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和日本宣佈增加假期 不少人表示無法放鬆享受
2019年04月08日17:05

  從什麼時候起放假也讓人高興不起來了?新加坡和日本宣佈增加假期,但不少人表示無法放鬆享受……

  21世紀經濟報導 21財經APP 吳睿婕 廣州報導

  有些人需要休息但無法真正休息,有些人則是休息得太多......

  4月8日,新加坡人力資源部(MOM)發佈聲明稱,2020年,新加坡的11個公眾假日中有7個在週五或週日,意味著人們將迎來7個“長週末”(long weekend,即週末兩天加上公眾假日當天,有三天的週末假期),比2018年和2019年增加3個。

  星期五假期包括4月10日的耶穌受難日、5月1日的勞動節、7月31日的哈里亞·哈吉節(Hari Raya Haji)和12月25日的聖誕節。週日的假期是1月26日的中國新年,5月24日的哈里亞普薩節(Hari Raya Puasa)和8月9日的國慶節。在新加坡,如果公眾假日當天為週日,則假期順延至週一。

  人力資源部在聲明中表示,根據將於4月1日生效的《就業法》修正案,那些被要求在公共假日工作的員工有權按基本工資標準獲得額外一天的工資。同時,為了保證新加坡人的工作效率,新加坡人力部表示,僱主和僱員亦可在雙方同意的基礎上為下列僱員安排假日工作計劃:每月收入超過4500新幣的工人、每月收入超過2600新幣的非工人、所有經理和高管人員。

  無獨與偶,就在幾天前的4月4日,日本也公佈了假期天數增加的“好消息”。為慶祝4月27日新天皇登基,日本政府去年就通過法案,將4月30日、5月1日、5月2日定為法定假日,正好和4月29日的“昭和日”和5月初“黃金週”連在一起,湊成了一個長達10天的假期。

  但日本人卻高興不起來,調查顯示,近一半的上班族對額外的假期感到不滿——《朝日新聞》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45%的日本人對這個長假“感到不快樂”,而只有35%的人說他們“感到快樂”。同樣,在新加坡知名媒體發出和假期有關的喜訊時,新加坡人也沒有表現出激動之情。

  原因何在?

  因“幸福”來得太突然而感到茫然

  習慣忙碌的日本人似乎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安排長達10天不工作的日子。31歲的金融從業人員Seishu Sato告訴法新社:“說實話,我不知道如何度過突然的10天假期。如果你想去旅遊,到處都會很擁擠,旅遊費用也會飆升……”

  家裡一樣得幹活

  另一個原因是,即使不用上班了,但在家的“工作”也少不了。據《日本時報》報導,Expedia去年10月進行的另一項調查發現,很多人並不期待假期的到來,因為他們預計在伴侶和孩子待在家裡的時候,還要做額外的家務。而在家休假也不一定代表工作不會找上門來,新加坡網友評論稱,在新加坡,週末也是為了“掃清工作(clearing work)”。

  “後顧之憂”限製了出行

  而對於一些興致勃勃訂好了出國旅遊計劃的人們來講,他們也擔心家裡的兒童或老人無人照看。“10天的假期是件頭疼的事,看護所和托兒所都關閉了。”一位不滿的家長在twitter上寫道。

  月底工資怎麼辦?

  還有更直接的原因是,一些以時間結算工資或工作量結算工資的人們也擔心,放這麼久的假也意味著賺錢少了。一位新加坡網友也在facebook上評論道,對上述行業從業人員來說,公眾假期並不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有些國家要減少公眾假期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其他國家反而要減少公眾假期天數,不過那也是因為它們本來假期就很多。

  3月,柬埔寨終於宣佈,為提高生產率和提高自身競爭力,該國將減少7天的公眾假期。柬埔寨服裝製造商協會副秘書長Kaing Monika 對此感到十分滿意:“這就是我們一直在要求的(事情),更少的公共假期意味著更高的工作效率。”

  柬埔寨工業和手工業部長Cham Prasidh說,政府將很快出台有關減少公共假日的法令。他瞭解商界的呼聲,而且柬埔寨的公共假日已經比其他國家都多。據悉,柬埔寨每年大約有30個公共假日,這使其成為在東南亞僅次於馬來西亞(大約50天的公眾假日)、公眾假日第二多的國家,泰國以每年26天的假期排名第三。

  近年來,隨著柬埔寨最低工資水平不斷提高,公共假日增多,加上工會力量強大,罷工現象頻出,影響了製造業的增長。“我們現在每年工作2112小時,7天的停產意味著增加56個小時的生產時間,相當於產量的2.6%。這一利好消息將對製造業產生深遠影響。”Monika說道。

  據亞洲生產力組織的數據,在假定勞動力每年增長1.9%的基礎上,柬埔寨每年平均生產率需要達到5.2%的增幅,才能支持其2020年至2030年的經濟增長計劃。Prasidh還說,除了減少一些節日,政府還減少了一些公共儀式,這樣就有更多時間用於發展經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