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妍希:在婁燁的鏡頭裡創作,是很過癮的事情
2019年04月10日16:05

原標題:專訪|陳妍希:在婁燁的鏡頭裡創作,是很過癮的事情

婁燁拍電影除了題材和表現方式“大膽”,還有個出了名的長項,就是“挖掘”演員。早年的周迅、郝蕾、齊溪,在婁燁的電影里都貢獻了最具代表性的表演,而幾乎堪稱“禦用”的秦昊,每每嘴上說著以後不拍婁燁的電影了,又難捨合作。這些年婁燁開始與越來越多不同類型的演員合作,《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中有井柏然、馬思純、陳妍希,更新的一部《蘭心大劇院》則有鞏俐、趙又廷、小田切讓。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上映7天獲得超過5700萬票房,陳妍希飾演的連阿雲被視為最大的驚喜。作為一部懸疑片里的線索人物,阿雲出場的戲份不是最多,但貫穿了人物的不同階段。電影里的阿雲,出身紅塵風月,重情義也有私心,有獨當一面的精明,也有癡纏不清的委屈。信奉愛人最終淪為交易工具,直至成為喪了命的犧牲品,角色本身命運和性格的複雜程度遠超過陳妍希以往扮演的角色。

陳妍希飾演連阿雲

從“校花”標杆沈佳宜到在網絡上被調侃的小“籠”女,陳妍希一路的成長有驚喜也會有些小插曲,恍然一算,35歲的年紀,也到了一個女演員需要摘掉某些過往既定印象標籤的時候。

對於自稱“這兩年自己人生階段的變化比較大,對生活也有更豐富的體會”的陳妍希來說,“連阿雲”來得正是時候,電影上映當天,陳妍希在微博曬照,評論區粉絲們紛紛奉上了“從影最佳”的超高評價。要說顛覆印象,她的確是最大的。“銀幕上那個人我自己都有點認不太出來。”看到成片時,陳妍希的第一反應是陌生,“我很喜歡這種感覺,看到了一個自己都沒想像過的自己。”

在婁燁電影里的表演方式也讓她愛得不行,導演不喊停,演員就得不斷把自己的東西不斷給出來,為了能“給”,就必須入戲很深。為了準備角色,她一度揣摩阿雲的情緒,幾乎三天沒睡著覺,而這樣的狀態又剛好被婁燁捕捉在鏡頭之下。“只要婁導願意再找我拍他的戲,不管角色大小、不管幾次我都會去的。”

【對話】

導演讓你畫一朵花,但不會限製你用什麼畫筆

澎湃新聞:大家都說婁燁是個很會調教演員的導演,對此你有什麼體會?

陳妍希:跟婁導合作是非常特別的,比方說他會給你一個畫布,告訴你他想要你畫一朵花,但不會限製你要用什麼顏料、畫筆,而是讓你非常自由去創造,所以演員能在裡頭遊走的空間滿大的,直到他喊卡,你就會知道差不多達到了。當然其中他也會引導你,往他想要的方向去,所以能在他鏡頭裡創作,是一件很過癮的事情,能夠盡情發揮作為演員的主動性。

我到現在還很高興和意外婁導願意,把阿雲這個人物交給我,很多朋友都說和我以往形象差別很大,我也看到自己沒有過的一面,這是婁導令人敬佩的地方。

澎湃新聞:之前有為出演這部作品做怎樣的功課和準備?對婁燁的認識是怎樣?

陳妍希:之前透過查一些年代流行信息來瞭解,像是當時火紅的綜藝節目、偶像明星、社會事件等等。其實婁導的造型梳化團隊以及美術道具幫上很多忙,裝扮上了,再加上場景都很符合年代的氛圍,好像自然而然就來到了那個時代的樣子。

我一直都很喜歡婁導的作品,《蘇州河》、《浮城謎事》、《推拿》等,婁導的作品寫實中帶有殘酷又刺激的情緒,還透著人性的溫柔,非常有創作者的個人魅力。不過我第一次看到他時,就發現他的笑容很可愛溫暖,直到現在也還是這麼覺得,就是個本人跟作品反差很大,實際上很萌的人。

澎湃新聞:拍攝的狀態是怎麼樣?做了哪些即興的發揮?

陳妍希:阿雲每場戲情緒都挺重的,很多台詞到最後都是讓演員即興發揮。像是阿雲跟小諾在家裡的那場,其實導演給的框架非常小,就是告訴我們:你們在這個家裡自由地玩就好,阿雲哄小諾睡覺,所以那一場台詞、動作都是即興發揮。

澎湃新聞:和你對手戲最多的秦昊和婁燁已經非常默契,他有沒有教你一些演婁燁電影的方法?

陳妍希:昊哥沒有特別跟我說演婁導電影的方法,他在現場就是氣氛擔當,他特別喜歡開玩笑,只要有他在,拍戲氣氛就會很好,等戲的時候也更常聚在一起聊天。

澎湃新聞:婁燁的鏡頭很多是手持跟拍的長鏡頭,這種拍攝方式下演員的表演會不會有什麼不同?

陳妍希:其實是會的,因為在拍很多比較即興的場次的時候,婁導並不會跟你說你需要往哪裡走,需要看到哪裡,他其實就是讓演員在那個空間裡面活著,讓你很自由地存在在那個空間裡面,所以演員在婁導的鏡頭下面是很有主動性和自主權的,你可以決定你想要往哪走,想要做什麼事情。

純粹天真又飽滿濃烈的連阿雲

澎湃新聞:阿雲應該算是你演過最複雜的角色了嗎?哪些地方讓你覺得是有挑戰的?

陳妍希:我第一次看劇本就非常喜歡連阿雲的這角色,我覺得很有情有義,對愛情帶著既世故又不世故的態度,很純粹天真又很飽滿濃烈的矛盾,讓這個角色更真實。演出阿雲的時候,情緒悲傷、甚至崩潰的戲挺多的。我記得那場在雨中慢走的戲,拍之前三天我就一直在想這個角色,思緒很多,想了三天沒睡好覺,結果到了拍攝那天,我的狀態就非常憔悴,意外地適合那場戲該有的狀態,我想可能是我跟角色之間的一種緣分。

澎湃新聞:和小宋佳搶方向盤那場戲在電影里看來很驚險刺激,實際拍攝的時候是怎樣的?

陳妍希:當時拍攝這場爭執戲,的確是挺難的。因為小花姐(宋佳)要一邊開車,一邊還要顧忌我們的安全,但是我們倆又要有很大的爭執情緒,還有很多的動作,所以實際還是拍了很多遍。要怎麼能夠打得真實,又不會真的傷到對方,是有難度的。當時攝影師在后座不停地看我們兩個人的臉,他的拍攝空間其實很小,攝影難度很大。我記得那時候,因為動作大又激烈,我們倆拍到一半就要受傷了,所以都需要化很多的受傷妝,但是每次打到最後,我們的受傷妝就都打沒了,我們開玩笑說,這打的是“還我漂漂拳”。因為受傷妝打沒了,真的是“越打越好看”,所以每次拍完,我們還得補化受傷妝。

澎湃新聞:影片中對於情慾戲份,你的鏡頭似乎沒有宋佳的部分表現得直接,是對於這樣類型的戲會有包袱嗎?

陳妍希:這是劇本本身的安排,角色所經曆或想要傳達給觀眾的描述,就是如同大家看到的這樣。

希望未來能演出充滿強大能量的角色

澎湃新聞:這次大家都覺得你很顛覆,之前演的形象都比較青春、清純,現在接了一些更複雜空間更大的角色,是希望作為演員轉型嗎?怎麼看待演員的“型”?

陳妍希:之前演比較多小清新、單純直接的角色,有被認知的某個類型是幸運的,不能算是困擾。不過這兩年自己人生階段的變化比較大,對生活也有更豐富的體會,希望未來能演出更多角色是充滿更強大的能量的,比方說更有經曆或故事的人物,能傳達更獨立堅強的特質。當然也希望遇到更多好的劇本跟團隊。

澎湃新聞:前幾年因為生孩子工作稍微少了一些,現在怎麼平衡的事業和家庭?

陳妍希:現在有喜歡的工作一定還是會去做,但會儘量協調能把小星星帶在身邊,或是協調每個月至少要有幾天時間是能跟家人相處的。

澎湃新聞:這些年來大陸發展,從小龍女到鄧麗君,也面對了一些有爭議的角色,面對爭議這方面的心態有什麼樣的變化?

陳妍希:怕的話就不會接了。我接每一個角色之前都會想,要是很多年後想起來,不接這個角色會後悔,那我現在就會選擇去接。我覺得不是很需要去消化爭議或排解壓力,還是把心力放在怎麼演出角色才是最重要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