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護林人自家林地被伐當天被刑拘 警方:無關愛林愛鳥
2019年04月10日20:28

原標題:知名護林人自家林地被伐當天被刑拘 警方:無關愛林愛鳥

新京報訊(記者 王瑞文)昨日(4月9日),網友@提問時間發佈微博稱,4月3日四川省德陽市廣漢民間護林人廖全福的林子因防火被砍,同日,廖全福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微博還稱,多年來,廖全福維權要求德陽市電業局將變電站從其林地中搬移,以減少對林地周邊40多種野生鳥類的影響。今日(4月10日)上午廖全福的女兒廖麗(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父親廖全福的“鷺電”之爭已持續多年,但問題一直未解決。4月3日上午,其父親去德陽市政府反映情況,家人下午收到了父親被刑拘的消息,而自家林子的樹木也被人毀壞了十幾棵。

今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聯繫到了四川省德陽市公安局旌陽區分局政治處吳主任,對方表示,廖全福被刑拘的原因是涉嫌尋釁滋事,目前羈押在德陽市看守所,“他被刑拘和愛林、愛鳥無關,他在長江西路上拿汽油和打火機要點,這是用極端手段危及自己和社會。”

廖全福的女兒稱,家中有十餘棵樹木被砍。受訪者供圖

有人翻牆進入園中砍樹十餘棵

廖麗告訴新京報記者,其父親於4月3日一大早前往德陽市政府反映變電站的相關情況,自己和母親在家中,但父親離開後沒多久,有幾個人從家中圍牆外翻了進來,“早上8點多,有幾個人翻牆進了我家園子,他們進來後把門打開又放了一些人進來。”

廖麗說,當時她和母親都受到了驚嚇,那些人一進入園子便開始砍樹,“他們進來就把輸電線路旁邊的樹砍了,一共砍了十幾棵,現在正是鳥兒的繁殖期。”在砍樹時,對方向她們出具了一張《危及電力設施重大安全隱患緊急處置告知書》。

據廖麗提供的《告知書》顯示,“你在我單位管轄的廣漢市南豐鎮雙福村220千伏變電站輸電線路保護區內種植的銀杏樹、香樟樹、白楊樹、黃桷樹等樹木,與輸電線路淨空距離已不滿足相關規程標準的安全規定。”廖麗說,她家與變電站相距很近,此次被砍伐的樹木都在自家承包的林地上。

《告知書》中還寫道,“隨著樹木的自然增長,我公司在近期觀測時,發現110千伏福炳線下的樹木與導線的垂直距離僅有0.7米左右,已達到擊穿放電的極限值,已經有放電的情形,其他各處的距離均在不斷縮小,已嚴重危及電力設施的安全運行,隨時將導致線路跳閘,造成大面積停電,同時對過往行人造成極大的觸電風險。根據《四川省電力設施保護和供用電秩序維護條例》第二十條之相關規定,我公司將立即依法採取措施,砍伐線路下的樹木障礙,消除現實危險。”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此份《告知書》落款處蓋章單位為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廣漢市供電分公司。

廖麗說,當天下午,她收到了德陽市公安局旌陽區分局的通知,“家裡正因為砍樹的事亂成一團,父親又被刑拘了。”

據廖麗提供的一份由德陽市公安局旌陽區分局出具的拘留通知書顯示,“我局已於2019年4月3日17時將涉嫌尋釁滋事罪的廖全福刑事拘留,現羈押在德陽市看守所。”

今日(4月1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從旌陽公安分局證實廖全福被刑拘一事屬實。

德陽市公安局旌陽分局出具的拘留通知書。受訪者供圖

長達7年的“鷺電”之爭

“我父親因為樹林和變電站的事得罪了很多人,在他們眼裡,我父親就是個刁民。”廖麗說。

廖全福是四川知名的愛鳥護林人,其愛鳥護林事蹟曾被多家媒體報導,也被大家稱為“白鷺哥哥”。四川日報曾報導,1998年,雙福村村民廖全福在村里承包了30畝荒地進行園林苗木種植,準備在樹苗長成後進行苗木交易。5年過去,廖全福的樹苗種植成林,林內飛來了不少白鷺在此棲息、繁衍,從最初的幾十隻逐漸發展到上百隻。在廖全福一家人的努力下,每年夏天有近萬隻鷺鳥來到雙福村這片30畝的林地停留、繁衍,種類包括白鷺、野生白鶴、夜鷺、牛背鷺、池鷺、貓頭鷹、八哥等。

2011年9月底,廖全福得知,苗圃相鄰區域要建一個220KV的變電站,相關部門希望他將林地騰出一部分,供建設變電站使用,但被其拒絕。

廖全福認為,自己林地中棲息的鳥兒多為鷺鳥,它們是非常敏感的動物,對環境要求較高,建設變電站會影響鳥類的棲息和覓食環境。

廖麗說,在變電站建設前,父親曾嚐試阻止,在他的努力下,2012年建變電站的位置後移,未占林地。

但廖家的“鷺電”之爭並未就此結束。

由於林中鳥類仍受到變電站的影響,廖全福繼續向相關部門反映問題,並質疑2010年製成的《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中對於生物多樣性的描述。

據廖麗提供的德陽市南豐鎮220千伏輸變電工程項目的《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在生物多樣性一欄中,其表述為,“在評價區域內無珍稀瀕危及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此外,在環境保護目標中對野生動植物的影響表述里,廖全福林地中的鳥類並未列入其中。《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認為“人類活動頻繁,生物多樣性貧乏,動物以常見的飼養動物為主,野生動物較少,主要為常見的野兔、田鼠等小型動物。”

但在野生動物學報2017年第4期的《人工苗圃鷺類繁殖集群研究》一文中,有學者曾在2014年4月至6月,採用直接觀察法對廣漢市南豐鎮雙廟子村村頭的一塊人工苗圃內繁殖的4種鷺科鳥類的繁殖集群進行了監測。通過計算得出,白鷺2243只,牛背鷺2416只,夜鷺1092只,池鷺140只,鷺科鳥類總計5891只。新京報記者查詢後發現,夜鷺屬於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該論文致謝部分曾感謝白鷺園主人廖全福。廖全福女兒廖麗告訴新京報記者,該論文研究對象中提到的雙廟子村,就是雙福村的另一個名字。

2013年7月22日,四川省環保廳作出行政監督決定,認為廖全福所稱的30畝生態林為個人租用其他村民的耕地用作苗圃種植,不屬於生態林和鴨子河濕地自然保護區組成部分;變電站採用國家電網公司標準化設計,具備成熟的消防系統,對苗圃無火災隱患,且《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中記載了公眾調查的情況,不予撤銷。

廖全福不服,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3年12月22日,成都中院認為,四川省環保廳的監督決定對原告權利義務並未產生實際影響,裁定駁回了廖全福的起訴。廖全福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再次被駁回。

旌陽警方:廖全福被刑拘與愛林愛鳥無關

今日(4月1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就廖全福被刑拘當天林地遭伐一事聯繫到了四川省德陽市公安局旌陽區分局政治處吳主任,其表示,廖全福被刑拘的原因是涉嫌尋釁滋事,目前羈押在德陽市看守所,“他被刑拘和愛林愛鳥無關,他在長江西路上拿了汽油和打火機要點,這是用極端手段危及自己和社會。”

吳主任稱,4月3日,廖全福因砍伐樹木一事不滿,到德陽市政府信訪,“之後他對答覆結果不滿意,便開車前往市政府附近的長江西路,停車後他拿汽油出來,準備澆在自己身上後點火。”

據吳主任介紹,長江西路是德陽市最繁華的道路,廖全福的行為是用極端手段危及自己和社會。及時發現該情況後,旌陽區公安分局便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其刑拘,“我們注意到了網上的輿情,公安不會沒有證據辦案,監控錄像我們都有,目前市局也在對此事瞭解情況,我們會盡快發佈情況說明,公示大眾。”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編輯 白馗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