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能當飯吃嗎?
2019年04月08日20:23

來源:keso怎麼看

文:keso

北京。2017年9月25日

上個月,AcFun(簡稱“A站”)宣佈,已申請註銷自己擁有的“嗶哩嗶哩”商標。

在此之前,A站的粉絲和B站(嗶哩嗶哩)的粉絲已經打得不可開交。因為B站為了這個“嗶哩嗶哩”商標,先是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訴,申訴失敗後乾脆把商評委給告了,要求法院撤銷涉案商標的裁定,並責令商評委就爭議商標重新做出裁定。但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駁回了B站的訴訟請求,也就是說,A站合法擁有嗶哩嗶哩商標,並有權要求B站停止商標侵權。

不少人會感到好奇,本應屬於B站的嗶哩嗶哩商標,為什麼會在競爭對手A站手上?而且這個商標註冊所屬的類別里包含“成人用品“等商品,是不是故意噁心B站?

根據A站的聲明,做遊戲的北京賽瑞思動於2015年註冊了嗶哩嗶哩商標,2017年賽瑞思動被A站收購,2018年A站又被快手收購。經過這麼幾次易主,嗶哩嗶哩商標實際上到了快手手裡。很可能,在法院做出裁決之前,快手壓根不知自己還擁有嗶哩嗶哩商標。

如果A站不主動註銷該商標,B站一點轍都沒有。現在A站高風亮節,申請註銷嗶哩嗶哩商標,讓圍繞此事的爭論戛然而止,事情到這兒可以畫一個句號了。接下來B站該做的是,盯緊這個商標,別再讓別人給搶注了。

但我對誰搶注了誰的商標這種事沒什麼興趣,讓我感興趣的是這件事的了結方式,以及其中透出的某種可以稱之為“善良”的東西。

在商場上,善良似乎並不是個好品格,甚至被認為約等於傻。人們會說,善良能當飯吃嗎?

吃不飽的人會把“吃了嗎”當成一句暖人心的問候語,餓壞了的人會把能不能當飯吃當作一個衡量標準,用來判斷一件事情是否有價值。

“聰明是一種天賦,善良是一種選擇。天賦易得——畢竟它們與生俱來,而選擇難做,一不小心,你就可能恃才傲物,損害你的選擇。“在普林斯頓大學的一次演講中,貝佐斯說了這段擲地有聲的話,讓很多人恍然大悟:原來,善良遠比聰明難。

放棄被法院判定合法擁有的商標,並主動註銷,這樣的事情太出人意料,太反常,太不商業,反正我沒聽說過第二個類似的例子。

Apple為了在中國大陸地區銷售iPhone,不得不向大陸地區iPhone商標持有人漢王科技支付365萬美元,為了在中國大陸地區銷售iPad,不得不向瀕臨破產的深圳唯冠支付6000萬美元以獲得大陸地區的iPad商標。

至於王老吉商標案,官司雙方更是撕扯近十年,打得昏天黑地,生生打成了“中國商標第一案”。

可見,商標總是伴隨著巨大的利益。就算是一個你沒有實際使用的商標,如果是別人迫切想要的,也可以談談價碼,哪有直接註銷了的?

可是,快手就真的把一件合法擁有的商標給註銷了,這件事其實挺值得說道說道的,誰會跟合法商業利益過不去呢?

我不敢說很瞭解快手,但作為快手的忠實用戶,我能夠感受它的多元化,它的正向價值觀,以及由這種價值觀所帶來的“善良”。

過去,我更多的是作為一個短視頻的瀏覽者。兒子出生後,我開始用快手記錄兒子成長的每一個細節,並跟同樣關注這個孩子的爺爺、姥姥和其他親友分享我的記錄。我因此正式成為快手上一個記錄者和分享者。

作為一個資深網民,我深知記錄的重要,也深知分享的價值,但放眼中國互聯網,我找不到一個比快手更舒適、更關注個體記錄的社交記錄平台。在快手,就算你不是網紅,也沒有挖空心思地博眼球、求關注,你仍然是一個被平等對待的社區成員,並且可以很快地融入到這個社區之中。

從我在快手發佈第一個視頻算起,到今天只有190天,我已經發佈了超過500個視頻(包括被設為私密作品的視頻),平均每天發佈近3個。這些視頻獲得了數不清的讚和評論。播放次數最多的一條視頻,被播放了超過3.9萬次,最少的也有上百次播放。

我不圖別人的點讚和評論,也壓根沒打算獲得記錄和分享之外的利益,但當有人在我的作品下留言說“寶寶真可愛”時,你應該能理解一個父親的美滋滋的心理。你可以說我虛榮,但我感激這個世界的善意,以及快手為這種善意的釋放所創造的環境。

快手就是一個記錄社區,在這裏,你會發現一些有趣的事,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在這裏,即使是最普通的用戶也能獲得關注,因為快手堅持“普惠”,並將這種理念注入快手背後的算法。算法如何分配流量,如何對待每一個個體,其實就是算法的價值觀,當然是決定算法的人賦予它的。

宿華曾經如此闡述過快手的“普惠”:

我們的普惠是讓所有人都有同樣的能力留下自己的記錄。我們不會因為他高矮胖瘦、窮富美醜來做怎樣的判斷,只要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我們都希望能夠給他平等的對待。

宿華還說:

我們希望能把注意力像陽光一樣能夠灑給每一個人,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世界的關注,每一個人得到關注後可以消減一點點的孤獨感,提升一點點的幸福感。這一點點的幸福感彙總在一起,可以讓社會整體的幸福感得到一個總量不小的提升。

如果你特別不喜歡另外一群人,那我們應該把後台的算法做得更好,就是讓你儘量先看到你喜歡的那些人和事。但是那些你不喜歡的人,他們也有記錄的權利。

快手堅持GDP+基尼係數的分配方式實驗,通過公允調節注意力分配資源,避免內容頭部效應出現,將注意力資源更多地分配到普通人。一個零粉絲的用戶在快手發佈的視頻,也能夠獲得一定的播放量,能夠被外界看到。

這種陽光普照,這種對單個個體幸福感的關注,這種精準的推薦帶來的交流及由此產生的溫暖、被理解,宿華稱之為“有溫度的科技”,在我看來,這就是善良。

貝佐斯說善良是一種選擇,張小龍說善良是一種能力,我認為他們說的都對。作為一個關注“記錄”的短視頻平台,你可以選擇把流量更多地向網紅、大V傾斜,向能夠為平台帶來更多流量、更多用戶和更多商業價值的地方傾斜,“讓崇拜從這裏開始”;你也可以選擇讓普通人獲得流量和關注,“記錄世界,記錄你”,即使這可能帶來商業上的損失(流量很貴)。

決定一個人、一個企業如何選擇的,是價值觀。有些價值觀會驅動你選擇利益,選擇增長,有些價值觀則會驅動你選擇公平,選擇善良。當你選擇了後者,你是選擇了善良,但並不代表你的選擇就能兌現,很可能你的能力並不足以支持你的選擇,落實你的善良。

快手創始人程一笑說:

快手存在的價值和挑戰,就是讓每個普通人的視頻,大家所說的長尾視頻都可以得到關注,每個在快手上傳視頻的用戶,都可以幫他找到感興趣的人,而不是被淹沒,這就涉及到AI技術的應用,做好這些事情才能做好快手。

亞馬遜用更好的技術,讓長尾商品的總銷售額超過了熱銷商品,並由此誕生了長尾理論,這是選擇,也是能力;快手用更好的技術去幫助長尾視頻得到關注,這是選擇,更是能力。選擇決定開始,能力決定結果。

快手的選擇和能力,實實在在地提升了每個用戶獨特的幸福感,包括我。

在年初的微信公開課上,張小龍說:“我說的這種善良並不是一種道德上的善良,也不是一種道德潔癖,只有我們對待用戶有一種真正的理性的善良,才會使用戶更長久的使用我們的產品。”這句話同樣適用於快手。

選擇善良很難,兌現善良更難。宿華說:“我自己是工程師,我們懂算法這樣的工具,我們懂算法的力量,我覺得我更應該讓AI算法的力量被每一個不懂這種力量的人所享受到,讓每個普通人在這個時代,因為人工智能的進展,他們能夠更好地跟世界連接。”有這樣的情懷和使命,他會在乎用一個他根本不會去使用的商標,來獲取利益或者競爭優勢嗎?

我不知道打輸了官司的嗶哩嗶哩,會怎樣看待A站註銷商標的舉動。我總覺得,A站註銷商標,跟嗶哩嗶哩無關,它只跟快手自身的正向價值觀有關。在這種價值觀之下,你會善待用戶,也會善待對手。

上個月,馬雲在西點軍校演講時說:“聰明人可以過得很快樂,但智慧的人可以活得更長,因為他們知道如何放棄。”善良是一種智慧,它固然不能當飯吃,但可以讓一個產品、一個平台、一個企業更有價值,並且活得更長。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