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關廠瘦身:移動業務退居本土 多業務整合彌補虧損
2019年04月07日11:51

  雖然整體業績強勁,但移動業務卻成為索尼的一個“包袱”。

  今年的三月對於日本電子娛樂巨頭索尼來說並不平靜,隨著59歲的董事長平井一夫宣佈退休,新的調整也隨之而來。因移動業務持續虧損,索尼選擇關停工廠、裁員、通過將移動業務整合到其他部門來降低運營成本,實現扭虧為盈。而關停的索尼北京工廠還被傳出將生產線轉移至泰國工廠的消息。

  近日,索尼中國公關向《中國經營報》記者確認,北京工廠生產線已經停止生產,不存在向泰國進行生產轉移的情況,關閉工廠主要為減少虧損。儘管如此,索尼北京工廠的員工卻對記者表示,“之前很多員工還去泰國支援過建廠。”

  事實上,索尼移動震盪調整背後是整個日系企業沒能抓住移動智能手機這一機遇的縮影,也是全球智能手機市場頭部效應愈加明顯背後,中小手機廠商的現狀。

  “甩包袱”調整

  據瞭解,索尼有兩家手機製造工廠,一家為位於北京順義的北京索愛普天移動通信有限公司(BMC,以下簡稱“索愛移動”)、一家為設在泰國的STT。

  近日索尼在中國關停的工廠為北京索愛普天移動通信有限公司。

  索尼方面向本報記者表示:“北京索愛普天移動通信有限公司為合資公司,索尼移動占有51%的股份。停產主要原因是產量逐年下降、開工不足,不存在向泰國進行生產轉移的情況。”

  對於上述說法,在索尼工作十三年、即將離職的員工張芳(化名)告訴記者,“索尼從2015年開始就陸續向泰國轉廠,我們很多員工還去泰國支援過建廠,但是當時索尼領導層給我們說的是北京工廠作為旗艦工廠是不會關閉的,而且一直都沒有裁員計劃。現在泰國工廠的產能在領導層看來已經可以滿足生產需求了,所以就把我們裁掉。”

  張芳坦言:“4月10日是最後期限,如果10日還不與公司簽署合同,5月開始就只給員工發放北京市最低工資的70%,1500元左右,變相逼著員工離開。”這一消息也得到了其他員工的證實。

  記者就此消息向索尼方面詢問,對方未予置評。不過索尼中國相關人員表示,對此事感到遺憾。

  事實上,索尼手機的銷售量、產能不足,是不容忽視的問題。索尼公關也向記者坦言,過去幾年(智能手機)產量不斷下降,人工與機器的閑置促使這次工廠的關閉。目前工廠也已經停止生產。

  記者走訪線下市場瞭解到,索尼櫃檯的產品幾乎都以相機、耳機、電視為主,鮮有手機展台。

  北京市東長安街1號北京東方廣場店是索尼在北京的直營店。4月1日,記者來到北京東方廣場店,店內僅陳列了兩款索尼手機,分別是Xperia 10 Plus 與Xperia XZ3。據店員介紹,上述兩款手機一天的銷量還不足10台。該店員表示:“買索尼手機的多數是索尼品牌的鐵粉。”

  此外,位於廣州的太古彙店是索尼在中國的第四家直營店,涵蓋手機、相機、耳機、電視等諸多產品。一位售賣索尼手機的店員介紹,索尼手機每日的銷售量並不多,店裡的耳機產品、微單銷量較好。店員對於索尼手機銷量不佳的原因歸咎於不重視宣傳、太低調。

  曾經的輝煌時代

  索尼移動也曾有過輝煌時光。據北京索尼工廠相鄰工廠的員工回憶道:“幾年前,來面試索尼的求職者把馬路都‘堵’上了。”

  張芳介紹道,該工廠在這幾年時間生產過近3億部手機,產量最高的時候有100條生產線。”

  實際上,如今的索尼手機前身為索尼愛立信(以下簡稱“索愛”),由索尼和愛立信出資各半建立的品牌,功能機時代,索愛與摩托羅拉、諾基亞等品牌一樣被大家所熟知,手機業務也是扶搖直上。但智能手機時代,蘋果、三星成為新霸主,而索愛手機並沒有延續此前輝煌。之後索尼收購愛立信持有索愛的股權成立索尼移動。

  而這也是整個日系廠商都未能抓住移動互聯網時代下的機遇真實寫照。奧維雲網手機產業鏈資深分析師張金陽認為,智能手機剛崛起的時候,比拚的是技術,蘋果、日韓廠商占優勢,但智能手機進入快速擴張時期,比拚的更多的是資金實力和供應鏈整合能力,這方面整個日系廠商都比較弱。

  從 2008 財年到 2014 財年,索尼還遇到了虧損危機。

  2012年,平井一夫上台,帶著複蘇索尼電子業務的使命對索尼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先是以分拆、出售、剝離、裁員等方式進行業務重組,之後追求利潤以及對發展有潛力的領域進行投資。半導體與遊戲業務為索尼利潤的主要來源。財報顯示,移動通訊業務在2015財年第三季度到2017財年第一季度扭虧為盈,然而,2017財年第二季度移動業務又陷入虧損。在2017財年第三季度再次扭虧為盈後,2017財年第四季度再次陷入虧損,直至今日,索尼移動業務已持續虧損四個季度。

  張金陽認為,整個手機利潤率比較薄,而索尼基於前幾年的自身業務調整,並不會將資金和精力傾向於利潤率薄的業務上。

  儘管平井一夫在上台之後沒有把重心放在手機業務上,但在“One Sony”計劃中,推出了一系列走高端路線的手機產品。不僅在售價上推高價格,還主推4K屏幕、3D掃瞄等新技術,但似乎關注度並不算高。

  此前,第一手機研究院院長孫燕飆對本報記者表示,在數碼消費時代,企業只有不斷創新,才能抓住消費者核心需求,否則容易被潮流所拋棄。例如,在2017年全面屏已經成為各大手機品牌設計趨勢時,索尼的Xperia系列還在堅持寬邊框策略,2018年,在國內手機廠商流行屏下指紋時,索尼手機還停留在後置指紋解鎖。

  如今索尼移動已退居本土市場。

  內部存在掣肘?

  關閉北京工廠並不意味著索尼放棄移動業務,3月26日,索尼公司稱將影像產品和解決方案(IP&S),家庭娛樂和聲音(HE&S)及移動通信(MC)整合為電子產品和解決方案(EP&S)部門。

  索尼發言人也強調了移動業務在索尼集團中的重要地位:“在5G來臨的時代,索尼會全力投入智能手機業務,因為索尼移動是索尼旗下唯一擁有電訊技術資產和經驗的業務”。

  對於這次整合,索尼稱為了彌補虧損,索尼移動業務將努力在2020財年實現600~700萬台的銷售業績並實現贏利。為實現該目標,索尼移動計劃將全公司2020財年的運營成本削減至2017財年的一半。

  索尼集團還將全面利用電視、音視頻、數碼影像等品牌硬件業務的創新技術和業務平台,進一步提升Xperia智能手機的競爭力。

  索尼中國公關人員對記者表示,在索尼過去幾年的戰略中,幾個業務獨立運營,沒有一昧尋求市場規模,而是縮小規模、打造高端產品,希望能迅速盈利。但獨立運營之後,其他業務有所起色,手機業務依舊虧損,這也促使索尼把影像、家電、移動業務重組。

  “一般而言,如果一個產業發展得好,往往會分拆成更多產業,以求規模更大;只有發展不理想的產業,才會多產業合併。”在產業分析師劉步塵看來,索尼將家電、影像和移動業務合併,一則因為三種產品屬性比較接近,合併可以實現資源共享;二則說明三種產業發展都不夠理想,合併可以減少管理、營銷費用。

  值得玩味的是,雖然索尼擁有全球領先的攝影技術,又是CMOS傳感器市場的主要供貨商,但索尼公司在過去幾年中並未讓影像和移動部門形成聯動,甚至於兩大業務部門之間都存在競爭,索尼手機的成像質量就長時間落後於競品。

  張金陽認為,索尼的CMOS傳感器掌握在相機部門手裡,相機部門不太希望手機部門得到很好的技術,否則會衝擊索尼相機部門的銷量,而且實際上在整個索尼的業務體系里,索尼手機部門盈利較差,話語權較弱。

  如今,家電、影像和移動業務合併,影像和移動業務本身就存在競爭,索尼手機能否獲得更多的攝像技術也成為關注焦點。

  張金陽認為,合併後的索尼手機的拍照優勢並不大。“其一,索尼相機部門掌握的算法,後續不太可能給手機部門開放;其二,索尼相機部門掌握的這些算法是針對相機預設里的,並不是傳統看到的智能終端算法,相機算法並不會比OPPO、vivo、三星、小米掌握的算法要先進,即使相機部門的算法開放給了手機部門,用途也並不大。”

  張金陽認為,索尼能給索尼移動部門最好的是傳感器,但今天智能手機在影像方面,傳感器並非決定性因素,考量的還有算法、攝像頭、傳感器、供應鏈等綜合性能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