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腰斬,資金流緊張,大量關店……汽車金融風口不再?
2019年04月09日11:16

文 | 凱恩 零和

2016年前後,汽車金融成為風口行業,大量資本湧入。

2018年,一批汽車金融公司上市,給市場交出了一份答卷。

風口之中,資本追捧;上市之後,卻一夜夢碎。

汽車金融的股票,表現都不太樂觀。除了點牛金融股價較上市時有所上漲,優信、易鑫、趣店、燦穀的股價,均出現了大幅下跌。

其中,優信、燦穀股價跌去了一半,易鑫與趣店蒸發了八成。

汽車金融領域還不斷爆出負面新聞:現金流吃緊,大量閉店裁員。

當年風光無限的汽車金融行業,為何遭遇如此困境?

01身陷困境

近期汽車金融的股價表現,實在讓人揪心。

自上市以來,優信的股價,總體呈走低態勢。

4月5日,優信收盤價為4.05美元,市值11.84億美元,不足上市時的一半。

在香港上市的易鑫,同樣面臨股價大跌的尷尬。

2017年11月上市後,易鑫股價一度達到最高點10.18港元,市值一度達到639億港元。

隨後,其股價一路下跌。截至4月8日收盤時,易鑫股價為2.05港元,總市值130.60億港元,較最高點下降了80%。

4月5日,燦穀收盤價為7.19美元,市值10.86億美元,與上市時相比,股價跌去近半。

號稱轉型汽車金融的趣店,股價表現也讓人擔憂。

趣店股價從上市時的34.35美元,下跌至4月5日收盤時的5.31美元,市值蒸發了85%。

除了股價腰斬之外,很多汽車金融公司也曝出了“現金流吃緊”的新聞。

今年6月,優信有一筆約12億元的可轉債將到期,如果屆時優信的股價不能高於發行價,將需要償還投資機構近12億資金。

這就是“對賭協議”。

但去年的財報顯示,優信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只有8億多,如果近期不能融到一大筆錢,其現金流將非常吃緊。

去年年底,第一車貸的很多員工自爆公司大量裁員,且存在“資金鏈斷裂”風險。

但事後,第一車貸發表聲明,對此否認。

曝出裁員新聞的,遠不止第一車貸一家。

2018年9月,業內傳出趣店大規模閉店和裁員的消息。

有消息稱,趣店大白汽車的門店,從巔峰時期的175家,縮減至40多家,還有說法稱,縮減到60多家。

閉店原因眾說紛紜。有人爆料是因為大白汽車發展過快,管理跟不上;有人稱是因為其經營模式存在問題,“許多庫存車滯銷”。

媒體去求證此事,趣店的回覆是:“這隻是一些線下門店的優化整合,優化產出比較低的門店。”

2018年12月,又有媒體報導稱,一天之內,超過80%的趣店“管培生”離開,趣店裁員人數達到200人,其中大白汽車就有100多人。

從整體上看,汽車金融行業失去了當年的風光,深陷股價大跌、現金流吃緊的困境之中。

02燒錢衝刺

汽車金融行業,曾經被奉為2017年金融科技的最大風口。

據媒體報導,2017年,行業不斷傳出巨額融資消息,一共有21筆公開報導融資,其中13家企業獲得上億融資,融資總額高達200億。

“當時很多公司的商業模式,就是to VC,講一個好的故事,就去投資機構圈錢。”一家汽車金融公司的CEO徐青木稱。

錢來得太容易,一個PPT就可融資。

拿到錢之後,行業的頭部公司開始跑馬圈地,瘋狂搶占市場。

“2020年,優信將完成20個中心倉、100個中轉倉、2000家門店的佈局。”在2017年年中的一次戰略發佈會上,優信集團董事長兼CEO戴琨表示。

2017年10月,第一家大白汽車門店在廈門落地。兩個月內,趣店在全國開出了175家門店。

“在我們門口,經常看到幾家汽車金融機構搶單,有時候它們甚至能打起來。”一家二手車車商稱,它們都想來搶二手車分期貸款的用戶。

選擇和哪家合作?車商只認一點:誰的返點更高。

這一度導致了行業的惡性競爭,汽車金融公司給出的返點越來越高。徐青木稱,“有些公司甚至貼錢搶市場”。

除了搶奪B端、瘋狂擴張線下門店之外,汽車金融公司也開始了C端營銷。

2016年前後,人人車、瓜子二手車和優信的廣告鋪天蓋地。

2015年年底,優信甚至狂砸3000萬,買下了1分鍾“中國好聲音”的廣告。

2017年,人人車的營銷費用達到8億元,瓜子二手車超過10億元,優信則突破22億元。

如此高昂的投放費用,一度在優信內部引髮質疑。

而當時的二手車市場剛剛興起,“我們花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去教育用戶,但其中能成為二手車用戶的,特別少”。優信高層王昊稱,到類似“中國好聲音”這樣的大眾用戶端去撈用戶,特別不划算。

此外,二手車的用戶需求極為低頻,流量撈過來之後,留存率也不高。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瓜子是C2C,優信是B2C,“瓜子的投放可以觸達兩端,優信只能觸達一端”。

王昊透露,優信的廣告策略,都是“被逼的”,因為瓜子和人人車的廣告很猛,如果優信不投,“銷量和關注度會迅速下降”。

這些被資本追高的公司,已然騎虎難下,只有不斷地燒錢搶市場。

除了搶奪市場、建立壁壘之外,這些公司也在擴充新的業務線。

那時候,出現了很多性感的概念和商業模式。最火的,就是直租。

2017年上半年,做直租的大搜車完成了1.8億美金的D輪融資,半年後,又完成了3.35億美金的E輪融資。

這意味著,在一年時間內,大搜車完成了5億多美金的融資。

“直租”模式被資本熱捧,吸金效應讓行業的公司趨之若鶩。

汽車金融公司可以分為很多種,比如新車分期、二手車分期、車抵貸、庫抵貸,等等。

而當“直租”模式火起來之後,徐青木發現,這些汽車金融公司都擠了過來,開始佈局這個模式,“頭部公司有一半都開始做”。

“我們也嚐試做了,但是只做了上百輛車,我就叫停了。”徐青木發現,直租這個商業模式賺錢並不容易,需要深耕。

比如,是否能從車商那裡拿到減價價,是否有車輛的處置能力,這些能力都不是一天就能修煉成的。

“要做直租,起碼要做好4年資金儲備,否則就會在後面兩年出現資金問題。”基於這些判斷,徐青木果斷裁掉了這條業務線。

但當時,很多公司盲目追風,都上線了直租業務。

“當時手頭有上億的資金,我們就覺得先干,後面的再想。”一家汽車金融公司的業務負責人何東慈稱,他們只看到了眼前一年的市場,就開始干。

這些公司的商業模式,就是不斷燒錢搶奪市場,開新業務線講故事,然後從資本處獲取新融資,不斷做大。

這就是典型的“to VC”模式。

但不管故事講得多美好,模式描摹得多性感,最終,商業都會落地……

03流血上市

2018年,整體經濟環境變差,資本開始冷靜,金融機構趨於保守。

資本寒冬下,汽車金融行業一下跌落低穀。

“很多資金方突然抽貸,不再給我們放款。”何東慈稱,他們的現金流一度吃緊,“當時我們賬上最少時只有幾十萬,離資金鏈斷裂僅一步之遙”。

“一些以互聯網金融資金為主要資金來源的公司現金流出現問題,是由於金融監管的要求造成主要的融資渠道供應不足。”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秘書長解淳認為,這些現金流問題,和金融監管有很大關係。

金融機構抽貸之後,催收也被監管點名,逾期開始上升。

何東慈做的直租業務,被緊急叫停。

“我們甚至找不到資金給直租的車做分期,只能到處去找其他汽車金融公司合作。”他稱。

“我們確實很難再從資本市場融到錢,上市是最後的選擇。”優信一位負責資金的高層透露。

在2018年,很多汽車金融公司都無法再從資本市場拿到融資,“流血上市”,是被迫之舉。

它們上市時的招股書,也實在不夠好看。

上市前,易鑫持續虧損兩年半,累計虧損76億元;優信持續虧損兩年,累計虧損55.8億元。

它們上市後的表現可想而知:一旦需要用錢投票,投資人立刻變得理性起來——市場給出了更殘酷的價格。

在中國,有太多行業有著類似的軌跡。

不管是P2P、區塊鏈,還是曾經紅極一時的團購,都曾經被捧至風口之上,資本追捧,行業狂熱。

接著,資本離場,行業趨冷,大部分公司在洗牌中退場。

但在這個過程中,也確實沉澱出了好公司,就如團購熱之後,仍有美團。

“汽車金融行業不是不好了,是在擠泡沫。”徐青木稱,“現在的股市的估值,反而趨於合理”。

“易鑫上市時,是按照互聯網公司進行估值的,但它的核心業務是融資租賃,去掉互聯網的外殼,它現在的市值就是一個合理值。”行業資深觀察者李陽表示。

未來的市場將如何?

徐青木認為,隨著行業業務量的增多,客訴會越來越多。

“這必然引發監管機構的關注,倒逼行業越來越合規。”他稱。

比如,在二手車分期這個領域,汽車金融的份額越來越高,它們對車商的話語權越來越強,小車商會被洗掉,大車商會更良性化、正規化。

解淳也認為,行業正在淨化,走向合規。

創業就如棋局,一步錯,滿盤皆輸。

在布棋的過程中,創業者需要考慮的問題太多:什麼時候擴大規模,什麼時候控製成本,什麼時候增加投放,什麼時候開源節流,都需要精心設計。

但是,在資本的熱捧下,很多人在棋局中迷失了自我,認為彈藥充足,只管猛衝。

只有在風口下冷靜,在下行中深耕,保持自己的節奏,不受外界的干擾和誘惑,才能下出一盤漂亮的棋。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本文為一本財經和騰訊財經聯合出品的系列報導之一,旨在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為讀者呈現最具行業深度的內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