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一座城:諾維茨基和達拉斯的相遇,真好
2019年04月10日14:15

原標題:一個人一座城:諾維茨基和達拉斯的相遇,真好

“正如你們預計的,這是我最後一場主場比賽。”

終究,諾維茨基還是說出了這句話。在自己代表達拉斯獨行俠出場了1666場比賽之後,這個已經在狂野西部奔馳了21年的“德國戰車”就這樣決定熄火了。

其實在4月10日對陣太陽的主場前,沒有多少球迷知道諾維茨基的真實想法。大家湧入美航中心球館,只是希望參與到“致敬21個賽季”的派對。就連老闆庫班都一再強調,“這場儀式只是為了致敬他的第21個賽季,如果他明年繼續打球,我還要再為他辦一場。”

遺憾的是,當球迷們還在聲嘶力竭地高喊著“再戰一年”的時候,諾維茨基突然含淚告別……

一人一城,傳奇天王。

41歲的41號

諾維茨基或許早就在心裡盤算好了這次告別演講,只不過他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在最後一次以球員身份踏入美航中心球館前,這位總是不修邊幅的德國男人精心打扮了一下自己——淺藍色西裝搭配著白色襯衣,然後繫著一條深藍色領帶。

一切看上去都和達拉斯的藍色格外相稱。

從球館停車場步入更衣室的這條路,諾維茨基走過千百遍,但這一次,時間彷彿格外久,因為獨行俠的數百名工作人員早早地就聚集在了停車場,統一穿著那件印有“41,21,1”圖案的T恤,為諾維茨基歡呼。

全場都是諾維茨基。

諾維茨基慢慢穿過人群,和每一位熟悉的工作人員擊掌。在身旁響起一聲聲“謝謝你,德克”之後,他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意外,可能他自己都沒想到,在主場的告別演出,從賽前的兩個小時就開始了。

事實上,獨行俠老闆馬克·庫班在一個星期之前就吊足了所有球迷的胃口,“我希望每一位球迷,在最後這個主場比賽日都能早早來到現場,然後遲遲不要散場。”

正因如此,賽前的美航中心球館外換上了諾維茨基的巨幅海報,場外的勝利廣場上鋪設了“藍色地毯”;餐飲區里,“德克漢堡”成為這個夜晚最重要的美食。

而在球館內,每一個座位上都放上了一件只屬於這個夜晚的德克限量版T恤,並且配上一張印有“41,21,1”的紀念版球票和一個特製的“德克大頭貼”加油板……

但這一切都只是這個夜晚的點綴。

“我們今天聚在這裏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感謝諾維茨基。”和諾維茨基一起打過606場比賽的德文·哈里斯在賽前致辭,他拿著話筒也有些哽咽,“和你一起打球是我畢生的榮譽。”

傳奇名宿們都來到了現場。

而在比賽中的每一次暫停,獨行俠都會在大螢幕上播放專門為諾維茨基精心製作的視頻,那些畫面記錄了諾維茨基在21年里的偉大瞬間,還有NBA球員和名宿們對他的評價。

庫班也給出了他的禮物,那就是將他曾經並肩作戰過的戰友,還有他人生里的籃球偶像一次性都請到現場。

所以,諾維茨基在比賽結束後看到巴克利、皮蓬、伯德、坎普和施拉姆夫這些傳奇球星並排站在球場中央為他送上祝福時,他已經完全抑製不住自己的淚水了。

倘若青春有張不老的臉……

21個賽季,他想吃個冰淇淋

或許是達拉斯的球迷太過熱情,或許見到了太多曾經熟悉的隊友,或許是他已經決心要給自己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個主場留下點什麼,41歲的諾維茨基打得很拚。

開場包攬了全隊的前10分,全場比賽出戰32分鍾得到30分、8個籃板、3次助攻和1個封蓋,創造了最後一個賽季的個人得分新高。

要知道在整個賽季,諾維茨基平均只打15分鍾,場均6.6分、2.9個籃板和0.6次助攻。

而在比賽中,諾維茨基從開場就顯得特別興奮,拚命地奔跑,然後一次次扛著對手的防守,試圖做出標誌性的“金雞獨立”。這個動作,就是他留給NBA的logo。

當然,諾天王留下的還有很多。

今年3月初,在對陣魔術的比賽里,諾維茨基職業生涯的出場總數超越了傳奇球星約翰·斯托克頓,躋身曆史第三位,而在他的身前,只剩下帕里什和賈巴爾兩尊大神。

而在隨後迎戰鵜鶘的比賽里,諾維茨基頂著對手的防守,命中了一記後仰跳投,擠掉名宿張伯倫(職業生涯總得分31419分),成為NBA曆史上總得分第六位的球員。

“能和這些偉大的名字並列,現在想想真的太不現實了。能在這個時刻完成這個成就,真好。”

諾維茨基說得輕描淡寫,但這個“里程碑”的意義卻超乎尋常——在NBA這70多年的曆史中,總得分能夠超過諾維茨基的“7尺長人”,只有偉大的“天勾”賈巴爾一人。

但當他的第21個賽季走到最後,這些紀錄終究只會成為冰冷的數據。但創造紀錄的那些瞬間,會長久留在獨行俠球迷的心中,因為那是諾維茨基一直在努力的證明。

21個賽季,他從沒有放鬆對自己的要求,一如既往地嚴格訓練,不多喝啤酒,不多吃甜食……

“在賽季結束後的第一個早晨,我想吃個冰淇淋。”這是他和妻子傑西卡許下的心願。

一支球隊一座城

諾維茨基是個容易感動的人,在宣佈退役的這個夜晚里,他曾經幾度眼眶濕潤,悄悄抹去眼角的淚水。但在比賽第二節,諾維茨基的情感徹底宣泄和爆發了出來。

即便是賽後一次性見到了5位兒時的“球場英雄”,即便是共事11年的主帥卡萊爾和一同戰鬥21年的庫班面對著他說出那麼多煽情的話語,諾維茨基都沒有像第二節間隙時哭得那麼激動。

那是因為在暫停時,諾維茨基在球場大銀幕里看到了一位位曾經和他合影的孩子。那些圖片和視頻留住了孩子們和諾維茨基最燦爛的笑容,但在現實中,有些孩子早已經離開了人世。

在美國有一個著名的“許願基金會”,那些處於嚴重疾病晚期的孩子們可以通過這個基金會許下願望,然後在臨終前得以實現。而在達拉斯,大部分這樣不幸的孩子都有一個相同的願望,那就是“見到諾維茨基”。

不管比賽的行程多麼緊張,不管他的訓練多麼疲勞,只要孩子們有這個願望,諾維茨基就一定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作為籃球員動員最美好的一件事就是能幫助那些有需要的小朋友,我的目標就是讓他們能夠開心,忘記病痛,就算我的努力微不足道,又或是只能幫助他們一小段時間,我也會努力。”

每一次,諾維茨基都會陪著孩子們讀書、下棋、玩遊戲,有時候,他還會帶著自己的吉他,扯著五音不全的嗓子唱一首孩子們最愛的歌曲。

那些醫院的護士和社工們回憶,“諾維茨基在陪著孩子們的時候從不會詢問時間,都是在工作人員提醒他陪護時間結束時,他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2004年,諾維茨基獲得了NBA頒發的社區貢獻獎,在此之後的15年時間里,他一直堅持陪伴著有需要的孩子們。

或許,諾維茨基對於社區的貢獻不像詹姆斯那樣驚天動地,沒有花費上億美元建立學校打造社區;他也不像姚明那樣跨越地域成為兩個國度之間最堅實的橋樑,但是諾維茨基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讓更多人熱愛生活。

2018年11月21日,諾維茨基從達拉斯市長手裡接過象徵著城市貢獻的“城市鑰匙”,在2011年之後,只有三個人在達拉斯得到過這個榮譽;而在2019年4月,達拉斯市政府更是將這個月定位“德克月”。

在10日的儀式上,查爾斯·巴克利說,“諾維茨基是我見過最友善的人”。而庫班的一句評價或許更準確,“他首先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好人,只不過剛好籃球打得很好而已。”

21個賽季,諾維茨基為NBA留下了太多美好的故事。如今球場上的傳奇告一段落,但他在球場下的光芒還會繼續閃耀。

一個人,一座城。達拉斯和諾維茨基的相遇,真好。

諾維茨基和韋德一起告別了NBA。他們的戰績和榮譽全部打平,更巧合的是,最後一個主場他們都拿了30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