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隻影子股“攀親”科創板 誰在“捕風捉影”?
2019年04月10日08:04

原標題:近百隻影子股“攀親”科創板 誰在“捕風捉影”?

“拐了八道彎參股了一點點,這個‘親戚’關係有點遠。”一位投資者在股吧中評價個別上市公司與科創板後備軍企業的股權關係。

截至4月8日,已有52家企業進入科創板受理名單,“沾親帶故”的A股影子股約百隻。但如上述投資者感歎的,不少上市公司是經過多層股權關係間接持有受理企業股權,一個合夥型股權投資基金背後有三個以上上市公司的情況也不鮮見。據記者不完全統計,直接持股科創板受理企業的影子股不足10只,超八成影子股實際參股比例低於5%。

大部分科創板企業的影子股都吸引到了炒作資金,股價普遍出現上漲。不過,近期影子股熱度有所降溫,業內人士也提醒,“捕風捉影”或許能搶占先機,但長期看能獲利多少並不確定,價值可能虛高,存在回調的空間。

影子股“兩極分化”:“攀親”or“撇清”

雖然目前科創板公司上市還停留在受理階段,但靈敏的“影子股”早已爭相“露臉”。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目前52家科創板受理企業背後有約100只A股影子股。

早在今年1月下旬,上市公司兆馳股份就在回答投資者提問時表示,公司2017年10月時參投的股權投資基金甲子普,投資項目之一就是科創板後備軍容百新能源。該消息帶動了兆馳股份股價大漲,從2.2元左右在一個半月內上升到3.6元,漲幅超60%。隨後稍有回落,截至4月9日收盤報3.27元。

不只是兆馳股份,銀億股份、森霸傳感也曾先後在互動平台“自曝”與容百新能源的關係。

3月5日起,奧飛娛樂接連曝出諾亦騰、光年無限和樂相科技三家子公司有意衝刺科創板,奧飛娛樂對這三家公司持股比例分別達5.12%、5%、9.42%;3月18日,聯創互聯則透露參股的蟻視科技、行圓汽車均有意申報科創板,其分別持有二者7.36%、9.07%股權。

雖然這五家企業目前上市未成,股價先行,奧飛娛樂和聯創互聯的股價近期接連攀升。其中,奧飛娛樂在3月5日公佈消息後的半個月內,股價從6.88元最高上漲到10.19元,之後震盪下跌,截至4月9日收盤報8.34元;聯創互聯的股價也在3月中旬發佈消息後從8.16元一路上漲到9.09元,截至4月9日收盤報8.4元。

記者注意到,有投資者偏好小盤股,在股吧提問中詢問還有哪些體量偏小的上市公司與科創板有關聯。一位金融業分析師表示,這是因為偏低的流通值更方便能炒起來,加上目前科創板概念很熱,是炒作資金獲得短期收益的一個選擇。

熱潮之下,有公司“攀親”科創板,也有公司“撇清”與科創板的關係,拒絕蹭熱點。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8日,著急與科創板撇清關係的上市公司包括泰達股份、空港股份、康緣藥業、仙鶴股份、華勝天成、上海醫藥、天壕環境、蔚藍生物、四川成渝等。

其中,華勝天成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公司全資子公司及嘉興琺碼不參與晶晨半導體的經營管理活動,對公司目前經營業績影響較小。

江蘇北人的影子股仙鶴股份,股價在3月下旬連續3個交易日內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超過20%,引來交易所問詢。其後公司於3月27日晚間發表公告稱,經自查,公司不持有江蘇北人股份,公司實際控製人間接持有江蘇北人的股份,另外公司監事張久海擔任江蘇北人的董事非本公司委派。公告次日,仙鶴股份股價開盤便下跌4%。

超八成影子股實際參股比例低於5%

影子股也分遠近,哪些公司持股比較貨真價實?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目前科創板受理企業背後的影子股中,實際參股比例高於20%的僅2只,參股比例達10%-20%的為3只,參股比例為5%-10%的有4只,有超過八成的上市公司實際參股比例不到5%。

以虹軟科技為例,有至少9家A股上市公司出現在其關聯圖譜中,但其中華孚時尚、通鼎互聯、伊利股份都是通過合夥型股權投資基金華泰瑞麟參股,而華泰瑞麟持有虹軟科技的股份比例僅為1.81%,三家公司可分的“蛋糕”十分有限。

通過另一個合夥型股權投資基金嘉興驊軒參股虹軟科技的也有三家,分別是華策影視、美盛文化和思美傳媒,然而嘉興驊軒持股虹軟科技的比例更低,僅為0.64%。此外,華昌化工、中超控股、天奇股份分別通過瑞華投資、蘇民無錫這兩個投資合夥企業參股,兩個合夥企業持有虹軟科技的比例也均不到1%。

鉑力特背後的影子股中,同樣有三家上市公司通過同一個合夥型股權投資基金參股,分別是百隆東方、陽光城和廣州發展,而被借道參股的三峽金石,僅持有鉑力特2%股權。傑普特的關聯圖譜中,還出現5隻影子股同借一家投資創新集團參股的情況。

除了此類直觀可見的低比例持股,有的上市公司手持股份看似不少,但再經一層股權穿透後也低於5%。例如南京微創的股東中,深圳市中科招商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股30.18%,後者的股東又包括上市公司北京城建和鄂爾多斯。其中北京城建持股30%,由此參股南京微創比例為9.05%;鄂爾多斯持股14.25%,參股南京微創的比例就僅為4.3%。

更多的上市公司,與科創板受理企業間隔的股權層數還不止一層,著實是個“遠親”,實際參股比例甚至不足1%。例如上市公司新湖中寶,與科創板後備軍晶晨半導體之間,相隔了智新科技、精確芯元、青島天安這三層關係。

不少上市公司“共用”參股渠道

眾多科創板影子股中持股不繞彎子的“近親”很少,只有不到10家上市公司。其中,通化東寶直接持有特寶生物33.94%股份,直接持股比例最高;其次是中科曙光,持有中科星圖23.29%股份。

此外,啟明星辰直接持有恒安嘉新14.21%股份;光線傳媒直接持有當虹科技10.53%股份;北京城建持有二十一世紀空間技術4.1%股份;聯明股份持有江蘇北人3.11%股份;大港股份持有天奈科技0.88%股份,另一家上市公司新宙邦持有天奈科技3.95%股份。

上市公司還通過全資子公司或孫公司參股,與科創板後備企業也是“直系”關係,實際參股比例不減價扣。例如千方科技通過全資子公司北大千方持有鴻泉物聯網19.94%股份,卓翼科技通過全資子公司翼飛投資持有容百新能源0.47%股份,華數傳媒通過全資孫公司參股當虹科技4.47%股份等。

業內人士表示,影子公司或其子公司入股了科創板申報企業,將直接受益於其未來的業績增長。

與遊資不同的是,不少機構早已提前潛伏。記者統計發現,目前以7家保薦企業領跑的中信證券,通過全資子公司中信投資參股了四家科創板後備企業,分別是當虹科技、賽諾醫療、瀾起科技和苑東生物,持股比例分別為1.49%、1.34%、5.02%、2.78%。

同樣參股了四家科創板後備企業的還有中興通訊,分別參股了光峰科技、微芯生物、安集微電子和傑普特,但都不是通過旗下全資公司持有,且比例均不高。

前述提到,不少上市公司是“共用”一個渠道參股科創板企業,例如和中興通訊同時借道了紅土投資、深創投來參股的廣深鐵路、大眾公用、粵電力A等上市公司,也各自手握三家科創板受理企業。TCL集團、北京城建、中衡設計等上市公司分別參股了兩家科創板受理企業。

通過基金“搭橋”持股面臨存續期限製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上市公司是間接通過股權投資基金等形式參股。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向記者介紹,一般而言,股權投資基金是由幾個投資方共同出錢,設立的一個投資主體,可以是公司形式,也可以是合夥企業,合夥企業形式設立的就可以稱作“合夥型股權投資基金”,這種在市場中較為常見。

而股權投資基金有存續期限的問題。一位基金業分析師表示,按投資時間長短來分,股權投資又可分為戰略投資和財務投資,財務投資時間相對短,公司多是想通過參股來獲取收益,並無左右甚至控製被投資公司的意圖。

合夥型股權投資基金甲子普便是一例。兆馳股份、銀億股份、森霸傳感三家公司均是以合夥型股權投資基金參股容百新能源,參股比例均較低。

記者根據兆馳股份透露的參投議案,通過公開資料查詢發現,甲子普的存續期限自其首次交割日起算,至首次交割日的第八個週年日為止。為有序清算所有投資項目,執行事務合夥人可自行決定將存續期限延長兩次,每次一年;或可根據協議約定而相應縮短。此外,甲子普的股權投資主要通過上市流通變現、被戰略投資人購併、股權轉讓等渠道退出。

為三家上市公司“搭橋”參股虹軟科技的深圳市華泰瑞麟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存續期還有一年就將期滿。企查查數據顯示,該投資基金成立於2014年9月,存續期6年,營業期限至2020年9月。

從參股目的看,也有上市公司明確自己是財務投資。3月25日,上市公司華勝天成發佈公告稱,全資子公司天津華勝天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嘉興琺碼22.6%股份,不參與投資決策;嘉興琺碼持有科創板受理企業晶晨半導體1.07%的股份,占比較小,屬於財務投資。

分析:概念股價值可能虛高 投資需理性

隨著公司陸續發聲“撇清”科創板關係,市場情緒也漸趨理性,科創板影子股的熱度有所減退。

例如直接持有特寶生物33.94%股權的通化東寶,在3月27日特寶生物科創板上市申請獲受理的消息公佈當天,股價一度漲逾7%,但28日就高開低走,截至4月9日收盤報17.19元,比28日開盤的19.89元跌去約13.57%。

於3月22日首批公佈的受理企業之一安翰科技,背後的影子股上海醫藥,股價也從23.66元的高點震盪下滑,加上公司3月25日表示持股安翰科技占比較小,對公司幾無影響,至4月9日收盤,公司股價報21.27元,近11個交易日累計下跌約10%。

參股另一家首批受理企業江蘇北人的軟控股份,股價也從消息公佈後的約7元高點,滑落至4月9日收盤的6.36元,下跌約9%。

整體來看,首批申請科創板企業公佈至今已有11個交易日,其間大盤上漲4.37%,但據記者粗略統計,約半數影子股股價下跌。

從股吧和投資者平台上的評論看,目前不少投資者也越來越理性地分析影子股持股情況,不過仍有投資者認為,持股比例低不重要,“炒股票講究的是噱頭,必須有,才有的炒。”

對此,中信證券提醒,股市中,“捕風捉影”或許能占得先機,但是其中虛實,還是希望投資者能探究清楚,切勿聽風就是雨。

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也表示,從短期趨勢、資金、市場預期來看,影子股確實有上漲潛力,因為科創板的政策高度、市場關注度都很高,所以每一次重大進展都會有資金追捧,造成相關股票上漲。但從長期價值、基本面、實質來看,科創板市場化定價詢價機製的實施,定價、漲幅也將回歸理性,意味著影子股是否能夠獲利、獲利多少還不確定,相關概念股的價值可能虛高,存在回調的空間。

還有業內人士進一步分析稱,在宏觀經濟基本面沒有徹底改觀、市場仍然是存量資金博弈的格局下,宏觀經濟增速下滑、上市公司商譽減值、企業盈利能力下降、銀行不良資產率上升、外部環境惡化等因素決定了不存在大牛市的基礎。科創板推出能夠導致大牛市的可能性不大,未來市場最大的可能仍然是板塊輪動的結構性行情。

新京報記者 程維妙 編輯 陳莉 校對 賈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