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最強得分怪的前世傳奇!他是怎麼蛻變的?
2019年04月04日15:40

夏登
夏登

  占士-夏登站在場地中央,高舉自己手中的13號球衣聆聽著全場球迷的歡呼。鏡頭中,身著與隊服顏色一致的西裝的他,與六七年前那個青澀少年判若兩人。

  望向高懸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主場上空的戰袍,成為校史第七個被退役球衣的球星,夏登眼眶泛紅,難掩內心的激動:“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偉大的成就,這裏有許多美好的回憶,這裏也是我的福地,我回到這裏非常激動。”

  四年前的2月19日,對於占士-夏登而言無疑是一個意義非凡的時刻。在亞利桑那州大與UCLA比賽的半場,他的大學球衣被母校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正式退役。當漸漸在這個聯盟為自己贏得聲威,當創造過無數高光時刻後,提及這段短暫的大學時光占士-夏登的臉上還依舊時不時泛起甜蜜的微笑。

  這不禁讓人好奇,占士-夏登的大學生涯究竟是怎樣的一段美好時光?

  Pac-12——太平洋十二高校聯盟,作為美國NCAA五大體育聯盟之一,幾乎在各個項目上都有實力出眾的球隊。2007年,當彼時的占士-夏登正在經歷從高中進入大學的轉變時,這個還未吸引到猶他大學和科羅拉多大學加盟的聯盟僅有十支球隊。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正是Pac-10聯盟其中的一支。

  那一年的高中全明星賽上,一眾天才少年們雲集於此、切磋技藝、展望未來。作為同齡人中的佼佼者,這些明日之子對自己的前路都有著大同小異的規劃。奇雲-路夫決心奔赴UCLA,而其他被寄予厚望的年輕人們則紛紛投向諸如杜克大學、堪薩斯大學,這些享譽NCAA的傳統籃球名校的懷抱。

  占士-夏登不同於所有人,天賦初露的他斷然拒絕了各大名校的邀請,卻選擇了在籃球領域默默無聞、建樹甚少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踏上一條相對艱難的路並非是常人可以輕鬆理解的決定,面對外界紛至遝來的疑惑與不斷地追問,占士-夏登的回應促成了那句永恒的經典:

  “我的目標便是要從零開始,開闢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讓我的學校從此出現在籃球的版圖之上。”

  那一年,占士-夏登18歲,他超脫年齡的野心與勇氣正在散發著奇藝的光彩。然而年少熱血與恢宏壯誌過後,橫亙在占士-夏登面前的是現實帶來的壓迫感: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籃球水平處在一個尷尬的地步。自1981年之後,亞利桑那州大一共只打過3次NCAA錦標賽,他們已經長達30年沒有贏得過Pac-10的冠軍。

  也許占士-夏登做出這個決定時並沒做出充分考量。事實上,他選擇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原因不僅僅是渴望為球隊贏得聲威,在理想之外的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史葛-佩拉。作為夏登高中的恩師,史葛-佩拉在結束高中執教生涯後受邀加盟亞利桑那州大成為這所學校校隊的助教。分別之際的傷感,讓重情誼的夏登願意無條件追隨佩拉——無論你去哪裡,我都會跟著你。

  命運的牽引,一句承諾讓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迎來了他們隊史最出色的球星。亞利桑那州大的教練赫布-森德克為夏登量身定製戰術,而熟知夏登的佩拉則延續著漢堡訓練法,去以他的方式打磨這塊有待雕琢的璞玉。

  加強體能、加強對抗、博得更多站上罰球線的機會,是占士-夏登大一一整年努力的方向。他整個賽季獲得224次罰球,這明確的令他的比賽風格再次進化,徹底撕碎了高中時期慢、軟、躲閃所剩不多的殘片。

  占士-夏登在這塊土壤之上樹立了團隊感,用森德克的評價:“夏登是個將集體放在首位的球員,他非常無私並且擁有極高的籃球智商,他能做出完美的決定,從他的身體語言你看不出他是要瘋狂砍分,還是在對手包夾他時傳球。他的比賽感覺非常出色,他知道該怎麼做,相信我,該出手投籃砍分時,他能做到。”

  占士-夏登的進化幫助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取得了21勝13負的戰績,創造了亞利桑那州大27年來的最佳戰績,最終距離NCAA錦標賽的大門一步之遙。縱然如此,占士-夏登也無需低頭。大一賽季,夏登場均可以貢獻17.8分以及pac-10聯盟中最高的73次偷球。完美的表現令占士-夏登順理成章的登上了《體育畫報》的封面。

  占士-夏登鋒芒初露,然而隱藏在這份光環之下的是他內心的糾結。整個賽季,占士-夏登只有5場比賽出手超過15次,而場均出手甚至不足11次。“我害怕被隊友當成球隊毒瘤。”顯而易見的是,過於無私的占士-夏登在排斥出手。

  這是不可輕視的問題,然而還來不及去處理新的抉擇隨即擺在占士-夏登的面前。在打出一個不錯的賽季後,他開始不斷地接到球探們的電話,NBA在向他招手。

  迷茫不定之際,他的恩師史葛-佩拉再一次為處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夏登指明了方向。不是避開現實的雞湯,也沒有那次交談不過是不足一分鐘的談話。佩拉對占士-夏登的建議十分直接——此時參加選秀你大概會獲得12-15名的順位,但如果在這裏再待一年成為首輪前五順位的新秀,在金錢上會有極大的差別。

  占士-夏登重新回來了,不只為了更高的順位以及更豐厚的回報,他也努力在這一年里試圖彌補自己各個環節的短板,以及解決掉那個困擾他已久的心理問題。“沒有你的出手,我們無法贏得比賽。”帶著教練以及隊友們的絕對信任,強化攻擊慾望後的夏登又開啟了他的騰飛之路。

  夏登的訓練更加認真,對自己的要求提升到近乎嚴苛的境地。但伴隨而來的是新的賽季挑戰與困難接踵而至,亞利桑那州大接連輸給華盛頓州立大學與華盛頓大學一度遭遇連敗,在面對俄勒岡大學前,占士-夏登向全隊發表了演講,猶如率領休斯頓火箭在困境中他做出的宣言——我們必須全力以赴。

  身先士卒的占士-夏登成為了對方的夢魘。一向安靜的夏登嘴裡喋喋不休的同對方交流,很顯然他在用這樣的方式展現出他和這支球隊的侵略性以及對勝利的渴望。試探步,三分,衝擊,罰球……全面的攻擊手段,最終鑄就了無法被限制的占士-夏登永生難忘的經典戰役。全場比賽,占士-夏登21投11中,命中五記三分狂砍36分,其中在最為關鍵的下半場一人獨攬23分。

  立下承諾,扛起球隊,兌現承諾,這是占士-夏登的特有三連。與俄勒岡大學的那場比賽,彷彿這個男人整個大二賽季的縮影。在自我證明的一季里,亞利桑那州大在占士-夏登的率領下取得了25勝10負的戰績成為了那個城市最出色的球隊,第一次蓋過了同城死敵亞利桑那大學的風頭。

  “我就是要從零開始,開闢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讓我的學校從此出現在籃球的版圖之上”,占士-夏登用行動讓昔日那句豪言壯語變成了現實。

  占士-夏登以一己之力將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帶到NCAA錦標賽,然而實力所限在NCAA錦標賽中他們最終未能走遠。第二輪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以11分的劣勢被錫拉丘茲大學淘汰。10分6個籃板5次助攻,這是占士-夏登大學生涯最後一場比賽交出的數據。完美的青春之歌以略帶瑕疵的尾音收尾多少有些遺憾,但或許這正是青春的含義。

  整個大二賽季,占士-夏登場均貢獻20.1分5.6個籃板4.2次助攻、20.1分的場均得分和704分的總得分,兩項數據均高居Pac-10聯盟之首,270次罰球則榮膺Pac-10聯盟中的罰球王。他成為了Pac-10聯盟評選的最佳球員,更全票入選全美最佳陣容,成為校史首位獲此殊榮的球星。這份表現最終讓占士-夏登氣勢洶洶的叩開了NBA的大門。

  2009年的選秀大會上占士-夏登如願位列三甲,他被俄克拉荷馬雷霆選中成為意氣風發的探花郎,曆盡艱難坎坷後夢想照進現實。此後的十年,經歷了俄克拉荷馬雷霆與休斯頓火箭兩段生涯的打磨與洗禮,占士-夏登淌過一路的質疑與諷刺漸漸成長為聯盟進攻能力最為出色的超級巨星。

  十年,物是人非,滄海桑田。時間在占士-夏登的身上留下了痕跡,他任由鬍子肆意生長變成他最鮮明的標籤;他不再排斥出手,面對一個領袖應該承擔的責任時從未有絲毫動搖與退縮。外貌、球風以及性格,占士-夏登都改變了許多。但唯一不變的,是他人生信條里的所秉持的堅定與信心。

  從那個呼喊出“我要從零開始,率領我的學校揚名”的青澀少年,到此刻扛起休斯頓火箭奮勇前行的奔三男人,當世界對他的新鮮感逐漸褪去,占士-夏登卻以一個有血有肉的形象更為真實的呈現在世界面前。這一切的塑造都來自那短暫的兩年時光,卻鑲嵌在占士-夏登永恒的回憶中:

  “整個大學經歷讓我更加成熟,完全改變了我的一生,它幫助我從一個青年變成了一個男人。”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