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院長單霽翔昨日退休 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接任
2019年04月09日10:38

  本文由新浪文化綜合網絡資源整理編輯。

  記者從故宮博物院獲悉,4月8日,執掌故宮博物院7年的院長單霽翔退休,繼任者為原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

  單霽翔生於1954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城市規劃與設計專業,師從兩院院士吳良鏞教授,獲工學博士學位。單霽翔曆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長,房山區委書記,北京市規劃委員會主任、國家文物局局長。

單霽翔
單霽翔

  在國家文物局局長任上10年後,原本已屆退休之年的單霽翔接過故宮帥印。當時的故宮剛經曆“十重門”輿論危機,亟待重塑形象。

  “我是故宮第六任院長,每一任院長都付出了極大的努力。”單霽翔曾說,因為故宮太複雜,安全問題至關重要,“平常說做一件事要’萬無一失’,我們是‘一失萬無’。”

  單霽翔接任故宮時,作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古代宮殿建築群,長期以來開放區域只占30%,186萬餘件文物藏品99%沉睡在庫房,來故宮的觀眾雖然多,但80%都是沿著中軸線參觀古建,很少能接觸到豐富多彩的文物。

  截至2018年,故宮開放面積由2014年的52%,達到現今的80%以上,8%的文物將向公眾展出。

  單霽翔在任這些年,故宮批量誕生“網紅”。從文物修復師王津,到故宮文創、口紅,再到文化活動“上元之夜”等等,故宮屢屢在互聯網上掀起波瀾。而正如故宮內部人士所言,單霽翔本身成了故宮最大的“網紅”。

  2017年,故宮網站訪問量達到8.91億,把186萬多件藏品的全部信息放到網上。同年,故宮文創產品銷售達到15億元人民幣。

  單霽翔一直自稱自己為故宮看門人,而非掌門人。如今卸下看門人職位,單霽翔將去哪裡?單霽翔曾說,他自稱是一名故宮講解員,在故宮前6年進行了近2000場講解,時間約2000小時。

  “我退休以後想來當一名誌願者,到時候希望面試的時候手下留情。”單霽翔笑言。

  敦煌研究院第四代“掌門人”王旭東,昨晚接到記者電話後,確認接任故宮博物院院長。

  王旭東是甘肅人,1967年2月生於甘肅山丹,畢業於蘭州大學地質系水文地質與工程地質專業。現任敦煌研究院黨委書記、院長,蘭州大學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西北大學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

王旭東
王旭東

  1991年,王旭東來到敦煌研究院,從事莫高窟壁畫及土遺址保護工作。2014年12月,任敦煌研究院院長。他也是繼常書鴻、段文傑、樊錦詩後第四任敦煌研究院院長。

  從1991年到2019年,王旭東在敦煌工作了近三十載。2017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王旭東曾談起他與敦煌的淵源。

  王旭東1967年2月出生在甘肅山丹,那是一個非常缺水的地方,他從小夢想當一名水利工程師。1990年從蘭州大學水文地質與工程地質專業畢業後,王旭東成為張掖地區水電處的一名水利工程員。

  1991年,敦煌研究院到蘭州大學招地質工程人才,加入莫高窟石窟保護。因老師推薦,王旭東“勉強決定去敦煌看看”。那是他第一次來到莫高窟,此前,他甚至不知道敦煌在哪裡。“唯一有印象的,是我父親在1981年曾去敦煌旅遊,他在莫高窟九層樓前留了影。”

  王旭東說,到敦煌的那個晚上,還沒進洞窟,他就被莫高窟的靜謐所吸引,他做了一個“一時衝動”的決定:留下來。

  在敦煌,王旭東參與的第一個課題是崖體穩定性研究。這個課題與他的專業吻合,很快引起了他的興趣。但對於敦煌壁畫,他並沒有太大感覺,“在我這個工科生眼中,那些泥塑和壁畫只是土,只是礦物,我只關注到壁畫起甲、開裂等問題。”

  王旭東住在莫高窟,每天在洞窟里走動,周圍的同事都是研究敦煌文化的專家。慢慢地,他開始把目光投向敦煌壁畫本身。“我真正知道了它的珍貴價值。從那以後,對莫高窟所有的保護工作和管理工作,我都特別用心。我不再只是把它們當成石頭、泥巴了,在我的眼裡,它們是有生命的。”王旭東說。

莫高窟遊人如織。
莫高窟遊人如織。

  在敦煌,王旭東一待就是28年。2014年,王旭東接任敦煌研究院院長,成為敦煌的第四任“掌門人”。他的前任們,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長常書鴻,從法國留學回國,1943年來到莫高窟;第二任院長段文傑,國立藝專中國畫專業畢業,1946年來到莫高窟;第三任院長樊錦詩,是一名考古學者,自1963年北京大學畢業來到莫高窟,就再沒有離開。

  在“工科生”王旭東看來,莫高窟的壁畫、彩塑是泥巴、草、礦物顏料、動物膠製作出來的,都是非常脆弱的,總有一天會消失。“我們的保護就是在和時間‘賽跑’,希望最大限度地延緩它的‘衰變’。”王旭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

  近兩年故宮等博物館的文化創意非常火爆,在王旭東看來,莫高窟的價值和故宮的價值不一樣,故宮的成功不能複製到敦煌來,但經驗可以借鑒。

  20多年來,王旭東見證了世界文化遺產莫高窟由搶救性保護到預防性保護的漫漫旅程,目睹了“數字敦煌”的艱辛起步到“飛入尋常百姓家”,親曆了敦煌文化的國際合作之路由最初的“被動參與”到如今國際學術會議上逐漸擁有“主導話語權”。

  王旭東對國際合作尤為重視,並持以“開放辦院”的理念,認為人類的敦煌就應該吸引更多的人一起進行保護。他曾多次表示,莫高窟本身就是“國際合作”的產物,至今留存來自東西方不同文化、不同民族多元文化的結晶,是絲綢之路上的“共同信仰”。

2018年8月初,王旭東(右)參加平山鬱夫絲綢之路美術館文物展。
2018年8月初,王旭東(右)參加平山鬱夫絲綢之路美術館文物展。

  近年來,莫高窟遊客量激增,如何平衡古遺址保護與旅遊開放之間的矛盾,亦是王旭東的一大“心事”。為確保文物及遊客安全,敦煌研究院2014年開始實施莫高窟旅遊開放新模式:以網絡預約為基礎、分時段參觀為措施、數字展示組合實地參觀為內容。這極大緩解了這處古老洞窟的“壓力”,也讓遊客參觀體驗更為“精緻”。

  對於當下流行內地的文化創意產品熱,王旭東也有自己的觀點和態度。“文化創意都是要基於價值所在,若要背離此,它可能會對文化遺產的本身價值造成不利或負面的影響。”王旭東在談及近年頻現的文化惡搞現象時分析稱,真正的研究人員所發掘出來的文化體系,應該讓這個浮躁社會里的人“不僅僅去追求大房子和豪車,而是靜心追逐精神生活”。

  “對文化不尊重的創意不會持久,很快就會消失,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也是浪費資源。”在王旭東看來,任何一個文化遺產,儘管它本身的價值是不相同的,但都需要引導,尤其是作為文化遺產的管理機構和研究機構自身要嚴謹,即使是和社會機構合作的文化創意產品,必須有“堅守底線”的責任。

  儘管大家有不同的視角,但“美的東西就是美的,醜的就是醜的”。王旭東認為,與我們生活相關的創意產品,要瞭解市場,瞭解民眾所需,同時也要引導,而不是公眾要什麼就給什麼。我們要拒絕低俗、媚俗、庸俗的東西,要做對美好生活有推動作用的文化產品,潛移默化去影響公眾。(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