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是正確的工作倫理?延長工時並不能提高生產力
2019年04月08日17:34

  996是天然正確的工作倫理?其實延長工時並不能提高生產力

  澎湃新聞記者 王芊霓 實習生 常嘉亦 編譯 來源:澎湃新聞

  過去一週以來,“996.ICU”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被頻繁提及。996.ICU是指“工作996, 生病ICU(重症監護室)” 。這是中國程序員之間的一種自嘲說法,意思是如果按照996的模式工作,那以後就得進ICU了。它是一個由中國程序員在知名代碼託管網站GitHub上發起的項目,旨在抵製中國科技、互聯網企業中盛行的加班文化,該項目的發起者在GitHub頁面上解釋道,“‘996’工作製,指的是一種越來越流行的非官方工作製(早上9點到晚上9點,每週6天)。在一個實行‘996’工作製的公司工作就意味著每週至少要工作60個小時。”

  程序員們的憤怒

  目前,“996.ICU”已在GitHub上獲得超過18萬星標,在一些法律專家的幫助下,還有程序員製作了一個反“996”工作製的開源許可證,這將能影響到一些公司使用部分開源軟件的權利。

  4月8日,亦有程序員在GitHub上表示,已向中華全國總工會、人資和社保等勞動相關部門遞交了公開信,希望能夠推動政府採取措施,譴責“996”等非法加班風氣、開放舉報渠道,同時對執行“996”的企業展開調查。

  抗議活動還從線上發展到了線下。4月1日,公眾號“Shachiku東亞保健所”有成員頭戴面具,角色扮演為“牲畜”那樣跪在幾家知名互聯網公司的門口,表達對“996”工作製的抗議,並向阿里巴巴、愛奇藝、網易等9家公司投遞了“關於設立‘拒絕加班日’的倡議書”。

  然而,與此同時,微博用戶@AweiLoveAndroid發博稱,多家國產瀏覽器如QQ、UC、360等已經屏蔽了“996.ICU”的GitHub項目地址。當用戶使用這些瀏覽器訪問該地址時,會出現“出錯”“該網站是惡意網站”“本次訪問被非法劫持不建議訪問”甚至“該網站含有大量淫穢色情等違法信息”等提示。

  多數國產瀏覽器已屏蔽了“996.ICU”項目的GitHub地址。 圖片來自微博用戶@AweiLoveAndroid

  實際上,程序員們與“996”的對抗已經有一段漫長的曆史,科技、互聯網企業的員工因連續幾十個小時加班而猝死的事件並不鮮見。

  在過去的幾年中,幾乎每隔幾個月就會湧現出一批痛斥“996”工作製的新聞報導。智聯招聘發佈的《2019年白領生活狀況調研報告》顯示,僅有18.05%的白領不需要加班(在智聯招聘2015年的統計中,這一數字為28.6%),26.43%的白領平均每週加班時間在3小時以內,16.09%的白領平均每週加班時間在3-5小時,18.2%的白領平均每週加班時間為5-10小時,12.05%的白領平均每週加班時間為10-20小時。有9.18%的白領平均每週加班時間在20小時以上,而這一部分白領的工作時間實際上已經接近“996”的模式(朝9晚9,6天/周)。“Shachiku東亞保健所”也給出了一份基於2017年調查的統計:“2017年大陸城鎮勞動者周平均工作時間為46.2小時,2017年大陸勞動者超時工作(每日淨工作時間大於8小時)率高達42.2%。”

  而不同行業白領的平均加班時間差異則較大,IT/通信/電子/互聯網行業的白領平均每週加班時間為9.3小時,其次為房地產/建築業,平均加班時間為7.1小時/周,再次為交通/運輸/物流/倉儲,平均為6.8小時/周。貿易/批發/零售行業的加班時間相對較少,平均為3小時/周。

  將超時工作視為“努力”和必須,不只在中國,不只是互聯網企業

  應當指出的是,超時工作的加班哲學並非中國,也並非科技行業所獨有。中國程序員群體只是這些長期遭受企業壓榨的勞動者之一。例如,Uber前工程師Susan Fowler曾對《連線》雜誌表示,矽谷的工作文化讓她想到了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思·韋伯的“新教工作倫理”:“‘新教工作倫理’和資本主義是本質相連的,它是一種宗教性的責任,標誌著信念與赤誠。你越努力,就越是一個合格的基督徒,越有機會得到救贖。”這種觀念同時反映在矽谷科技公司的營銷策略中,他們對“努力工作”的強調簡直達到了病態的程度。Uber最大的競爭對手Lyft(也是打車軟件)就曾大張旗鼓地宣揚,該公司一位懷孕的車主曾一直堅持工作到其臨產的最後一週。

  金融業也以高壓職場環境而聞名,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的美國人類學者何柔婉在其探究華爾街精英文化的《清算》一書中總結道,投行家常常自豪地鼓吹其加班文化,認為朝九晚五的普通工作者“平庸”“不夠努力”,然而如果嚴格計算工作時數,那些在頂級投行工作的名校畢業生,實際薪酬尚不及美國最低工資標準。在2013年,還發生了21歲的美林證券實習生在連續三天工作到早晨六點之後猝死的事件。在一些更為“低端”的行業,情況則更加嚴重。另據The Verge報導,在美國電商巨頭亞馬遜的配送車間,裝配工人們都使用瓶子上廁所,因為他們擔心如果跑到距離有些遠的洗手間上廁所“會因懶惰而遭到教訓或者直接丟掉工作”。

  加班是助長拖延還是提高產出?

  工作時間往往被視為衡量員工對工作熱情的簡單粗暴的尺度,但工作得越久,就等於更高的工作熱情和產出嗎?“996”的反對者們認為這種工作製度會助長拖延,不僅在扼殺效率,也是在扼殺快樂。科技媒體Technode援引美國知名企業家、暢銷書《每週工作四小時》的作者Tim Ferriss的觀點,指出延長工作時數並不能提高生產力,生產力實際取決於時間花費的質量。在Ferriss看來,“996”非但不能提高提高效率,反而可能會給公司帶來不利影響。他相信,僅僅在自己效率最高的時候處理工作任務,既能創造生產力也讓人心情愉悅。《經濟學人》此前曾援引了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由36個國家組成)的一項數據,揭示了每小時產出的GDP與工作時長的關係。《經濟學人》指出,工作時間更短的國家,工作效率會更高。例如,希臘是OECD中工時最長的國家之一,平均每人每年工作時長在2000小時左右,而德國人相比之下則更加”懶惰“,平均每人每年工作時長在1400小時左右。但德國人每小時所產出的GDP則要比希臘人平均高出70%。該刊物又在探討同一主題的另一篇文章中指出,每週70小時的工作時長與每週56小時的工作時長,其產出“幾乎沒有差異”。英國調查機構YouGov的研究也顯示,每天工作7小時以下會更有效率。

  現代經濟學的奠基人亞當·斯密曾經說過,有節製地工作是為了能更長久地工作,這樣的人不僅能保持健康,還會隨時間推移確保最大的產出。讓“生活成為工作的殘羹”(馬克思·韋伯語),是資本主義的最大病症,當“996”被強調為天然且正確的工作倫理,人們陷入“自願加班”的偽命題中。想想那些由過勞而導致的悲劇性事件,這種加班等於道德與光榮的企業文化和工作倫理,是時候該反思了。

  圖片來自996.icu網站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