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會是今年SLG領域最大的攪局者嗎?
2019年04月10日15:18

  本週日,《權力的遊戲》第八季就要回歸了,這部近幾年最受關注、最具話題性的美劇即將迎來結局。

  就在上週(4月2日),版署公佈了今年首批進口遊戲版號,《權力的遊戲 凜冬將至》手遊也在其中。看起來有望趕在原作結局熱播的這一週期上線。

  除了等待上線的手遊《權力的遊戲 凜冬將至》,前段時間GDC上,遊族還公佈了頁遊《權力的遊戲 凜冬將至》(手遊、頁遊以下簡稱《凜冬將至》)。

  作為近年最重磅的頂級美劇IP,《權力的遊戲》自帶諸多具有話題性的標籤——世界上被盜版次數最多的美劇,艾美獎100多次提名、38次獲獎創下曆史記錄,單集平均觀看人次超過3000萬……

  依託於頂級IP,改編遊戲在觸及大眾用戶的方式上有先天的優勢。不過除此之外,遊族改編的手遊和頁遊,在細節還原、玩法結合IP特點上也做了一些針對性設計——比如加入劇情推圖這樣明顯偏PVE的玩法,用類似章節冒險的方式展開新手教程,結合劇集特點來塑造角色養成等等。

  這樣做除了降低上手門檻之外,也是在向非傳統SLG玩法的受眾示好。以往《COK》《率土之濱》等產品更偏向典型SLG核心玩家,《凜冬將至》則顯然是把目光投向了以IP粉絲為基礎的泛SLG用戶。

  如果不考慮“三國”這樣進入公共領域的特殊題材,出場就自帶高辨識度IP的SLG遊戲,其實在中外手遊市場都不多見。而《凜冬將至》正是這樣一款有些特殊的產品。

  那麼,它會是今年SLG最大的攪局者嗎?

  作為國內第一款正版產品,《凜冬將至》會是一款什麼樣的手遊?

  去年的CJ以及今年騰訊UP大會上,遊族和騰訊都放出過《凜冬將至》的不同細節。比如遊戲依照原作維斯特洛大陸的地貌,按比例做了沙盤大地圖;原作的重要角色,會以指揮官身份加入遊戲玩法中等主打還原度的設定。

  從這幾次公開場合公佈的內容,和遊戲內測的信息,我們大致能看出《凜冬將至》是一款怎樣的手遊。

  首先遊戲的美術設定、故事內容對於劇集原作有相當程度還原,並且在世界觀基礎上進行了一定的再創作。

  除了大陸地圖按比例還原,原作中著名的君臨城、臨冬城等地標,在遊戲中也有場景建模和原畫的再現。

  《凜冬將至》做了不少PVE方向的嚐試。常規的上手過程會以RPG形式的劇情代入,以此彌補傳統SLG上手門檻偏高的缺陷,並引導非SLG玩家熟悉品類的基礎玩法。

  劇情方面,《凜冬將至》加入了“心樹試煉”的PVE模式,以推圖的形式展開,從原作中奈德·史塔克之死到第七季劇情為止。主要展現劇集里的經典橋段,五王之戰、血色婚禮等都有保留。

  其次,劇集原作中的重要角色,會以契合SLG的形式出現在《凜冬將至》中,給玩家提供相應的養成、互動玩法。

  《權力的遊戲》劇集原作中,有不少的戰爭、戰役情節,也由此孕生了不少“武將型”的角色,這些角色都能成為萬家旗下的指揮官;另一方面,還有很多角色帶有“內政”屬性。可以在主城建設、項目升級等要素中,以契合角色形象的方式出現。

  此外,遊戲中的某些場面,還能一定程度上填補原作的遺憾。比如PVE模式的戰鬥中玩家可以任意組合指揮官,羅柏和雪諾並肩作戰,這類美劇里“求而不得”的畫面,憑藉玩家發揮主觀能動性,是有機會在遊戲中見到的。借助這類設定,《權力的遊戲》原作中有大量性格、背景各異的角色,能以符合SLG玩法調性的方式再現。

  這樣一來,即便對於典型SLG玩法興趣不大的IP受眾,《凜冬將至》也能滿足他們的內容需求。

  《凜冬將至》頁遊先一步公測:一個看起來“不太頁遊”的頁遊

  在目前這個時間節點,《權力的遊戲》最終季馬上就要回歸,《凜冬將至》手遊首次公佈至今已經過去了一年多。這期間手遊進行過規模不大的測試,也在UP大會後開啟了預約,但仍然沒有公佈正式上線的具體時間。與此同時,頁遊《權力的遊戲 凜冬將至》卻先一步開始了全球公測。

  《凜冬將至》頁遊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很典型的頁遊風格。

  頁遊中常見的一些不太必要的光影或特效,在《凜冬將至》中並沒有體現。遊戲整體採用了較為克製的色彩和畫風,這和劇集原作所呈現的,近似於中世紀歐洲物質條件並不豐裕的背景觀感比較接近。

  當然克製並不意味著遊戲畫面簡陋,雖然以頁遊為載體,《凜冬將至》還是表現出了同類中不錯的畫面水準。

  從前期幾個登場角色,以及Loading頁面的大圖都能看出,人物立繪的還原度很高。梅麗珊卓、瓦里斯、提利昂和詹姆等人都是劇集中最近一兩季的形象,角色最典型的特點也很突出。

  《凜冬將至》的主要場景都是以3D的形態來呈現的。主城建設頁面,通過視角縮放能拉近到很近的距離。在最近距離下,場景中出現的人物等細節要素都有相對清晰的表現。

  而戰鬥中,攻城的破壞效果、技能釋放特效也都做到了頁遊里較高的水準。此外,上手體驗初期的這段時間,並沒有彈出任何的充值或促銷提醒。至少從前期遊戲來看,人們習慣給頁遊打的各種標籤,在《凜冬將至》里沒有很直接的展現。

  就玩法層面而言,《凜冬將至》有點像一個網頁版的SLG手遊,常規SLG遊戲里常見的機製、要素在《凜冬將至》中都有體現。玩家要建造不同建築來增強自身實力:兵營類建築產出各類作戰單位,功能性建築維繫主城的整體運作。合理利用資源、配合部隊,同時安置好後方建設是征戰的關鍵。

  同時服務器互通、公會聯盟互助這些社交體系也是SLG玩家熟悉的樣子,能看得出,到中後期玩家之間的交互同樣會使是戲的重點內容。

  不過除了常規SLG遊戲中的PVP玩法,《凜冬將至》同樣也有不少PVE向的設計,比如剛進入遊戲的新手教學,是很成體系地分章節展開的,經營的成分相對較重。從體驗來看,這樣有些近似線性的前期曆程,目標感會比較清晰,典型SLG中新手在前期“不知道該做什麼”的迷茫感會有明顯的改善。

  而隨著劇情推進,玩家除了要建設主城,還要參與圍剿叛軍等劇情任務中的戰鬥,建設之外其他的也一一展開。《凜冬將至》的戰鬥過程有一定的主動操作空間,玩家的操作點主要在於指揮官技能的施放時機。

  在這些設定的基礎之上,《凜冬將至》把《權力的遊戲》原作中具體的劇情、角色嵌入到了不同玩法中。其一是大量原作角色作為指揮官加入了養成體系;其二是把劇情故事的玩法玩法融合進了心樹試煉模式中,用和原作世界觀設定比較契合的方式,把“劇情再現”或“故事閃回”的框架搭建了起來。

  正常遊戲進程中,玩家很早就能解鎖“少狼主”羅柏·史塔克,以及通過心樹過關獲得的珊莎·史塔克。指揮官是《凜冬將至》中很重要的養成對象,可以通過裝備來強化。實際戰鬥中,不同指揮官的技能對戰局可能會起到很大影響。而從整體設置來看,後續應該還有具體的傳記、背景故事類內容可以解鎖,進一步加強和原作的聯繫。

  心樹試煉的設計比較用心。心樹作為一個類似於旁觀的觀察者的角色,“記載”了維斯特洛大陸上發生的眾多故事。除了讓原作粉絲回顧劇情,這也是非原作粉絲瞭解IP背景的一個入口。

  頂級美劇IP的改編遊戲,能從多大程度上再現原作的影響力?

  《權力的遊戲》的影響力是全球性的,在國內也同樣有著海量的受眾,微博話題閱讀達到20億、討論160萬。貼吧關注117萬,發帖總量480多萬。此外,受益於騰訊與HBO方面的合作,在騰訊視頻平台,前幾季劇集的網絡播放量基本都在數億的量級。這不是常規美劇IP能達到的高度。

  泛泛而論,背靠這種級別的IP,改編遊戲有機會吸引普遍意義的SLG受眾。先前華納發行的、同屬SLG品類的《Game of Thrones: Conquest》,就得到了歐美市場的認可。遊戲上線一年多,仍然長期排在美國iOS暢銷榜的Top 20。

  而從研發、發行方的情況來看來看,遊族此前有多款SLG產品的開發經驗。2017年起騰訊發行過《亂世王者》等多個SLG產品,都長期停留在暢銷榜Top 50至Top 20。同時,騰訊視頻在國內有《權力的遊戲》網絡獨家的播出權,也為遊戲觸及IP粉絲提供了平台。這些是產品的前期優勢。

  同一IP、品類的手遊在海外市場有成功先例;研發、發行方有多個SLG產品的成功經驗;產品設計儘可能地降低了品類門檻;在最終季開播前拿到版號的《權力的遊戲 凜冬將至》,或許會是今年SLG品類中最大的攪局者。

  來源:遊戲葡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