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拔臣成勵誌典範 8個月前立的flag竟都兌現了
2019年04月10日20:06

羅拔臣今年世錦賽令人期待
羅拔臣今年世錦賽令人期待

  “本賽季我肯定會報名參加絕大多數的比賽。過去幾年我在中國其實拿到過很好的成績,在亞洲我表現都還可以,我就是有非常強烈的參賽慾望,儘可能在更多的賽事中挑戰冠軍。我想要以這次奪冠為基礎來打造整個新賽季,再次享受不止收穫一冠的賽季。”

  以上,是尼爾·羅拔臣在本賽季第一站比賽、里加大師賽奪冠後的親述。過了八個多月之後,當他在中國北京捧起星牌集團2019中國公開賽冠軍獎盃的時候,讓球迷們忽然感慨,整個體育圈,勵(chui)大(niu)誌(bi)的人那麼多,可全年參加15站排名賽、4站邀請賽並勇奪三冠的尼爾·羅拔臣,卻真的都做到了。

  在賽季開始前,羅拔臣便已經透露過整個賽季的作戰計劃。他希望獲得球員錦標賽和巡迴錦標賽的參賽資格,是他決定頻繁參賽的原因,結果在這兩項賽事里他都戰到了最後,雖然結局並不圓滿,但是兩個亞軍仍舊帶來了11萬的獎金,要知道,凱倫·威爾遜在保羅·亨特賽和德國大師賽,吭吭哧哧的從128人打起而收穫的兩站冠軍,獎金加起來才有10萬。

  他表達過將要參加全部中國舉辦的賽事,並坦白地說因為獎金豐厚,所以四站排名加上上海大師賽他都來了,雖然在玉山和廣州都沒打出好的表現,可僅憑國錦賽亞軍和中國公開賽冠軍,他就累計收穫了30萬獎金,剛好占到了整個賽季目前為止的一半。

  “你打得比賽越多,獎金就越能激勵到你。看看馬叔,之前他還說考慮退役呢,結果上賽季他狂賺90萬鎊。現在桌球的獎金水平只會越來越高,球員當然也會為此付出努力,儘可能去創造好成績。你只需要一次好成績,就能贏到很多錢。我們一開始去中國打比賽時,冠軍也就能拿到3萬鎊,現在你能拿到15萬鎊,甚至20萬鎊,看到這個獎金頂級球員可高興壞了。”

  他也直言仍舊會戰略性放棄一些小比賽,所以保羅·亨特賽、單局限時賽、直布羅陀賽沒去,印度賽也放棄了正賽,在“說到做到”方面,羅拔臣簡直堪稱典範。上賽季由於一度掉出前16從而錯失大師賽,著實給了他不小的刺激。但這個賽季,他徹底撕掉網癮男孩的標籤,成為又一位勞模,努力練球、勤快的參加比賽,也確實取得了不錯的回報。

  單賽季六次打進排名賽決賽、拿到三個冠軍,看上去雖然不及沙比和丁俊暉的五冠壯觀,卻均創造了他個人最好成績。排名賽冠軍數反超沙比領跑80後,世界排名已經悄然排到了第四,讓所謂的“奶爸魔咒”碎得稀爛,並且連續第11個賽季收穫冠軍,當然這一點打完里加賽便以完成了。

  最可怕的還有,2月11日生人的尼爾·羅拔臣,在37歲生日的那一天開啟了威爾士公開賽的征程,隨之連續參加的四站比賽,他全都闖入決賽,兩冠兩亞。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奧蘇利雲存在、沒有他橫在了球員和巡迴兩項比賽最後關頭,年過37的羅拔臣幾乎就要隻手打垮整個桌球界了。

  中國公開賽,羅拔臣從正賽第一天第一時段便登場亮相,一直堅持到了最後一刻,他目睹著一個又一個高排名選手出局,直到自己躺著變成奪冠頭號熱門。他從連贏5局逆轉梅希文,到1局未失連勝魯寧、基爾吉,雖然佈雷切爾和利索夫斯基心中一定都哼唱著“嘿喲嘿喲拔蘿蔔”,但最終,還都落得了“嘿呦嘿呦拔不動”的結果。在這個冷死人不償命的賽事中,羅拔臣一己之力將冠軍留給了32強中世界排名最高的選手,也就是他自己。哪怕從一開始就抱怨北京賽場的上座率、票價,但毫無疑問,他才是現場被要求籤名最多的那一個,因為比他更受歡迎的,都沒留給球迷什麼機會。

  自里加賽之後一段時間里,羅拔臣的確陷入了平庸,輸給過羅弘昊敗給過李行,還屢次被馬克·艾倫按得喘不過氣,但當艾倫、小特和火箭輪番坐莊的時期結束後,尼爾·羅拔臣便成為最常出現在戰報里的名字,這麼說吧,我電腦“L”鍵都按壞了,但我很少打“羅”尼,也常用小特代替特“魯”姆普,所以這鍋,“蘿”卜應該跑不了。直到China Open結束,他在單賽季排行耪上成功超越火箭和小特,躍居第一,此時你才能發現,即便他除了紮眼金髮和緊俏小屁股之外,在成績上未必最為搶眼,可他顯然已經是本賽季最大贏家了。

  中國公開賽的奪冠還有另外一大意義,相信您也已經瞭然於心了,那就是左右了世錦賽簽位排序。成功攀升到世界排名第四,讓羅拔臣逃離了奧蘇利雲、沙比、卓林普、丁俊暉駐紮的下半區,順便還把本賽季一直克自己的馬克·艾倫也推了過去。

  而他自己則跑去了上半區,這半壁江山彙集著誰呢?馬克·威廉斯、約翰·希堅斯、肖恩·梅菲,絕對是本賽季名氣大於成績的四巨頭之三(還一個是誰不說了);鶴健士、賓賀姆、威爾遜,1.5線級別的最佳代言人;還有一個本賽季對自己保持不敗的大衛·吉爾伯特(1勝0負),也就是TOP16里的副班長。這麼說吧,如果羅拔臣保持自己近兩個月的狀態,其他人又不會忽然開掛的話,打進決賽應該是他沒有藉口的目標,這也就是為什麼他的冠軍賠率在上半區所有人中高居第一的原因。

  當然,沒人會忘記一年前,他在世錦賽正賽首輪輸給米爾金斯的囧樣,如他自己所言“那肯定是令人失望的,因為人們會根據你的世錦賽表現評價你。下半賽季我有幾站打得很不錯,當時去謝菲爾德時感覺很好。但首輪對於種子選手而言是非常艱難的,因為經過資格賽打進來的球員個個狀態爆棚,很積極很自信也很享受比賽。”所以並不是說世錦賽之前表現好,就一定能打出個子醜寅卯,就像你一模、二模全校第一,高考也未必不會趕上跑肚拉稀,一個道理。

  打個牙磣一點的比方,如果將一個漫長的桌球賽季視為一次十月懷胎,拿到第一站和倒數第二站奪冠的羅拔臣,算是體驗過了頭一炮的渾身抽搐、和宮縮前的緊張刺激了,能不能經曆痛苦分娩並功德圓滿,就看世錦賽這半個月的一哆嗦了。別忘了,本賽季期間他還曾說過“如果自己生涯只拿到一次世錦賽冠軍,將會非常失望”這樣的話哦。

  來自 撞球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