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進攻萬花筒變神經刀 他是東岸最大X因素
2019年04月07日11:57

希禾特狀態不穩
希禾特狀態不穩

  9投9中,21分。波士頓塞爾特人的前鋒哥頓-希禾特在面對聯盟防守最強之一的溜馬時,成為了球隊輕鬆過關的最大功臣。自從傷癒復出第二場以來,海公已經連續六場比賽持續高光,期間投籃命中率達到63.2%,真實命中率更是接近七成。塞爾特人則取得5勝1負,並雙殺東岸的直接競爭對手印第安納溜馬,在極有可能到來的季後賽首輪對陣中佔據主動。

  作為本賽季初被期待的球星之一,身披波士頓戰袍的希禾特在跌跌撞撞中,也將結束他在綠軍的首個完整的常規賽。但就像和自己球隊的表現一樣,希禾特的發揮總是時好時壞,以至於人們不得不調低對其的預期值,以更大的耐心來審視他的復出。

  拿什麼拯救你,我的得分?

  如果要評選本賽季最具“神經刀”氣質的球員,希禾特理應獲得提名。賽季至今71場比賽,場均11.4分的希禾特產量起伏相當大。除去3月17日對陣亞特蘭大鷹隊那次開場傷退,希禾特在其餘70場球里有多達15場得分不超過5分、16場得分在5到10分之間。但與此同時,他也有15場球超過了18分,這對於一名場均只有不到26分鐘的球員來說已經相當高產,這其中更是交出了三次30+。

  那麼,是什麼導致了希禾特狀態的飄忽不定呢?首先和他自身的投籃手感不無關係。在大傷之前,海工是一位配得上“進攻萬花筒”稱號的明星側翼,傳突投無所不精,既能持球打擋拆,也能作為空間點輔助隊友打無球,——要知道,他在爵士最後一年,每場能以四成的命中率投進兩記三分。

  而到了本賽季,當希禾特和艾榮以及霍弗德同時在場時,自然會往無球上靠,但他卻拿不出高效的準心為自己正名。統計顯示,每36分鐘能出手4.6次三分的希禾特,外線命中率竟然只有33.6%,他的三分幾分全部處於在和防守球員相距4英呎以上的空位,並有八成來自於接球投,這樣的謹慎出手已是精挑細選,難度可謂不大。有觀點認為,外線炒籃的增多或和他的重傷有關,影響了他跳起的高度。

  第二個原因,眾所周知,對於一個得分手來說,要在手風不順的情況下保證得分產量,就要想辦法獲得最穩妥的得分方式,造罰球便是很實用的方法。對於希禾特來說,要命的問題就是,他的侵略性也早已不如往昔。在4月4號對陣邁阿密熱火的比賽里,海工一口氣鑿出了13次罰球,全場進五球便撈到25分,這樣的進攻分佈讓防守者倍感壓力,只是對於他而言,類似的表現還是太少了。

  本賽季,希禾特每36分鐘罰球數為3.7次,這是相當平庸的水準,作為對比,2014到2017間的三個賽季,巔峰期的希禾特每36分鐘要罰球6次以上,靠罰籃就能得到5.1分。曾幾何時,這位擁有麒麟臂的白人前鋒打法之強硬讓人側目,卓越的對抗能力是他成為20+得分手不可或缺的關鍵因素。希禾特對於籃筐侵略性的下降是肉眼可見的,即便不看罰球,他的3英呎以內的籃下出手大部分都來自快攻,鮮少在陣地戰中完成;賽季至今共計不過24次入樽和14次2+1,均是成為主力輪換以來的最低值,更顯出他爆發力的下降。同樣地,球員終結水平滑坡也被廣泛認為和傷病有關,以賽亞-湯馬士就是最典型的受害者。

  由於希禾特沒有延續巔峰時期的得分能力,塞爾特人的進攻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響。事實上,不管是艾榮賀福特,還是“雙探花”以及一眾板凳匪徒,都屬於不擅長造殺傷的球員類型,理論上講,希禾特本是球隊打球最凶的外線了,他的存在讓球隊在有需要時多了一個進攻選項。隨著希禾特被隊友“同化”,跳投大隊塞爾特人本賽季的罰球數位列全聯盟倒數第二,上賽季就沒有造罰球手的隱患到了今年還是未能有所改進。

  價值猶存,季後賽或成X因素

  誠然,希禾特得分大不如前,但足以讓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其他方面,希禾特並沒有太明顯的退步。原本就不是單功能箭頭的他,價值並不全在得分上面。從數據統計中可以看到,本賽季的希禾特場均仍能交出4.5個籃板和3.7次助攻,換算成36分鐘,6.3+4.8的數值完全銜接了巔峰期的水準,甚至,其9.3%的籃板率刷新了個人職業生涯記錄,18.5%的助攻率是第三高的賽季。

  這兩項能力對於塞爾特人的鋒線意義不小。且不說波士頓人在搶籃板上面同樣排名聯盟末流,希禾特總歸是同位置中不錯的籃板手;在傳球調度方面,他也起著扮演組織前鋒角色、盤活輪換陣容進攻的作用。

  塔圖姆和杰倫-布朗等前鋒都缺乏打擋拆的能力,兩人均是更加傳統的三號位,以得分為要務。如果說被列進先發陣容的塔圖姆尚能在賀福特和艾榮身邊安心進攻的話,和希禾特一同被安在板凳的布朗便急需一個給他傳球的組織者,畢竟泰利-羅齊爾的視野向來不算出色。史蒂文斯把希禾特安排在輪換階段出場,使得後備軍團有了一個會持球串聯的主心骨,在他的助攻分佈中,後備球員泰斯、杰倫和羅齊爾正是被他喂餅最多的三位。

  從比賽影響力上看,希禾特也沒有到拖累球隊的地步。前文提到,本賽季的海工外線把握度出現了顯著的下降,但綜合來看,他的整體進攻效率還是堪稱合格。57.5%的真實命中率,已是除了2016-2017賽季之外的最佳,這和他對於出手的優化有直接關係。從投籃區域上看,希禾特有超過七成的出手來自三分和籃下,同樣是一名追求魔球打法的球員,而由於其謹慎到不盲目衝殺的風格,快攻和空切不少的希禾特在籃下交出62.1%的命中率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ESPN的真實正負值統計對於希禾特進攻端的正面貢獻給予了數據支持。他的進攻真實正負值達到+0.88,可以躋身同位置前15名。雖然防守有些不盡如人意,但綜合來看,希禾特的進攻還是彌補了防守端的虧空。

  海工總是在回暖期和低潮期之間反復,讓人捉摸不透,這也是為什麼他僅憑這幾場的高光表現仍舊不足以打消球迷們疑慮的原因。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在即將到來的季後賽上,希禾特的狀態好壞無疑將對球隊產生極大影響,常規賽中,希禾特得到至少15分的20場比賽里,塞爾特人勝算陡然上升,達到85%。

  好吧,既然當不了球隊的決定性因素,那麼,爭取成為一個“X因素”,對於希禾特來說,也未嚐不可。

  (籃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