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裡一家三口的隱忍:千磨萬擊還堅勁
2019年04月07日10:24

原標題:大山裡一家三口的隱忍:千磨萬擊還堅勁

中新網台州4月7日電 (見習記者 範宇斌)2006年3月,浙江台州小夥付學朋因一場車禍失去了自主呼吸功能。此後五年,他的父母自製了一個“山寨呼吸機”,幫助頸部以下幾乎完全癱瘓的兒子手工呼吸。2013年1月,中新網報導了《浙江台州黃岩區鄉村父母自製“山寨呼吸機”為癱瘓兒子續命五年》曾引發社會的廣泛關注。

圖為:付敏足夫婦在廚房做飯 範宇斌 攝

時隔六年,這一家人的近況如何?近日,記者再次來到付學朋位於台州市黃岩區上鄭鄉干坑村的家中,聆聽平凡日子裡,這一家三口的不平凡。

圖為:王蘭芹每天都要給豬喂食 範宇斌 攝

清明時節,經曆一個冬季的蕭條,江南一帶的山區正是草長鶯飛,溪水歡流,處處生機蓬勃。

圖為:一家三口的生活場景 範宇斌 攝

大山深處,蜿蜒的山路盡頭:當年付家那個破敗的小院、木結構的老屋,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泥土地換成了水泥地,老屋進行了加固,牆壁被刷得雪白,還安上了空調、添置了傢俱。

圖為:全家福 範宇斌 攝

記者進屋時,付學朋唯一親熱的夥伴——電視機,正播放著他愛看的新聞。只是付學朋依然整天臥床,靠著愛心企業送來的呼吸機續命。看到家裡來客人,他滿臉笑容。

“要是沒那場意外,日子多幸福呀。”付學朋61歲的母親王蘭芹嘴上這麼說,心裡可不敢想。“越想心越痛。”當天,知道記者要來,她特地煮了自家種的蕃薯、花生,沏好新采的茶葉。

付學朋的父親付敏足,剛劈完鬆木柴,搓了搓那雙關節腫大、佈滿老繭的手,花白的頭髮、褲腿上開著小口甚是顯眼。他坦言:“這些年,我們真的是一步都不敢離開。”

為了撐起這個家,73歲的付敏足每天都要幹農活,閑時就在村里打打零工。翻身、吸痰、喝水、喂飯、擦身、按摩……王蘭芹則每天都圍著兒子團團轉,家裡所有的家務要做,還有兩頭豬、一群雞要管。

“不生病還好,生起病來就是一個‘無底洞’。即使一個小感冒,都要折騰到重症監護室。”這些年,付敏足夫婦最擔心的還是兒子的身體。儘管政府每月都有低保、護理費等兩千多元的補助,以及免費提供的救護車接送、上門體檢、電費和電視費……“政府真的是能做的都做了,但那次意外的代價實在是太慘重了。”付敏足感慨道,“要不是社會各界好心人的幫助,我們也許堅持不到現在。”

在付學朋的床頭,仍然放著一個需依靠人工按壓才能使用的呼吸機。王蘭芹告訴記者,為減輕呼吸機負荷,他們每晚仍會操作機械式的呼吸機,用人工按壓的方式幫兒子呼吸。“要是萬一停電了,還得靠這個救命。”

記者注意到,付學朋的手指頭蒼白而僵硬,手指甲卻修剪得很乾淨,頭髮、鬍子也很清爽,周圍也沒有一絲異味。據瞭解,除了依賴呼吸機輔助呼吸,以及消炎、止咳化痰等藥物治療,付學朋的病情暫且穩定。

“我每天用吸痰管幫他吸痰八九次,多的時候,一個小時就要四五次。”王蘭芹說,由於常年臥床,付學朋的腸胃功能有些紊亂,經常便秘,腎臟也出現了問題。“小便要依靠導尿管插著,大便經常要我用開塞露,或者手去挖。”

“呼哧,呼哧……”伴隨呼吸機運作的聲音,成了付家這些年不變的旋律,也是付學朋的生命之音。

記者瞭解到,事發後,肇事司機賠了41萬元,各界愛心人士捐了30多萬元。付學朋的醫藥費先後花去了150餘萬元。“我們日子再苦,別人借我們的錢,一分一厘都要還給人家。”付敏足語氣堅定地說,還剩下自己親戚的10多萬元錢要還。

“好在兒子也很懂事,他雖然全身除了脖子能動,其他都不能動,也發不出聲音講話。但他神誌還是清楚的,也沒想要放棄。”王蘭芹抹了抹淚花說,“其實他比我們更難受,為了他能活著,我們再難再累再苦也要堅持住。”

臨近飯點,王蘭芹掀開了桌上的菜罩子:鹹菜春筍、涼拌野菜、燉蘿蔔、醃肉湯。中午吃剩的“三菜一湯”,準備熱一下繼續吃。她說:“沒啥菜,素菜都是自家地裡頭的,反正我們一年到頭都不太去菜場,兩個女兒來的時候會幫忙帶點水產、水果等換換口味。”

“能省則省”是他們最大的生活追求。隨著年紀增長,付敏足幹起體力活大不如從前了。山中濕冷,王蘭芹的膝關節也出現了問題,經常犯病。每晚,夫妻倆還要輪流起夜給36歲的兒子翻身。

“飯要吃,豬要喂,兒子要管……日複一日,一家人整整齊齊就好。”講著山裡的土話,王蘭芹向土灶里添了把柴火,劈里啪啦的火燃了起來。此刻,屋前的溪水,終年不止;屋後,林子裡的春筍正破土而出。(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