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火箭遇成長的煩惱 “中國馬斯克”的春天在哪裡
2019年04月09日02:15

民營火箭公司遭遇成長的煩惱

——“中國馬斯克”的春天在哪裡(上)

來源:科技日報

本報記者 付毅飛

3月27日是世界戲劇日。對中國商業航天來說,2019年的這個日子頗有戲劇性。

這天,兩家民營火箭公司各自“搭台”,上演的兩場“戲”一悲一喜。在酒泉,零壹空間公司的首枚運載火箭折戟藍天;在山東龍口,翎客航天公司則完成其可回收火箭的首次低空飛行回收試驗。

媒體喜歡借用美國商業航天巨頭SpaceX公司或是其老闆的名字,指代國內航天民企。“中國SpaceX”“中國馬斯克”這樣的詞在報導中頻頻出現。

成立於2002年的SpaceX,發展軌跡令人羨慕。在技術方面,該公司得到了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大力支持;在人才方面,該公司挖到了大量來自美國航天界的工程師;在資金上,有報導稱該公司融資超過24億美元。當其連續遭遇失敗瀕臨破產時,NASA還砸去一筆16億美元的大單……

而“中國SpaceX”們的境況卻頗有不同。他們的生存狀況如何,發展路在何方?科技日報記者傾聽了業內專家和“中國馬斯克”們的聲音。

SpaceX模式不適合中國商業航天

航天專家黃誌澄不喜歡“中國SpaceX”這種叫法。他認為,SpaceX的模式未必是中國商業航天最好的模式。

SpaceX能取得如今的成就,離不開“巨人的肩膀”。黃誌澄說,NASA是由美國國會撥款的政府科研機構,其技術研髮帶有公益性質,與企業不構成競爭。美國航天領域也沒有國營企業,波音、洛馬等老牌公司效率也不是很高。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美國在探月、探火等方面進展緩慢,航天飛機退役後,他們連運送航天員往返空間站都要依賴俄羅斯飛船。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開始助推新興民營航天企業的崛起。

在我國,國防科工局以及國家航天局對民營航天持鼓勵態度。但黃誌澄表示,對於如何加強航天領域國企和民企之間的合作、開放基礎設施,以及讓民營企業承擔國家任務等,管理機構要在民企做強的基礎上,才能提出更多相應政策和舉措。

中國航天的“國家隊”,是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和中國航天科工集團。黃誌澄說,兩大集團手握最核心的技術、大批人才,以及多年積累形成的地面發動機試車台、大型振動試驗台、風洞等基礎設施,這都是國內民企無法企及的。

不過近年來,兩大集團分別推出的快舟、捷龍系列小型固體運載火箭,直接瞄準商業航天發射市場。

我國民營衛星製造商天儀研究院CEO楊峰曾表示,火箭是赤裸裸的競爭市場。客戶並不在乎你的企業是大是小、技術路線是固體還是液體、火箭是不是可回收等,只在乎時間、成本和可靠性。

面對競爭,各民營火箭公司觀點一致:要“攬瓷器活”,只有拿出“金剛鑽”。

成長中的航天民企,先天“營養”不良?

白手起家的民企想很快拿出“金剛鑽”談何容易。資金、技術、人才都是他們成長必須的“營養”。

與資金雄厚的SpaceX相比,國內火箭公司顯然不是一個量級。據瞭解,零壹空間融資約8億元,翎客航天只有幾千萬元。

同時,資本市場不乏追求“速效”者。翎客航天技術總監楚龍飛認為,與資本合作時,要遵循火箭發展的科學規律做規劃。該公司在前期就跟投資人深入溝通,對於運載火箭研發週期相對較長的事實,要做好打攻堅戰和持久戰的準備。

繼藍箭航天、零壹空間相繼發射失敗後,星際榮耀公司也宣佈了近期發射運載火箭的計劃。該公司總裁助理姚博文表示,這次發射的成敗事關為中國民營火箭正名。“我們希望上半年能實現一次完美的入軌發射,這對民營火箭公司群體來說是件好事。如果前3家公司都在第一輪發展里陣亡,可能會消磨資本的信心。”他說,“目前整個行業急需一份讓人信服的答卷。”

相比資金,人才問題面臨著更多矛盾。

黃誌澄說,國內經曆過航天任務實戰考驗的核心科技人員都在體製內。

因此,民企想得到所需的人才資源,基本上只能靠“挖”。事實上,民營火箭公司的核心人才主要來自國家隊。

國家隊顯然不願承受人才流失之痛。航天科技集團六院院長劉誌讓曾表示,從宏觀層面來說,人才不管在央企還是民企,都是為中國航天出力。但由於人才流動而帶來的保密、知識產權保護等問題讓人擔憂。

2018年“張小平離職”事件的發酵,使航天人才流動問題更加敏感。

楚龍飛認為,違反保密規定甚至違法竊取技術機密的行為肯定不允許,但正當合理的人才自由流動,是市場規律的一部分。如果人才流失嚴重到讓央企傷筋動骨的程度,他們應該想辦法讓人才價值得到更多體現,採取更符合市場規律的措施公平競爭。

(科技日報北京4月8日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