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詩詩佟大為的“新劇”太狗血,全是套路也只剩下套路
2019年04月10日18:11

原標題:劉詩詩佟大為的“新劇”太狗血,全是套路也只剩下套路

時下的電視螢屏真是乏善可陳,一眾積壓劇紛紛上陣。比如才上線的佟大為和劉詩詩的《如果可以這樣愛》就積壓了3年。對於一部有知名演員參演的都市情感劇,積壓這麼久,大概率是因為質量出了問題。果不其然,《如果可以這樣愛》雖然才剛開播,就因為其老套狗血的劇情,遭到許多觀眾的詬病。

《如果可以這樣愛》男女主角。圖源網絡

《如果可以這樣愛》改編自千尋千尋的同名小說,這是一部幾個小時就可以迅速翻完的三流小說,並不值得改編成一部46集的電視劇。它趕上了幾年前的IP熱潮,但凡是個有點影響力的小說都被買了版權,這才有了這個影視版。

劇版《如果可以這樣愛》講述的是,電台主持人白考兒(劉詩詩 飾)的丈夫祁樹傑,和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鋼琴家耿墨池(佟大為 飾)的妻子葉莎一起“殉情”,外界議論紛紛,白考兒和耿墨池深陷痛苦之中。兩人同病相憐,因恨生愛。白考兒亡夫的哥哥祁樹禮(保劍鋒 飾)為了阻止他們這場與世俗相悖的愛情,從中破壞。白考兒、耿墨池經曆重重困境和挑戰後決定好好相愛,不料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耿墨池進入彌留之際。這時一直阻撓他們愛情的祁樹禮站了出來,在生命即將終結之際將自己的心臟捐獻給了耿墨池……

整個劇情其實就是10年前韓劇里經常出現的套路的集合。前半段的故事走向,與2005年裴勇俊、孫藝珍主演的一部叫《外出》的電影頗為相似,孫藝珍飾演的舒英,其丈夫與裴勇俊飾演的仁書的妻子有了外遇,並不幸遭遇車禍。舒英與仁書在醫院邂逅,兩個遭遇愛情背叛的人漸漸發生了情愫。

韓國電影《外出》劇照,圖為男女主角。圖源網絡

而尚未播出的後半程劇情,又不免讓人聯想到2003年權相佑、崔智友主演的韓劇《天國的階梯》。權相佑飾演的誠俊和崔智友飾演的靜書深愛彼此,結果遭到靜書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泰華的阻撓,因為他也愛著靜書。但靜書不幸罹患眼癌,最後泰華以車禍自殺方式結束生命,將眼角膜捐贈給靜書,成全了誠俊和靜書的愛情……

《天國的階梯》截圖。圖源網絡

編劇圈中有一個“二百五概率”的調侃,用以形容有些影視劇套路陳舊,某些老梗出現的概率是百分之二百五。《如果可以這樣愛》就是這樣,觀眾在10年前言情偶像劇里看到的老梗,都可以在這部劇中得到重溫。

比如女主角各種慘的概率,是百分之二百五。像劇中的白考兒,丈夫與其他女人一起“殉情”;她放棄了丈夫的遺產繼承權,房子也要被收走了;丈夫生前留下一大堆債,她負債纍纍;工作上又被來勢洶洶的後輩取代……

再如男女主角各種偶遇的概率,也是百分之二百五。白考兒去心理康複機構查看丈夫的診療記錄,恰巧耿墨池也去了;白考兒去祁樹傑生前常去的酒店,恰巧耿墨池也去了……兩人總是在各種場合偶遇,然後不打不相識——最後依舊是百分之二百五的概率,兩人相愛了。

影視劇並非不允許有套路,事實上很多時候,觀眾觀看影視劇是想尋找“熟悉的東西”,是要滿足既定期待。癥結在於:一部優秀的大眾化劇集雖然以套路為基礎,但又有超越套路的地方——要求不多,按照編寫過《陽光先生》《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的知名編劇金恩淑的說法,5%就可以。因此,《如果可以這樣愛》的問題並不在於套路,它當前的問題在於,全都是套路,只剩下套路。

人物並非超越於套路之上,他們更像是滿足套路的“工具”,因此人物的行為動機缺乏可信度。比如白考兒,為了凸顯她的“慘”,連邏輯都不要了,結婚10年竟然不知道房產證有沒有她的名字,房產證在哪裡,也不知道丈夫的抑鬱症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觀眾也絲毫看不出她與丈夫的情感,因此她的絕望、她的恨意都不夠“動人”……

與丈夫結婚多年,但白考兒並不知道家裡的房產證這回事,缺乏生活邏輯。圖源網絡

概而言之,這是一部創作觀念停留在10年前,可看性還不如10年前言情劇的電視劇。這樣的劇集,比較適合繼續“積壓”,何必“重見天日”呢。

□李愚(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