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丹:打開菲律賓的時光寶盒
2019年04月07日18:10

原標題:巴丹:打開菲律賓的時光寶盒

帕西河邊的西班牙王城,刻下了馬尼拉16世紀的“永遠忠貞與高貴之城”座右銘。聖·奧古斯丁教堂里虔誠的教徒默默向主禱告,穹頂、浮雕、天使像、油畫、吊燈組成的畫面訴說著“東方的梵蒂岡”的文明過往……

從馬尼拉濱海碼頭坐輪渡,一個小時便能抵達呂宋島西部的巴丹省。再經約莫1小時的車程,就能抵達巴加克的卡薩斯菲律賓阿庫紮渡假村(Las Casas Filipinas de Acuzar)。當磅礴的古建築群出現在眼前,一種震撼人心的美感壓倒了路途周折的疲憊。“人們可以在這裏穿越時間的桎梏,回望菲律賓昔日的壯闊輝煌”。

卡薩斯菲律賓阿庫紮渡假村 kikiwiwi看世界 圖

這片400餘公頃的土地,有著近30棟西班牙-菲律賓殖民地建築,石屋、木製高架房屋、教堂……從國家的各個角落被原樣平移和恢復於此,共同描繪出一段菲律賓殖民史。

園內設計了一條專業導覽路線,人們可以跟隨身著古裝的講解人員瞭解每一棟建築的前世今生。導覽員將我們帶到一棟綠白相間的復合式住宅Casa Lubao, “為了表達對古建的尊重,人們需要拖鞋方可入內”,導覽員認真地說,“這棟古宅始建於20世紀初,是種植園主Valentin Arrastia和Francisca Salgado的莊園府邸的一部分,最初的功能是用來收藏大米和糖,二戰期間,日本兵入侵,將此地占為駐軍地“。當時,還發生過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一個日本上校曾潛入Arrastia家族,被善良的主人僱傭為司機和園藝工,直到後來他們才發現他是“間諜”。在戰火繚繞的關鍵時刻,這位上校要求士兵給這棟宅子一條生路,以表對Arrastia家族的感恩。

導覽員站在長餐桌旁感歎道:“Valentin Arrastia是菲律賓曆史上的重要人物,他曾資助了一位家境貧窮的男孩學習成長,而那個人就是第九任菲律賓總統迪奧斯達多·馬卡帕加爾,他的女兒就是阿羅約。”

Casa Lubao外觀 朱喆 攝

Casa Lubao完美地呈現了主人Valentin Arrastia的身份。那個年代,富裕的菲律賓人通常用石磚造房,以堅固的石質為基座,懸垂的木製作為上層樓板,屋外帶欄杆和滑動窗戶以及瓦片屋頂,也就是典型的菲律賓式、西班牙式、美式建築結合而成的“Bahay na bato”風格,是菲律賓殖民時代特有的建築風貌。

Casa Lubao會客廳 朱喆 攝

乘坐著當地人稱為“Kalesa”的馬車(西班牙殖民者在18世紀引入菲律賓的一種交通方式),晃晃悠悠地來到了Casa Lubao不遠處的另一氣勢恢宏之地——Hotel de Oriente,它堪稱菲律賓傳統工藝的聖殿。

“Kalesa”馬車 朱喆 攝

1889年,Don Manuel Perez Marqueti出資建造了菲律賓島上唯一的奢華酒店Hotel de Oriente,西班牙建築師 Juan Jose Huervas y Arizmendi發揮其聰明才智,在3層樓的建築中,安置了83個房間、還有能容納25匹馬的馬廄,一間閣樓以及寬闊的門廳。作為當時的地標建築,它吸引了無數名流。1892年6月26日,被後人譽為“菲律賓國父”的扶西·黎刹乘坐香港的“唐璜”號船來到菲律賓,下榻22號房間,面對Binondo教堂,開始了一段風雲曆史。Hotel de Oriente不幸毀於二戰的炮火。

1890年的Hotel de Oriente

如今的Hotel de Oriente

2013年,卡薩斯菲律賓阿庫紮渡假村幕後功臣,一位名叫Jose Azucar的菲律賓商人及古董收藏家,決心將這座酒店昔日輝煌重見天日。他組織菲律賓建築師、藝術家,根據舊照片、櫥窗、華服等資料原樣複製,如今眼前的Hotel de Oriente就是當地土著工匠們一心一意恢復的樣貌。

當地土著工匠製作精美藝術品 卡薩斯菲律賓阿庫紮渡假村 圖

巴加克及附近小鎮的婦女們則是聰慧巧手,利用木質馬賽克繪製了菲律賓著名畫家胡安·盧克的浪漫主義代表作“Spoliarium”和菲律賓國家藝術家卡洛斯·維拉魯茲·弗朗西斯科的作品,還有一系列宗教色彩的天花板壁畫。

左:胡安·盧克“Spoliarium” ;右:木質版“Spoliarium” 朱喆 攝

天頂木質壁畫 朱喆 攝

木刻地板與木鑲工藝扶梯 朱喆 攝

木雕天頂裝飾燈 朱喆 攝

Hotel de Oriente整個內部裝飾,自上而下,從牆壁、柱子到扶手、地面、不是木雕、木鑲就是木刻,難以置信的“鬼斧神工“打造出了滿目的精美絕倫。不論藝術家,或是普通觀眾,都能感受古今藝術、技藝的相融與對話。導覽員告訴我們,內部的裝飾工程仍在繼續,未來這裏將成為卡薩斯菲律賓阿庫紮渡假村的奢華酒店、會展中心、藝術展館。

走出Hotel de Oriente,正是最美的巴丹落日。我們就在海邊,靜靜地望著餘暉霞光層層淡去,無人離去。

巴丹落日 上海BANG 圖

當月亮升起,一行人便坐上船,開始了環繞Unagol河的水上之旅。

蜿蜒曲折的Unagol河穿過整個渡假村,環繞著古建築、稻田和山巒。船員搖著槳和我們介紹起來,“這裏還有許多殖民地風格的建築樣式,比如你們眼前的這些,底部是西班牙式拱形石磚,上面便是菲律賓式的貝殼裝飾的木結構,所謂東方與西方的‘碰撞’”。“太像拍電影了!”我禁不住喊,船員笑答:“是啊!拿過威尼斯金獅獎菲律賓電影大師拉夫·達茲,來這裏拍了《悲傷秘密的搖籃曲》,對了,那部電影八個多小時哦!”說完便放聲歌唱起來。

西班牙-菲律賓 殖民地風格建築 kikiwiwi看世界 圖

下船後,來到廣場的露天餐吧,嗓音甜美的主持人發來熱切的問候,享受晚餐的同時還有一場精彩的菲律賓民俗晚會。只見他們拿出各式道具、長短竹竿、五彩傘、手帕、年輕男女穿著明豔動人的服飾,輕盈起舞,呈現了菲律賓各部落特色、節慶、婚嫁的風俗,島嶼國家的開朗與熱情,打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明豔動人的年輕舞者 kikiwiwi看世界 圖

精彩紛呈的菲律賓民族舞蹈表演 朱喆 攝

創建的七年後,2010年,這個遺產公園和渡假村一直向公眾開放。曾有媒體採訪Jose Azucar,問他究竟是收藏古建還是收藏故事?這位喜歡穿著沙灘褲時不時在園中閑逛的老闆承認,理想情況下,這些房屋應該留在原來的位置,但遺憾的是,遺產保護尚未得到重視。不過在他個人能力範圍內,他將竭盡所能,“只要有一所舊房子可以保存,Las Casas 仍將繼續進行”。在卡薩斯菲律賓阿庫紮渡假村官方logo下有一行小字,藏著他的深情與壯誌,“昔日輝煌,明日希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