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瘋狂"踐踏"央行獨立性 美聯儲決策將難上加難
2019年04月07日23:58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4月7日訊,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再次公開要求放鬆貨幣政策,為急於顯示獨立性的美聯儲的決策注入了更深層次的政治因素。

  在去年四次加息之後,美聯儲面臨著一場爭論:下一步是否需要降息,而不是加息。特朗普踐踏美聯儲獨立性的意願,只會讓下一個決定變得更加棘手,因為央行希望證明自己沒有受到政客的操縱。

  “下一步可能會降息的預期並不瘋狂,”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前美聯儲官員Joe Gagnon表示,然而“總統讓美聯儲做什麼,美聯儲就得做什麼,這就很尷尬了”。

  在債券市場的衰退恐懼之後,對美國經濟的樂觀情緒在上週晚些時候稍微複蘇,隨著美國3月就業增長接近200000而失業率僅為3.8%,這個數字很容易就足以滿足美聯儲加強他們今年的核心觀點,即可觀的經濟增長和利率不變。

  但降息今年仍有可能成為現實。如果美國出現嚴重衰退的跡象,毫無疑問,美聯儲主席傑伊-鮑威爾和他的同事們將大舉降息。甚至一些聯儲官員開始認為,即使經濟沒有跌入懸崖,也有理由下調利率。

  在上世紀90年代創紀錄的經濟擴張期間,美聯儲前主席艾倫-格林斯潘領導下的利率調整堪稱先例之一。芝加哥聯邦儲備銀行行長查爾斯-埃文斯在3月底討論了格林斯潘在1998年新興市場危機期間的降息舉措,並將其作為他所謂“風險管理”政策方法的例證。

  當時,儘管美國失業率僅為4.6%,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保持穩定,但美聯儲還是下調了利率。埃文斯表示,這是美聯儲寬鬆政策“作為防範不良後果風險”的一個例子。

  耶魯大學教授、曾任美聯儲貨幣事務主管的比爾-英格利希(Bill English)表示,美聯儲在上世紀90年代早些時候推行的減息措施也具有重要意義。1995年7月,美聯儲開始逆轉此前的一系列加息舉措,將利率下調了75個基點,儘管當時美國經濟絲毫沒有出現衰退。

  英格利希表示,如果美國經濟在今年晚些時候放緩,通脹率處於低位,美聯儲可能進行類似的“中期修正”。當前既不會刺激增長也不會抑製增長的中性利率水平相對較低,為美聯儲先發製人提供了更多論據。這使得中央銀行只有適度的火力來支撐經濟。

  英格利希表示:“對經濟增長放緩的反應比正常時期更為敏感,可能會傾向於採取更寬鬆的政策,為抵禦下行衝擊提供更多緩衝。”

  摩根大通的邁克爾-費羅利(Michael Feroli)對降息的理由提出了質疑,他表示,美國經濟增長將高於趨勢水平。他說,1995年的降息是對前一年過度緊縮的必要回應,而1998年美聯儲是在應對一場真正的市場危機。但今天的情況顯然不同了,他表示:“如果當前要降息,市場將會大大失望。”

  現在就職於普林斯頓大學的前美聯儲理事艾倫-布林德說,作為一般規則,美聯儲需要在兩個方向準備搶先行動,但他目前尚不清楚比預期結果更糟的風險是否超過了通脹加速的風險。

  儘管包括美聯儲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達在內的美聯儲官員一直在強調貿易緊張、增長放緩和英國退歐等全球風險,但事實證明,美國總體上對外國衝擊是有抵抗力的。美聯儲面臨的危險是,任何暗示其已開始考慮降息的跡象,都可能引發金融市場恐慌。正如交易員們都在懷疑美聯儲是否看到了他們忽視的可怕預測。

  美聯儲還需要考慮對格林斯潘上世紀90年代政策的主要批評之一,即該政策過於寬鬆,在金融市場上催生了危險的泡沫。1998年末的降息尤其被批評為不明智和不必要的。均富會計師事務所(Grant Thornton)的黛安-斯旺克(Diane Swonk)表示:“這或許將意想不到的後果,比如房價大幅上漲,那麼金融市場可能會出現更大的泡沫。”

  今年早些時候,鮑威爾迫於總統壓力,擱置了美聯儲的加息計劃。有關這一指責,正進一步影響政策前景。徹底削減利率將強化這樣一種說法,即特朗普正在影響一家小心翼翼地捍衛其獨立性的央行的政策。英格利希表示:“這讓美聯儲的工作變得更加複雜,而且這已經是一項複雜的工作。這是不幸的。”(林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