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讀書 | 智能手機對我們做了什麼?德國哲學家這麼說——
2019年04月05日00:34

原標題:參考讀書 | 智能手機對我們做了什麼?德國哲學家這麼說——

(編者按:本文作者韓炳哲是德國新生代思想家、哲學家,本文摘自他的《在群中:數字媒體時代的大眾心理學》一書,有刪節。)

德國哲學家韓炳哲(中信出版社供圖)

參考消息網4月5日報導 20世紀初,德國的一匹馬曾經享譽世界。據說它會算算術,人們都叫它“聰明的漢斯”。如果給它簡單的數學題目,它會通過點頭或者用蹄子敲擊的次數來做出正確的回答。比如,如果問它:“3加5等於幾?”它就會敲8次馬蹄。

為了搞清楚這個奇蹟般的事件,人們甚至派出了一個科學家委員會,據說其中還有一位哲學家。委員會發現,這匹馬實際上並不會算數。但是它能夠看出人類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中極其細微的變化。

顯然,它十分敏銳,並且注意到現場的觀眾在決定性的那一次敲擊馬蹄之前會不由自主地露出緊張的姿態。它以這種感受到的緊張作為停止敲蹄的提示,因此就總是能做出正確的回答。

在交流中,口頭部分所占的比例很小。非口頭的表達形式,例如手勢、面部表情,或者肢體語言構成了人際間的交流,並且賦予其以觸感。

這裏所說的觸感不是指身體上的接觸,而是指人類感知的多維度和多層次,其中不僅僅包括視覺,還包括其他的感官。數字媒體剝奪了這種觸感的和身體感知的交流。

由於數字交流的高效和便利,人們越來越多地避免與真實的人直接接觸,甚至避免與一切真實的東西接觸。數字媒體讓真實的對方逐漸消失於無形。它將真實的面對面看作阻礙。

如此一來,數字交流就變得越來越多地脫離肉體,脫離面容。

智能手機對我們做了什麼?(視覺中國)

數字媒體對雅克·拉康(法國精神分析學家——本網注)關於真實界、想像界和象徵界的三界論加以徹底的改造。把真實界清除,把想像界絕對化。

智能手機是一面電子鏡子,展現了鏡像階段的後嬰兒時期新版本。它打開了一個自戀空間,一個想像的領域,把自己包裹在其中。

智能手機是一種採用輸入——輸出模式工作的電子設備,缺乏複雜性,並且消除了所有形式的消極性。

人們因此懈怠了以複雜的方式思考的能力。它扭曲了以時間上的廣度和遠見為基礎的行為模式,因為它所促進的恰是短暫和淺陋,並且會隱沒事物中長久和緩慢的部分。鋪天蓋地的點讚創造了一個積極的空間。

智能手機,以及所有數字媒體都削弱了我們處理消極性的能力。

和現在相比,我們以前會更傾向於以面容或者目光來感知我們的交流對象。例如一幅畫,我們把它感知為凝視著我們的事物,堅持著原創性、自主性或者自己的生活的事物,與我們相對抗、相製衡的事物。顯然,以前的對象更具消極性,與今天相比,表現出更多的對抗性。

今天這個有面容的對象——這個看著我、關注我、朝我迎面而來的對象,漸漸地消失不見了。

如薩特(法國哲學家——本網注)所說,以前有更多的目光,通過這些目光,他者宣佈自己的到來。薩特所說的目光不僅僅指人們的眼光,他更多地把世界本身體驗為目光。

作為目光存在的他者處處可見。事情本身就在注視著我們:“毫無疑問,目光最常見的展現方式是定格在我身上的那兩隻眼睛。但是,它也間或存在於樹枝的沙沙作響、腳步聲之後的寧靜、一間半敞窗戶的小店,其後是窗簾的隨風輕擺。”

《在群中:數字媒體時代的大眾心理學》一書書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