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Facebook威脅依然存在 Snap還是被華爾街看好
2019年04月10日08:45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4月10日早間消息,據彭博社消息,Snap在去年遭受一系列衝擊,股票價格比發行價下跌了近七成,但受去年第四季度業績超出預期影響,Snap股價今年開始反彈,公司市值突破160億美元大關。華爾街認為,Snap公司重新回到遊戲中來了。

  作為一款社交媒體應用,Snap曾受到青少年和年輕人的狂熱追捧,人們紛紛下載他們的照片編輯軟件,嚐試過濾器、閱後即焚等新奇功能。不過,繼2017年高調宣佈公開募股(IPO)之後,Snap股票開始穩步下跌。與此同時,該公司更大的競爭對手Facebook公司如法炮製了Snap應用中一些最受歡迎的功能,挖走大量對照片編輯軟件感興趣的潛在用戶,致使Snap的用戶增長量止步不前。

  Snap公司經曆了一系列高管離職衝擊,截止到去年12月底,股票價格比發行價下跌了近七成,美國證券公司BTIG的一位分析師指出,事實上,Snap公共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問題叢生。

  然後,反彈開始了。2月公佈的去年第四季度業績超出了分析師的收入預期,用戶數量穩定,此消息提振了市場信心,Snap股價今年翻了一番多,公司市值突破160億美元大關。

  不久之後,當Snap宣佈備受期待的Android重新設計版本將在年底全面推出時,該公司股價又一次上漲。上週,Snap首席執行官埃文·斯皮格爾(Evan Spiegel)宣佈了一系列新的產品和服務,包括擴展廣告網絡、改進增強現實和鏡頭功能、新的視頻遊戲服務和原創節目等。

  華爾街投資銀行富瑞(Jefferies)的分析師今年3月訪問了Snap設在加利福尼亞州聖莫尼卡的新辦公室,對該公司在複蘇道路上的“積極步驟”印象深刻。“感覺像是從一家初創企業成長為一家更成熟的公司,”富瑞分析師布倫特·希爾(Brent Thill)在訪問後的一份報告中寫道,他將Snap的目標價格從9美元上調至11美元,並建議投資者繼續持有。

  甚至連一些最悲觀的分析師也改變了他們的看法。BTIG的理查德·格林菲爾德(Richard Greenfield)曾在去年9月份將Snap股票的評價下調至“賣出”,但在隨後三個月裡,該公司業績持續增長,他將股票評級上調至中性。截至上個月,格林菲爾德給出的買入目標價為15美元。據彭博社彙編的數據顯示,至少兩家公司看到Snapchat股票,目前,該股有6個買入建議、23個持有建議和9個賣出建議。

  加拿大皇家銀行(RBC)分析師馬克·馬哈尼(Mark Mahaney)上週五在一份報告中表示,該股可能已達到“拐點”,隨後可能跑贏大盤,他將該股評級上調,買入目標價位升至17美元,這意味著Snap股價重新回到IPO水平。

  Snap股價一路高歌猛進,本週一又升值3.6%至12.27美元,相比之下,Facebook今年累計上漲33%,Twitter公司今年漲幅為21%。但由於市場的貿易擔憂情緒擴大,本週二在紐約股市,Snap股價下跌1%。

  在Snap股價一直穩步上漲的過程中,投資者似乎特別熱衷於該公司向電子遊戲領域的擴張。這一舉措將允許Sanp App用戶在消息傳遞部分中賞玩由Smap創建的遊戲,比如社交類手遊Bitmoji Party,以及其他由外部開發人員創建的遊戲。此舉將有助於使此款應用程式更具“粘性”,延長用戶的使用時間。Snap還將在遊戲中播放6秒鍾的廣告,從而從1.86億日活躍用戶身上獲得更多收入。

  據BTIG的格林菲爾德稱,Snap正在想市場澄清其發展戰略。“幾年前,他們試圖為每個人服務;現在他們只專注於緊盯核心用戶。”

  在Facebook和Instagram無恥地複製了Snap的最佳創意後,Snap再次用與眾不同的方式贏得了市場讚賞。加拿大皇家銀行的瑪哈尼在最近一份報告中寫道,Snap正在將注意力重新集中於使這款App成為“最快的溝通方式”,並開發新的原創內容,如《死亡女孩偵探社》(The Dead Girl’s Detective Agency)和《無盡的夏天》(Endless Summer),這些都有助於它脫穎而出。

  不過,儘管Snap似乎贏得了市場支援,但在大幅增加用戶和抵禦競爭的能力方面,該公司仍面臨長期不確定性,更不用說盈利了。據彭博社彙編的數據顯示,一些分析師認為,直到明年第四季度Snap才有望盈利。該公司將在本月晚些時候公佈今年第一季度業績,分析師預計其收入將增長33%,這是該上市公司迄今為止增長最慢的一個季度。而且,在剛剛上任8個月的蒂姆·斯通(Tim Stone)於今年一月離任後,Snap仍然需要僱傭一名首席財務官。

  分析師們一致認為,SNAP最大的障礙之一是在用戶的時間和廣告費用上面臨競爭,Facebook和Alphabet旗下的Google在這些方面佔據主導地位,但Twitter和Pinterest等規模較小的公司也在競爭行列之中。而且,當Instagram推出自己的“故事”版本時,Snap可能永遠無法讓已失去的一些粉絲再次回頭。此外,對於Snap的新增強現實功能是否維持用戶的興趣,以及該公司在遊戲市場的進展,人們也持懷疑態度,因為Apple、Google和Facebook早已成為這一市場的主力軍。

  Summit Insights Group分析師喬納森·基斯(Jonathan Kees)寫道:“在我們看來,沒有任何產品能獨自提升新增用戶或推動用戶增長。然而,Snap鎖定青少年/青少年群體,將使其擁有同行所沒有的獨特優勢。”

  自工程、金融、產品、銷售、硬件和法律部門負責人輪崗以來,Snap一直在強化高管團隊。該公司最近聘請了亞馬遜公司前全球廣告銷售主管傑里米·戈爾曼(Jeremi Gorman)擔任首席商務官,聘請《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前首席執行官賈里德·格魯斯(Jared Grusd)擔任首席執行官,後者此前也曾在Spotify和Google工作過。

  市場研究公司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師邁克爾·帕切特(Michael Pachter)表示:“當Snap聘用傑里米和賈里德時,明顯表明他們想成為一家真正賺錢的公司。當公司扭虧為盈的那一天,過渡任務就完成了。”(斯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