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996生病ICU 程序員們這次忍不了了 弄出個大項目
2019年04月06日14:28

  工作996,生病ICU!程序員們這次忍不了了,弄出個大項目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在國內網友的印象里,程序員似乎總是這樣的一類人:掙得多、說得少以及——瘋狂地加班。

  但最近,這些“沉默的大多數”卻聯合起來做了件大事,成功“出圈”。

  3月26日,一位實在受不了“996”的程序員,在程序員最流行的網站GitHub寫下了一段話,併發起了名為“996.ICU”的開源項目,含義是“工作996,生病ICU”。

一週以來,這個項目又一次引起了關於互聯網乃至其他行業加班的討論。
一週以來,這個項目又一次引起了關於互聯網乃至其他行業加班的討論。

  為啥“996.ICU”能火?

  實際上,996的概念幾年前就有了,只是今年以來尤其火熱。

  而這個996.ICU的項目自3月26日註冊,至4月3日在GitHub上的Star數已突破17萬整數關口,表示至少有17萬名程序員關注了這個項目。這一數字甚至甩開GitHub上許多大名鼎鼎、存在數年的老項目。話題的熱度還擴展到了知乎、微博等其他社交平台上。

  連Python(世界最流行的編程語言之一)之父都在Twitter上發表意見:996模式慘無人道!

為啥一個幾年前就有的概念突然這麼火?原因大概是:
為啥一個幾年前就有的概念突然這麼火?原因大概是:

  為啥一個幾年前就有的概念突然這麼火?原因大概是:

  首先,項目名非常“接地氣”。996.ICU——意思就是只要你天天996,早晚進ICU,直接擊中了國內程序員們的“痛點”。

  同時,該項目將國內所有保障員工權利的法律法規逐一列出,為程序員們反對996工作製提供了一定的法理依據。

  996.ICU還創建了一份名單,程序員可以根據自己掌握的證據,在名單上添加要求員工超時加班的公司,並建立了“程序員找工作黑名單”。

  根據該項目公佈的996公司名單“曝光/施行時間”來看,有讚、智貝科技、氪細胞、霽雲科技、必勝課、蝴蝶互動等多家公司,均在2019年“曝光/施行”了996工作製,對於其中部分公司,舉報人甚至在“製度描述”中寫上了“9106”和“007”。

  此外,該項目還做了一件非常有程序員風格的事情——呼籲程序員在自己的開源代碼中加入證書,禁止996相關企業使用帶996.ICU證書的開源代碼。

  雖然這一倡議短期內並不會產生太大影響,但該開源許可證一旦擴散並形成規模,就可能對一家公司互聯網軟件業務產生極大影響。

  在不少程序員的協助下,996.ICU已經發展出955.WLB(讓更多的人逃離996,加入955的行列)、996LAW(收集大家的仲裁、民事訴訟信息)、996.TSC(周邊文化創意板塊)等社區,還有翻譯成各種語言的倡議書。

  網友:996沒有充分利用時間 效率反而低下

  值得關注的是,作為996.ICU的“主要控訴對象”,國內部分互聯網公司的反應卻有些“耐人尋味”。

  日前有人在該項目的討論中指出,國內幾大IT廠商在其發佈的瀏覽器或者安全衛士中屏蔽或者標記996.ICU的GitHub項目頁為違法內容。

  每經小編測試發現,可以證實的是,百度、搜狗、Chrome、火狐等瀏覽器沒有屏蔽,而UC、微信則以不同姿勢拒絕人們訪問相關網址。

  今年1月17日,有讚在公司年會上公開宣稱實行996工作製,如果晚上9點之前走,就要請年假,否則算是曠工。這一事件還引發了杭州勞動監察部門介入。2月,陸續有京東員工在社交平台上透露,京東開始施行類似995工作製。沒幾天,京東大快消事業群公關總監劉力回應稱,“不會強製要求員工加班,但鼓勵大家全情投入,高效產出,不僅為客戶和合作夥伴,也為自己和家人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每經小編在各大社交媒體上觀察發現,多數網友對“996”這種工作製度表示反對,人為很多公司沒有充分利用時間,也未提供加班費,員工牴觸情緒上升,工作效率反而低下。

  被加班“圍困”的他們

  如今,加班似乎正成為國內很多公司的一種“製度”和“文化”。

  在滴滴大數據2016年發佈的《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京東以23:16的平均下班時間,成為中國最“狠”公司冠軍,緊隨其後的騰訊(盈科)最晚下班時間是22:50,第三名58趕集下班時間為22:37。

  在高德地圖發佈的《2016年度中國主要城市交通分析報告》中,華為每日人均加班時間長達3.96小時,成為中國企業“加班王”。

  據國家統計局今年3月發佈的數據顯示,1-2月,全國企業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為44.9小時。

  換句話說,按照一週五天工作日來算,中國企業就業人員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約為9個小時,相比之下,德國人每年平均工作1356小時,即每週的工作時間大約為26個小時,每天只需工作5個小時左右,是OECD組織中工作時間最短的國家。

  中國社科院一項調查顯示,2017年中國人每天平均休閑時間僅為2.27小時。相比而言,美國、德國等國家國民每天平均休閑時間大約為5小時,是中國人的兩倍以上。有統計結果稱,中國抑鬱症的患病率為6.1%,而且發病率近年來呈逐年上升趨勢……

  除了互聯網公司,還有許多行業的加班也堪比996。比如被調侃為“媒體老師”的媒體人——加班、熬夜、出差、作息不規律、24小時待命……

  如果程序員們是996,那“媒體老師”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007”。2016年,一份《中國媒體人健康問卷調查》數據顯示:

  83%的調查者工作時間超過了8小時,有60%的人超過晚上12點鍾才能睡覺。有57%的媒體人吃飯過快,70%的人無法保證每天吃早飯,被調查的媒體人23%有患有腸胃病。媒體人健康狀況令人擔憂(此處再心疼一下小編自己)。

  同樣的“加班狂魔”還有建築行業,因為建築工程一旦開工就是按照日曆天數算工期,一天不趕工期就很可能造成違約,所以週末、節假日等基本也不會停止施工(不可能施工的冬季施工間歇期除外)。

  有觀點認為,這次996.ICU的話題能這麼火,是因為互聯網行業的從業者的不滿已經到達一個臨界點。但程序員們的集體反彈,到底會獲得怎樣的回應,現在還不好預測。

  而且,對於996工作製的關注,還可以進一步拓展至當下中國年輕人所承受的社會壓力。就在最近,一則普通新聞在社交平台上被廣泛轉發:一位小夥騎車逆行被攔後突然“崩潰”,怒摔手機後嚎啕大哭,稱自己“壓力好大,每天加班到十一二點……”

  中國青年報評論稱,如何從社會系統層面為年輕人減壓,是時候在宏觀層面予以正視了。而996工作製遭遇反彈,僅僅是一個預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