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勝傑遺囑錄音 惦記為群眾送歡樂
2019年04月07日03:11

原標題:師勝傑遺囑錄音 惦記為群眾送歡樂

最憶是清明③

2018年,包括李敖、金庸、盛中國等眾多文藝界大師先後離世。這其中曲藝界尤為集中——有丁廣泉、常寶華、師勝傑等12位相聲演員,有評書大師單田芳等。生前給我們帶來陣陣歡笑的他們,離去之際給我們帶來深深悲痛。大師逝去的第一個清明節,我們回訪了常寶華、師勝傑以及評書大師單田芳的家人,用他們的追憶寄託我們的追思……

“相聲藝術是我畢生的追求!”這是2018年7月7日,中國曲協相聲藝術委員會主任、相聲表演藝術家師勝傑在錄製央視《中國文藝》“向經典致敬”欄目時,親筆寫下的文字。沒想到,這竟是他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兩個多月後的9月28日晚,師勝傑去世,享年66歲,自此長眠東北的黑土地下。

在他去世後,遺孀宋豔先後在元旦、春節、清明節以及師勝傑的百日祭、冥誕等重要節點,寫下近二十篇祭文、詩詞,在微博上推送,痛悼亡夫。今年清明節前夕,她與師勝傑的四代弟子一行20餘人前去掃墓,希望師勝傑在天堂那邊也能感受到春天的溫暖,也能目睹滿眼綠色、一川鮮花。

追思

遺孀多次發文悼念

清明前到墓前祭奠

“清明時節風雪綿,冷雪淒風透骨寒,窗外飄雪如淚水,千絲萬縷心愁煩。回想往年清明節,你我共同祭祖先,如今清明祭奠你,鬱悶哀懷似火煎。親人啊!你離開我一百九十天,想你念你在心間。”這是4月5日上午11時12分,新浪微博認證為黑龍江省藝術研究所編輯、國家一級演員的宋豔女士推送的寫給亡夫師勝傑的祭文,她在下方還附了一張照片——師勝傑遺像被五朵潔白的玫瑰所環繞,另有眼鏡、蘋果、水餃、蠟燭等祭祀品供奉在桌上。

3月26日是師勝傑的67歲冥壽日,宋豔也在微博上寫下悼文,“我在家為你祈願;願你夏涼冬暖,願你秋春不寒;願你天黑有燈、下雨有傘……”

3月28日上午,宋豔及師勝傑四代弟子一行20餘人來到哈爾濱市郊,為師勝傑掃墓。黑色的大理石墓碑前,擺滿了黃白兩種顏色的菊花。遠處的湖面上,依然是冰雪覆蓋,尚未解凍。

“生前,他為自己選擇了這塊去世後長眠的黑土地。他生於天津,成長於黑龍江,他在這片黑土地上工作了近半個世紀。他眷戀著這裏的山水。”電話裡,宋豔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去年10月2日,師勝傑的遺體被火化後,骨灰隨即安葬在這依山傍水的陵園里。

品性

與師勝傑相伴42年

未聽他評論過他人

師勝傑的遺物中,有不少對相聲藝術的感悟以及用於演出的相聲劇本。宋豔將其中一部分送給他的徒弟們留作紀念,另一部分她自己保留著。有朋友建議她將這些手稿、劇本結集成冊出版,她正在考慮中。

在宋豔的印象里,師勝傑喜歡聽戲曲、評書。他對自己要求很嚴格,對於徒弟則言傳身教,即便批評,語言措辭也很委婉。“我跟他相伴42年,他從來沒有評論過任何人,對什麼事情都很包容。他只要不高興了,就不說話,默默地皺著眉頭。”宋豔稱,老伴總是跟她講,要換位思考,站在對方的立場上去考慮事情。

去年11月28日,參加完中國曲藝家協會在北京舉辦的師勝傑先生藝術人生追思會後,宋豔就跟女兒去了美國生活一個多月,重走了一遍她與師勝傑走過的地方——金門大橋、唐人街、漁人碼頭、聯合廣場。宋豔說,師勝傑那時還跟她說過與他師父一起在唐人街皇后酒樓吃過飯的事,現在她去了,就當替他故地重遊。

今年春節前,宋豔回到了哈爾濱。“以前過年,只要不是在海外渡假或者去北京演出,老伴總是待在家裡給我做年夜飯。除了涼拌菜,他最擅長做魚,不管是江魚、海魚,也不管是清蒸、紅燒,還是一鍋燉,他都做得色香味俱全。”

目前,除了每天與在美國定居的女兒微信視頻聊天、相互傾訴以外,宋豔在哈爾濱的好多朋友以及師勝傑的徒弟徒孫都常來看她,鼓勵她從傷痛中走出來。

傳承

近9分鍾音頻遺囑

大徒弟將找機會公佈

黑龍江省曲藝團團長、哈爾濱市曲藝家協會主席劉彤是師勝傑的大徒弟,劉彤從六歲開始就跟著師父師勝傑學習相聲表演藝術。在他的印象中,師父始終精益求精,對每個字都要求嚴格。劉彤的代表作《傳統與觀眾》最後用方言說“喇嘛鰨目”,就是師勝傑的點子。劉彤還記得,師父當時想了一宿,做出改動之後效果好多了。

為了培養劉彤,師勝傑一有演出機會就帶他出去。劉彤給師父捧哏,近距離學到他細膩的表演風格。

在近60年的從藝生涯中,師勝傑留下了《郝市長》《肝膽相照》《小鞋匠的奇遇》等一批相聲藝術史上的經典之作,收了劉彤、鄒德江、王敏、王剛、侯軍、李菁、常遠、徐濤等19名弟子,並認了陳寒柏、高曉攀、苗阜等4名義子,還培養薑茂蔚、田榮義、賈偉3名學生。他自己曾榮獲第五屆中國曲藝牡丹獎表演獎,被評為“全國十大笑星”。

劉彤稱,去年夏天師父病重期間,還率領“師家班”弟子,先後到鶴崗、齊齊哈爾、綏化、佳木斯、雙鴨山等黑龍江省內五地市做了他生命最後的告別演出。去世前,師父將他單獨留下,做了8分52秒的遺囑錄音。“我以後會找個適當的機會向社會公佈師父的遺囑。他希望我能扛起黑龍江省曲藝團的旗幟,為黑土地上的群眾送去歡聲笑語。”

同樣,哈爾濱百樂會相聲團也是在師勝傑的一手扶持下成立起來的,現有相聲演員30名,運營得還不錯。“師父人緣在相聲界出奇地好,在主流與非主流的爭論中他沒有站隊,只是用人品和事實說話。我們要繼承師父的藝術和品格:因個人先天條件不足,藝術我們可以說盡力,但品格繼承不難。我對我的徒弟說,這方面,我不想聽‘盡力’二字。”劉彤如是說。

另據劉彤透露,今年9月師勝傑去世一週年之際,中國曲藝家協會將主辦相聲名家紀念師勝傑專場巡演。文/本報記者 張恩傑

統籌/劉江華 滿羿

責任編輯:鄭立文(EN054)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