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光不再 開心麻花新三板生涯進入倒計時
2019年04月08日08:10

原標題:高光不再 開心麻花新三板生涯進入倒計時

3月29日,開心麻花發佈公告宣佈擬申請終止掛牌新三板。

近年來,開心麻花以其獨有的舞台劇+電影的形式,將公司打造成娛樂IP,在推出的作品叫好又叫座後,也開始謀求進一步的資本運作。2015年12月,開心麻花在新三板掛牌,2017年,開心麻花衝擊創業板,2018年3月,公告稱因擬進行股權結構調整,開心麻花擬終止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撤回相關申請上市的文件。

開啟資本大門3年多以來,開心麻花告別資本市場短暫的“高光時刻”走上一條失意之路。2018年10月,開心麻花股東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合夥)將其所持開心麻花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1.33%)在北京產權交易所進入招拍掛程序,截至目前尚未完成相關事宜。2019年3月,開心麻花的融資遇挫。3月底,開心麻花申請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

照目前看,從新三板摘牌成為大概率事件,資本遇挫,開心麻花的下一步又將走向哪裡?

告別新三板

資本寵兒陷融資困境

開心麻花成立於2003年。北大中文系編輯專業畢業、時年38歲的遇凱和中戲導演田有良準備成立影視公司,隨後,遇凱和田有良就找到了張晨,三個人各自出資10萬元成立了北京自由元素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自由元素”),三人各持股33%。同年10月,芒果台當家主持何炅、謝娜主演的舞台劇《想吃麻花現給你擰》匆忙上了賀歲檔,隨後,田有良退出,曾履職中新社的劉洪濤加入,2012年自由元素更名為開心麻花。2015年12月,開心麻花掛牌新三板。

今年3月29日,開心麻花發佈公告稱,為進一步配合公司發展戰略規劃需要,提高經營決策效率,降低公司運營成本,經審慎考慮,公司擬向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申請公司股票終止掛牌。

公告稱,為充分保護異議股東(異議股東包括未參加此次審議終止掛牌事項股東大會的股東和已參加此次股東大會但未投讚成票的股東)的權益,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承諾願意由其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對異議股東所持公司股票進行回購。回購價格不低於公司2018年度經審計的每股淨資產價值,具體價格及回購方式以雙方協商為準,異議股東申報股份轉讓期限為自公司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之日起至終止掛牌後10個工作日止。

截至2018年6月30日,開心麻花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每股淨資產為2.41元。截至4月4日,開心麻花最新價格為13.46元/股。股價遠高於每股淨資產價值。

4月1日,開心麻花公告顯示,公司股票於2019年4月2日起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恢復轉讓。

與此同時,如今的開心麻花遭遇著融資難的困境。開心麻花公告顯示,在2018年年末,開心麻花已經在籌劃下一輪融資,但在2019年3月,開心麻花與相關方就融資關鍵條款持續磋商洽談,最終相關方未能達成一致意見,也未簽署相關協議。經過相關方慎重考慮和友好協商,開心麻花終止籌劃下一輪融資。

聯訊證券新三板研究員魏彬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根據新三板的最新相關規定,股票摘牌前必須先恢復交易,給投資者進退的權利。

坎坷資本路

IPO闖關失敗,股權被拍賣

在新三板流動性不及主板的大背景下,2017年6月16日,開心麻花向證監會報送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文件,並於2017年6月30日領取了《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申請受理通知書》。

開心麻花走上了衝擊創業板之路,但這條路卻並不平坦。2017年8月,由於簽字律師離職,開心麻花中止了IPO審查。北京某大型律所合夥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一般情況下,都是擬上市公司決定中止IPO審查之後,簽字律師才會離職,以此為由,中止IPO審查。

2018年3月,開心麻花公告稱因擬進行股權結構調整,開心麻花擬終止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撤回相關申請上市的文件。

IPO闖關失敗,開心麻花陷入了資本困境。2018年10月11日,開心麻花股東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合夥)(簡稱“文產基金”)將其所持公司4078.29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1.33%)在北京產權交易所進行招拍掛程序,截至目前尚未完成相關事宜。

文產基金背後股東包括中銀投資、財政部、深圳報業、中央電視台等,為國有控股企業,截至股權拍賣日,文產基金共計持有開心麻花11.33%的股權,是開心麻花的第二大股東。文產基金擬清倉轉讓開心麻花股權,轉讓底價為61200.00萬元,價款支付方式為一次性支付,張晨、遇凱和劉洪濤均出現在擬受讓產權的名單中。

關於文產基金拍賣股權一事,有投資圈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基金在公司IPO失敗之後退出投資的情況可能是涉及基金的期限,投資機構募集資金進行投資,投資期限一般為5年、7年、9年不等,由於前幾年市場紅火,基金的期限一般為5年,基金期限一到,需要將收益分給投資人,當然也不排除上市對賭失敗,出售所投資的股權變現的可能。

就拍賣股權的具體原因,新京報記者於4月4日中午致電文產基金,電話無人接聽。

除去文產基金,在開心麻花衝擊創業板前,不少機構突擊入股,其中包括檀英投資和乾剛投資,二者的實際控製人為林利軍,林利軍曾經是公募行業年輕掌門人,創立了彙添富基金。突擊入股的還包括華蓋映月,背後資本方有視覺中國、華蓋投資、遼寧成大、南方黑芝麻等知名公司;寧波璽順,背後有盛世投資創始人薑明明;鳳凰富聚也試圖分一杯羹,其投資項目還包括微影時代、鬥魚等。

IPO之前的突擊入股,或是開心麻花融資最順利的節點。

曾有媒體報導,終止IPO之後,開心麻花的下一站將是港股,就此,新京報記者於4月4日上午多次致電開心麻花董秘辦,電話均在通話中。

模式之殤

舞台劇+電影,業績受票房影響明顯

從第一部舞台劇《想吃麻花現給你擰》開始,開心麻花保持著每年一部賀歲檔舞台劇的商業模式。開心麻花在行業內的優勢在於自創IP,進行舞台劇的創作,在舞台劇領域試驗成功之後,將舞台劇搬上大銀幕,在電影的製作中,也多起用自家演員,不僅降低成本,演員在舞台劇表演中積累的演技也得以在電影中展現,形成了“戲劇+電影+藝人經紀”的獨特商業模式。

2015年,是開心麻花轉型的關鍵一年,劉洪濤正式將經過舞台劇試錯的《夏洛特煩惱》搬上了銀幕,製作成本僅為2100萬元左右的《夏洛特煩惱》製作成電影后,斬獲了14.41億的票房,開心麻花名利雙收,也使得開心麻花有底氣謀求進一步的資本運作。

招股說明書顯示,開心麻花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演出及衍生業務和影視及衍生業務。2014年-2016年三年,開心麻花實現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15044.88萬元、38333.70萬元和29206.76萬元,淨利潤分別為3916.26萬元、13086.33萬元和7187.50萬元。

2017年年報顯示,開心麻花實現營業收入82247.17萬元,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38942.35萬元。其中,電影《羞羞的鐵拳》票房超過22億元,成為開心麻花又一部力作。2017年,開心麻花的營業利潤較2016年增長了372.25%,主要是演出及衍生業務和電影業務毛利額都較2016年有所增加,其中電影業務毛利約3.7億元,演出及衍生業務毛利約1.5億元。開心麻花也在2017年新增了經紀業務收入。2018年1-6月,開心麻花實現營業收入34085.24萬元,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淨利潤4051.01萬元。

從淨利潤來看,開心麻花的盈利水平並不差,但其變動非常明顯,主要原因是其一年一部電影的戰略,從《夏洛特煩惱》的爆火到《驢得水》叫好不叫座,再到《羞羞的鐵拳》的超高票房,開心麻花的營收情況過度依賴電影票房,而電影票房又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導致了開心麻花近幾年來的盈利變動很大,同時,市場對其可持續盈利能力的質疑也不斷。

開心麻花也在公司業績波動風險中提到,電影業務因其行業特點,電影票房收入具有較強的波動性。如果公司未來演出業務規模無法保持持續增長,或電影業務有波動,公司存在業績波動的風險。

截至2018年6月30日,開心麻花的總資產為10.70億元,其中流動資產合計為9.16億元,貨幣資金為5.50億元,流動資產占總資產的比例為85.61%。其固定資產僅為2647.03萬元,資產過輕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開心麻花謀求資本化的進程。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編輯 李薇佳 徐超 校對 薛京寧

zhanyandi@xjb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