家,看到特價菜就會兩眼放光,人生最重要的奮鬥目標就是將家中每月的夥食費控製在25000日元(約合1500元人民幣)以下。他的性格有些優柔寡斷,雖然早早向父母出櫃,但在職場一直謹慎小心;明明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不少,看待問題卻總是喜歡從大叔的角度出發;雖然遇事理性冷靜,但多少有點自我意識過剩,尤其是在面對女性的時候,常常因此鬧出笑話。

比史朗小兩歲的賢二則是性格隨和、知足常樂的樂天派,他不拘小節,花錢也是大手大腳,每月的零用錢總是用得精光。同時,他又不乏少女心的一面,喜歡在環境優雅的咖啡店裡打發閑暇時光。身為髮型師的他在友人開設的美容店工作,平日裡從不避諱自己的同誌身份,跟熟客也會自然而然聊到與史朗生活的點滴。唯一小氣的地方是,非常喜歡吃史朗的醋,而且對象不限男女。

把每個月的夥食費控製在15000日元以下,是史朗最大的奮鬥目標

按一般商業漫畫的分類常識,既然是以男男為主人公,那就應該算是BL漫畫嘍。但從定義上看,BL漫畫都是以男男戀愛故事為核心,而《昨日的美食》中並不涉及情愛(不包括吉永史本人創作、以同人誌形式發售的三本衍生漫畫),15卷連載下來,連一個親熱畫面都沒有,只有柴米油醬醋茶堆砌而成的日常生活,因此恐怕無法在書店的BL漫畫區佔據一席之地。在日本BL文化研究學者溝口彰子所著的《BL進化論》一書中,也將《昨日的美食》剔除在BL之外,特別提到:“隨著BL現象的擴散,也有越來越多非BL被當成BL看待,像是有人會說:‘我最近看了吉永史的BL漫畫《昨日的美食》。’雖然《昨日的美食》的主角確實是男同性戀伴侶,但作品的名稱便已經說明,這是一部以美食為主的漫畫,他們的戀愛關係並不是本作品的焦點。”(麥田出版社)

另一方面,吉永史本人在創作之初,其實並沒有刻意試圖將其區別於一般BL漫畫而向著青年漫畫的方向發展,毋寧說,她還期望借這部作品擴展BL的疆域。在2016年接受《かつくら》季刊採訪時,吉永史提到:“其實這個故事我在很久以前就想到了,而且很想畫出來,可是我把這份熱情全力丟給各家BL雜誌時,都因為四十多歲同誌情侶的設定吃了閉門羹。後來又過了好幾年,才承蒙《モーニング》漫畫雜誌收留了這個故事。” (《那些年他們眼中的BL》,東販出版社)

不論能否被歸入BL漫畫,《昨日的美食》都是實打實的女性向漫畫,與類似田源龜五郎創作的同誌漫畫還是有很大區別。這一點首先從畫風的審美上就可見一斑,人物纖細勻稱的體型延續了吉永史過往作品的風格,熟悉她的讀者甚至能從史朗和賢二的身上,看到《第一堂民法課》里兩位主角的影子。其次,從內容上來說,對比田源龜五郎的《弟之夫》這樣非常寫實化又不乏大眾教育性(所謂“上岸”)的同誌題材漫畫,《昨日的美食》還是帶著女性向漫畫的夢幻(萌點)。比如,史朗年屆四十,才在當時男友的引領下,第一次踏足新宿二丁目,而一向在女性中很受歡迎的他大感挫敗,原來他一直誤解了族群中偏好的人氣類型。這樣的情節設定在現實中的同誌眼中,顯然未免過於天真無邪了。還有史朗的同誌朋友小日向先生將他性格彆扭、喜歡小題大做的男友航描繪為竹宮惠子筆下的少年愛漫畫《風與木之詩》里的纖弱少年吉爾貝爾,這恐怕也是只有女性讀者才能接收到的萌點。

即便如此,若與一般BL漫畫相比,《昨日的美食》的現實性又堪稱爆表,不論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與伴侶、父母、同事、朋友的關係,還是在家庭、職場等不同環境中承擔的角色,抑或是因為同誌身份需要額外應付的人生課題,吉永史都以她一貫的細膩一一呈現在這部作品中。比如,史朗節儉持家的原因是為了確保無兒無女的他和賢二的晚年有所保障,另一邊史朗的父母卻因為無計劃的用度,導致入不敷出;在與交流減價特價品和廚藝的知己富永太太初相識時,史朗就因意外不得不出櫃,之後富永先生和女兒再看到他時,脫口而出“你就是那個gay啊”,而非通常人們會說的“你就是那位律師啊”;還有史朗的父母親,因為深知無緣兒孫之福,所以格外疼愛鄰居家的小孩,而富永先生也苦惱於女兒不肯結婚生子。還有史朗在跟富永太太提到跟賢二的關係時,相當務實地表明:“都已經年過40要半了,要從頭開始談戀愛,真是有夠麻煩的,我才不想呢!所以我絕對不要跟那傢伙分手!”富永太太馬上附和道:“我懂你的心情。我也不是說跟老公在一起有多開心,但是我都這把年紀了,不管恢復單身還是再婚都很麻煩,所以我也不想離婚。”

藉著許許多多的細節,吉永史以潤物細無聲的手法,在這部作品中一點點擦去加諸在同誌身份上的標籤,不遺餘力地還他們以“普通”的面貌,將他們身上的異色混入人群的雜色中。從這層意義上來說,《昨日的美食》和《弟之夫》一樣,具有難能可貴的啟蒙價值。如果要推薦一本同誌題材的漫畫給父母輩的人閱讀,它當是不二之選。如此看來,難以被歸類又何妨?

史朗一頓飯至少要做三菜一湯,每一頓還不帶重樣

家的形式

撇開商業漫畫的分類,從名字一望而知,這毫無疑問是一部關於美食的漫畫。即便故事情節主要呈現的是史朗和賢二這對相伴多年的伴侶之間的相處,以及他們與鄰里、同事、朋友、家人的交往,但美食在這部漫畫里所起的作用絕非“點綴”那麼簡單。

雖然在《昨日的美食》中,每個單元的模式大同小異,都是開篇先講史朗和賢二或者他們相識的人的大事小事,最後再以一頓晚餐收尾。不過,漫畫中對於食物的描繪,絕非三兩句介紹、幾個分鏡帶過那麼簡單。相反,從食材的搭配、食材的價格到具體的製作過程,詳盡到完全可以拿來當食譜參考;加上史朗摳門(誤!)的習慣,所用的都是在一般超市、菜場就能買到的再普通不過的食材,因此依樣畫瓢在三次元還原的難度並不高。而且,史朗一頓飯至少要做三菜一湯,每一頓還不帶重樣,再參考每個單元的結尾中吉永史詳盡列出的主菜使用的食材與製作小竅門。對於熱衷於下廚的人,這套漫畫簡直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

然而,美食在這部漫畫中的作用又不僅僅是激發食慾或者羅列菜單那麼簡單,更是其中各種人物關係的橋樑,是在言語陷入無用之地時更直白、更有效的交流工具。當史朗得知賢二在客人面前提到自己這個“律師男友”大發雷霆,賢二哭著回應“可是店長也會跟客人提起自己的老婆和小孩,我為什麼不能提到自己的另一半”時,史朗明知理虧又說不出道歉的話,只能以“來做晚飯吧”矇混過關。即便飯桌上的氣氛有些緊張,但當美食入口時,忍不住脫口而出的“真好吃”,便化解了此前小小不快。雖然從表面上看,性格外向的賢二的確像投入更多情感的一方,然而,沒有一句甜言蜜語的史朗每天煞費苦心地配菜、不辭辛勞地準備,何嚐不是對另一半的倍加珍惜?更重要的是,滿滿一桌美味的料理,就是家的代表。正是因為是家人,習慣、職業、性格、價值觀等各方面都南轅北轍的兩人,才能每晚坐在同一張桌子旁吃飯。

即便兩人有小小的不快,只要坐到餐桌前就能化解

真人化的期待

2016年,吉永史接受採訪時,被問到關於BL作品的未來發展時,她表示,“我想應該不會是黯淡的未來。因為BL是還在成長的類別啊。我想應該還能再成長個一輪吧。雖然現在已經有些BL作品被改編成動畫或電影了,可是還沒被改編成電視劇過。”(《那些年他們眼中的BL》)

然而,去年忽然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先是朝日電視台的原創日劇《大叔之愛》大受歡迎,並拿下日劇學院獎包括最佳作品在內的四項大獎;隨後NHK推出根據《弟之夫》改編的同名日劇,大受好評;之後,丸木戸マキ創作的漫畫《情色小說家》(ポルノグラファー)的真人版日劇在富士網絡頻道播出,一改過去耽美漫畫真人化即變“耽醜”的窘境。今年,同樣由丸木戸マキ創作的《情色小說家》的前傳漫畫《靛藍色心情》(インディゴの気分)也再度被改編為日劇播出。如今,《昨日的美食》在東京電視台深夜劇欄目開播,進一步表明在日本過去被視為亞文化而遭主流文化自動屏蔽的題材,開始從小眾的圈地自萌,突圍到大眾視野中。昔日,《西洋古董洋果子店》被“洗直”的噩夢終於能不再重演。

劇版截圖

從已經播出的內容來看,真人版《昨日的美食》的情節幾乎照搬漫畫,一集大約涵蓋漫畫兩話左右的內容。角色的還原度也是相當高,與漫畫對比,內野聖陽飾演的賢二帶來更多驚喜,原作的賢二是個帶有搞笑色彩的人物,但內野聖陽用各種小眼神和微表情把他塑造得更為可愛;西島秀俊飾演的史朗比原作角色更經常地展露出一臉甜蜜笑容,簡直犯規,要是能再加點傲嬌就更貼切了。不過,以料理的製作過程來說,日劇要簡略得多,想要按圖索驥的話,還是要仰仗漫畫。不管怎麼說,已經出版了12年的《昨日的美食》是一部可以陪著你慢慢變老的作品,期待日劇版也能生生不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