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老人去世留60萬遺產無人繼承 或將歸國家所有
2019年04月10日20:42

  原標題:[紫牛新聞]拾荒老人60萬元遺產無人繼承?弟、妹沒法證明親屬關係

  獨居老人外出拾荒時暈倒在路邊,被救助站送往醫院急救,在重症監護室昏迷近3個月後,老人不幸離世。由於老人未婚,並無子女,僅有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已多年不來往,老人去世後不僅無人料理身後事,留下的60萬元遺產隨之陷入僵局。

  4月10日中午,經過社區多次協調溝通,老人的親屬終於出面商量相關事宜。誰也沒想到,此時又一個問題出現了:親屬們不能證明與老人的血緣關係,醫院開不出死亡證明,老人的遺體至今存放在醫院,遺產處置也“擱淺”了。

  每月有3600多元退休金

  老人卻靠拾荒為生

  老人名叫曾維其,今年83歲,生前獨自居住在蘇州市姑蘇區胥江路136號小區23幢。蘇州市姑蘇區滄浪街道胥江社區工作站站長劉瑞菊介紹道,老人居住在小區23幢的車庫內已有20多年,是一位無兒無女的孤寡老人,“有一個親弟弟和一個親妹妹,可能生前與家人有矛盾,老人與家屬並不來往,一直是一個人住著的。”

老人居住小區
老人居住小區

  4月10日中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來到老人所住小區,看到住的車庫大門緊鎖,樓道內還停放著他生前拾荒用的小型三輪車。

老人的三輪車
老人的三輪車

  其實,曾維其退休後,每個月有3600元左右的退休金,可他卻常年以拾荒度日,撿一些廢舊的生活用品,比如塑料瓶、紙板、破銅爛鐵雜物,堆滿了整個車庫。胥江路136號小區業委會副主任周耀彬介紹說,曾維其僅有的傢俱就是一個床,住的房子其實並不小,大概有40多平方米,但由於堆滿了雜物,每次睡覺都要從雜物堆爬進去再爬出來,“人倒挺好,就是脾氣有點怪,”周耀彬回憶道。

  附近居民得知老人去世後紛紛表示震驚,據鄰居介紹,曾維其多年來格外省吃儉用,每天吃的飯是附近飯店的剩菜剩飯,用的水也是從小區旁邊的河中挑上來的。住在26幢的鄒女士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家裡沒水沒電,傍晚他會搬個爐子到門口燒飯吃,燒的都是撿來的剩菜剩飯,我們經常勸他不要吃這些,對身體不好,但不見他生病,沒想到這麼快走了。”另一位居民說,自己家裡燒了菜常常會給曾維其端一碗,他也每每表示感謝。

  摔倒昏迷被送往醫院搶救

  輾轉聯繫到家屬卻不肯出面

  “年紀大,獨居,靠拾荒度日,挺危險的,他是我們平時的重點關注對象,”胥江社區工作人員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我們幾乎隔三差五會去問問保安,有沒有看到曾維其出入,很關心他日常的行蹤。”

  意外發生在今年1月初,曾維其的鄰居來到胥江社區反映,稱已經好幾天沒人看見曾維其的身影了。社區工作人員立刻去他的住處尋找,打開房門後發現屋內空無一人,經過兩天的搜索無果,社區向轄區派出所報了警。

  事實上,正當社區到處尋找曾維其時,有人也急著想要聯繫社區。1月14日,胥江社區接到來自救助站的電話,得知曾維其拾荒時不慎從三輪車上摔倒,當即陷入昏迷,被送往蘇州市立醫院北區搶救。當時曾維其身上沒有任何聯繫方式,唯一的線索是他隨身攜帶的一張公交高齡卡,救助站和警方通過公交卡查詢到老人的戶籍所在地。

老人居住的樓棟
老人居住的樓棟

  入院後,曾維其因肺部感染、腎臟、肝功能等多個器官衰竭,一直躺在ICU內處於昏迷狀態。考慮到獨居老人生病不能沒人照顧,而曾維其在胥江社區登記的材料上沒有任何親屬的聯繫方式,無奈之下,胥江社區只好聯繫媒體發起尋人。很快,社區收到了知情人提供的信息,獲知曾維其有一個弟弟在蘇州。後來,在滄浪派出所的幫助下,胥江社區聯繫上了曾維其的弟弟曾為達,同時得知曾維其還有一個妹妹在浙江。遺憾的是,由於種種原因,親屬們不願前來處理老人住院的事情。

  面對這一棘手的情況,胥江社區工作人員一方面繼續與曾維其的家屬積極溝通,一方面為老人補辦醫保卡,解決他在醫院後續治療的費用。2月15日,蘇州市立醫院北區醫務科打電話到胥江社區,告知曾維其在ICU治療一個多月,費用總共花去了30萬元,醫保結算後6萬元自費作為欠款,希望社區盡快協調處理。此後,社區工作人員多次聯繫曾維其的侄子、侄女,對方均表示拒絕負責此事,或不接電話。

老人躺在醫院
老人躺在醫院

  親屬出面處理後事

  證明與老人血緣關係成難題

  4月8日早晨,曾維其不幸於醫院去世,老人名下60多萬元的財產無人繼承、拖欠醫院9萬元醫藥費、領取喪葬費等多方問題都無人可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相關規定,遺產應為法定繼承。“由於曾維其生前並未立遺囑,也並未有妻子,子女等第一順序繼承人,故由第二順序繼承人兄弟姐妹繼承,且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財產的份額,一般應當均等,”江蘇華為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璐介紹道,如遺產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則遺產歸國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體所有製組織成員的,遺產歸所在集體所有製組織所有。

  4月10日中午,曾維其的弟弟、妹妹以及侄子、侄女終於來到了胥江社區,商討處理曾維其身故後的事情。曾維其的侄女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大伯生前很少與他們來往,她只聽到過父親、姑姑與大伯通電話,“但沒說幾句就吵起來了,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面。”曾維其的侄女婿表示,老人的遺體仍存放在醫院,按照蘇州的風俗習慣,去世後三天要出殯,當務之急要找到親屬們與老人的關係證明。困難的是,曾維其自小與兄弟姐妹分隔兩地,成年後也不大來往,所隔年代久遠,戶口本、工作表等可以證明兄弟姐妹血緣關係的證件,更是尋不到蹤跡。

  姑蘇區滄浪派出所建議,可以去檔案館查找曾維其父親、曾維其本人及其弟弟妹妹退休前所在單位的工作表,看是否有登記家庭成員,找到這個材料,就能去公證處開具相關親屬關係證明,處理曾維其的後續事宜了。

老人的侄女婿和站長劉瑞菊諮詢相關事情
老人的侄女婿和站長劉瑞菊諮詢相關事情

  曾維其的侄女婿表示:“由於老人生前和嶽父之間的糾葛,導致沒能及時過來處理老人的事情,給社區添了不少麻煩,感謝社區和各方工作人員所做的努力,後續,我們會盡快開具證明,處理好老人的身後事。”截止記者發稿時,曾維其的親屬已經前往老人家中搜尋相關資料,奔波辦理曾維其殯葬、遺產處置等事。

站長劉瑞菊和老人侄女
站長劉瑞菊和老人侄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