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天堂見”
2019年04月04日06:02

原標題:“咱們天堂見”

“咱們天堂見”

德意誌民族這樣祭奠逝者

樹葬標籤

“奧爾斯多夫墓園”中的地上陵墓

發訃告的信封

球迷墓地

“奧爾斯多夫墓園”中的地上陵墓,被列入文物保護清單

◎張麗

又是一年清明節,德國人也過“清明節”嗎?他們如何祭奠逝去的親友?二十多年前我剛去德國時,聽到有人自願放棄醫院治療而回家“等死”,而且並非因為負擔不起醫療費用,我曾對此百思不得其解。而現在,我逐漸理解了德國人面對死亡的理性和淡定。我的母親今年1月剛剛去世,她最後的一個月就是在家裡護理的。

德意誌民族理性、克製、冷靜,直面死亡時也同樣如此,更不忌諱談論死亡。他們未雨綢繆把自己的身後事都提前安排好,不勞兒女費心。主治大夫甚至會跟自己的病人鄭重道別“咱們天堂見”。德國人的葬禮溫馨而不失肅穆,哀而不傷,令人印象深刻。在資源日益稀缺的時代背景下,如今德國人的喪葬方式也日漸簡約環保,樹葬、海葬漸行其道。在歐洲最大的花園式墓園“奧爾斯多夫墓園”,人們漫步其中,默默陪伴長眠於此的親友以及國家衛士們,獻上一束鮮花寄託哀思,足矣。

德國兩個“清明節”都在11月,

全國禁止娛樂活動及體育賽事

掃墓以獻花為主,不擺放食物作為供品

德國有自己的悼念亡者的日子,每年降臨節前一星期的星期日叫做“永恒的星期日”,也叫“死亡星期日”,具體到2019年是11月24日。降臨節前兩星期的星期日叫做“陣亡將士紀念日”,今年是11月17日。去年的這一天,德國默克爾總理和法國馬克龍總統一起在巴黎隆重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週年。

“永恒的星期日”、“陣亡將士紀念日”和“耶穌受難日”這三個日子並列為全德國禁止跳舞等娛樂活動及體育賽事的日子,不過各州規定的禁止娛樂活動的時間也不相同,比如漢堡、柏林和不萊梅這三個直轄市都比較寬鬆。漢堡最為寬鬆,從早6點到下午17點、柏林從早4點到晚上21點、不萊梅從早4點到下午17點禁止娛樂活動及體育賽事,基本上都不影響噹天晚上的夜生活。

而漢堡的近鄰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州從早4點到夜裡24點、梅克倫堡-前波莫瑞州從早5點到夜裡24點、慕尼黑所在的巴伐利亞州從淩晨2點到夜裡24點都禁止娛樂活動及體育賽事。人們在這幾個週日去墓地悼念逝去的親人和朋友,各有關部門也會在墓園組織公祭活動,比如紀念兩次世界大戰中陣亡的士兵,紀念因公殉職的警察和消防隊員等等。警察的紀念活動很隆重,還有警察樂團演奏,向犧牲的同事敬獻花籃。

德國人掃墓以獻花為主,不擺放食物作為供品,會擦拭墓碑並把周圍的雜草拔掉。如果死者是小孩子,會在墓前放些玩具,我還看到過放小自行車的。德國前總理施密特特別受漢堡市民愛戴,現在漢堡機場就叫做“施密特機場”,他多次訪問中國,還在1975年見過毛主席。施密特夫婦都愛吸煙但是還都長壽(施密特96歲去世,施密特夫人91歲去世),夫婦倆生前幾乎都是煙不離口。因此在他們夫婦的墓上常有人獻上香菸。

自願放棄醫院治療 回家“等死”

未雨綢繆辦好身後事 不勞兒女費心

二十多年前我剛來德國不久,總和一位熱心的鄰居安格莉卡學德語,一天在她家看到一個10歲左右的男孩。安格莉卡告訴我這是她的同事A女士的兒子,A女士還不到50歲就得了癌症,在醫院治療了幾個月,可惜醫生也回天無力。A女士知道時日無多,這最後的寶貴的時間不想再耗費在醫院里做無效的治療,而是想在自己家裡度過。她出院那天先去了教堂做了最後的禱告,也和牧師告別,之後就回家安靜地“等死”了。她的丈夫在家裡照顧生重病的妻子,沒有精力再照顧孩子,好心的安格莉卡就請這男孩來家裡過週末。我當時很不理解,A女士完全不用擔心醫療費用,為什麼要放棄治療呢?

我的朋友芭芭拉是專業學中文的,二十多年前我們常在一起做語言交流,也聊各自的家事。當時她的奶奶快90歲了身體還好,可是視力很差,幾乎什麼都看不到了,可是老人家很願意出門散步,但是沒有人陪伴。我說要是被車撞了怎麼辦?芭芭拉說,奶奶獨自出門確實有可能出交通事故,但也只是“可能”。如果因此限製奶奶出門,雖然避免了交通事故,但那種像關禁閉似的沒有質量的生活不過也罷。

德國老人很獨立,高齡仍獨自生活的很多。芭芭拉的奶奶最終還是壽終正寢並沒有出車禍,這也和德國良好的救助體系有關,視力有障礙的人出去時佩戴標誌,醒目的黃色上面有三個黑圓點,可以像袖標一樣戴在袖子上,也有做成像章佩戴在胸前或領口上的。不論是開車的還是走路的人看到戴此標誌就知道他(她)視力不好,會多加小心。而且如果老人摔倒不用擔心沒人救助或報警,救助的人也不用自己掏腰包給老人付醫藥費。

去年底漢堡大學知名教授關愚謙先生在柏林醫院去世,去世的前一天中午,他的主治醫生前來看望,問他:“你感覺還好吧?”他點點頭,主治醫生先說了常規查房該交代的事,最後鄭重地跟他告別:“咱們天堂見。”可見,德國人用超理性的態度不忌諱談論死亡。

我的女兒小寶在德國出生受教育,也不忌諱談論死亡。幾年前的清明節,微信上有個笑話:一個年輕人給死去的老父親買燒的祭品,老闆給他推銷手機、充電器、耳機等一堆東西,年輕人說我爸爸還不會用智能手機就去世了,老闆說沒關係,喬布斯都下去辦培訓班了。我把這個笑話拿給女兒看,既學中文又順便瞭解中國文化。她看完後很認真地問我:“媽,你死了我給你燒什麼呀?”我心裡還是有些顧忌,就搪塞說還沒想好,並告訴她回北京時可不要這樣問姥姥,這在中國是犯忌諱的。

我自己也逐漸接受了這種面對死亡的豁達態度並影響家人。在母親最後的時刻,我們四個子女達成共識,最後不做切開氣管等侵入式搶救。我的母親今年1月16日去世,最後的一個月就是在家裡護理的。我在北京時每天都扶她坐一會兒,從後面抱住她一邊撫摸一邊和她聊天。我回德國後姐姐打電話說,媽媽去世前很願意讓抱著。

我的另一位朋友的朋友,70多歲的尤根先生甚至未雨綢繆把自己的身後事都辦理好了,免得給孩子添麻煩。他按照自己的意願選好了墓地、骨灰盒和墓碑,連碑上寫什麼字都擬定好了,而且都先付了款。就連葬禮後招待親友的餐廳都選好了。他不願意讓根本不相識的牧師在葬禮上致辭,因為有時候牧師的致辭只能憑親友的介紹來寫,不是第一手材料。他希望真正認識他的人為他致辭,用自己的親身感受來講述他。他委託了好幾個老朋友,因為大家都年紀不小了,還不定誰走在前面。當然,像他這樣自己事無鉅細地安排好身後事的並不多。

沒有哭聲的葬禮

現代簡約的海葬、樹葬漸受歡迎

我在德國參加過幾次親屬和朋友的葬禮,最早的一次是參加菲爾克老先生在教堂的葬禮,氣氛肅穆莊嚴但是比較克製,沒有大聲悲泣。他曾經做過銀行高管,我是通過和他夫人學德語才認識他的,當時他已經退休了。他去世時87歲,在中國算是老喜喪,當我收到他夫人寄來的信封上帶著黑框的信時,就知道他去世了。他家人還在當地報紙上登了訃告(德國報紙上常有整版的訃告,也有祝賀新婚、生子、開業的喜報)。信裡面有他的訃告和舉行葬禮的日期地點,還有一個捐款賬號是他所住醫院的賬號,告知來參加葬禮的人請把買鮮花的錢捐到此賬號。

在他的葬禮上,我第一次看到沒有化妝的菲爾剋夫人,她平時總是妝容精緻,這一天卻是素面朝天,人顯得憔悴了許多。在教堂里牧師致悼詞,把逝者的生平事蹟簡單地介紹一番。我對他年輕時的經曆還真不太清楚,聽悼詞後才知道他年輕時還有過很多海外經曆。然後四個人的小樂隊演奏了幾首和緩哀傷的曲子。悼念儀式後,棺木被移到墓穴下葬,菲爾剋夫人剷起第一鏟土蓋在棺木上,接下來是他們的兒子兒媳,女兒女婿,隨後大家依次走上前向棺木鞠躬,每人用小鏟添上一鏟土,從頭至尾氣氛很肅穆,可是沒有哭聲。

1 2 下一頁

從墓地回來後,菲爾剋夫人邀請大家去餐廳用餐,大家在餐廳就座後,菲爾剋夫人的兒子講了幾句話,主要是感謝大家送父親最後一程,馬上開飯如果有素食者請聲明。最後他面帶笑容說:“大家現在可以把手機打開了。”午餐也不像在中國圍著大圓桌上來十幾道菜,而是每人一份牛肉土豆和蔬菜沙拉。飯後只有幾個遠道而來的親屬被菲爾剋夫人邀請到家裡喝下午茶。後來我又參見過幾次葬禮,有火葬也有土葬,都是事先給出捐款賬號並以傳統方式下葬立碑。

在德國,安葬的選擇比較多,可以隨個人願望選擇傳統的土葬、火葬方式,也可以選擇海葬、樹葬、匿名葬等方式,還有更奇葩的用骨灰做成鑽石。名門望族甚至有豪華版的喪葬方式,就是在墓地上蓋一座石料陵墓,把家庭成員的棺柩都放在裡面。中國人講究入土為安,所以皇帝陵墓多是修在地下的,而德國的陵墓是建在地上的。

在德國著名的“奧爾斯多夫墓園”中,最氣派最知名的要屬企業家和油輪運輸先驅瑞得曼先生的陵墓。他的陵墓高達18米,面積200平方米,裡面可以放置30多個家庭成員的棺木,外形看起來像個教堂,現在被列入文物保護清單,已經成了“奧爾斯多夫墓園”的一大景點了。還有其他做工雕刻都很精美的大家族的陵墓,也都被列入文物保護清單。

德國的喪葬方式也在逐漸演變,近一二十年選擇傳統葬禮方式的人越來越少,而選擇環保的樹葬和海葬方式的人越來越多。傳統葬禮方式就是把棺木或骨灰盒埋在墓地並立碑留念的方式,碑上刻有死者姓名和生卒年月。據《漢堡晚報》報導,1998年德國有78%的人願意接受傳統葬禮,而到2016年只有43%了。以漢堡“奧爾斯多夫墓園”為例,20年前每年還有 6500次葬禮在此舉行,2016年就只有3600次了。

“奧爾斯多夫墓園”有13個供舉辦葬禮用的“卡佩勒”(Kapelle),像教堂似的可以舉辦悼念儀式。不過,這些“卡佩勒”現在大多閑置,需要改為其他用途。其中六號“卡佩勒”曾經想改成幼兒園,這如果在中國很難想像,誰願意往墓園里的幼兒園送孩子?這個建議討論了一年最終還是沒有通過,現在改為文化沙龍使用,可以在裡面舉辦各種講座、展覽、讀書會等。

現代簡約的海葬、樹葬等方式受歡迎主要是以下原因:1.價格比傳統喪葬便宜。德國人不隨份子,喪葬費用都得自己承擔,死者家屬往往是給出一個捐款賬號,有捐給醫院或急救中心的,也有捐給SOS兒童村或是動物保護協會。2.環保。樹葬的骨灰罈可以維持幾週,就能自行降解。用於樹葬的骨灰盒一般都接近圓柱形,上面畫有銀杏樹葉,骨灰罈的頂部必須在地下30釐米以下。3.簡單。不需要照顧墓地,不用拔草也不用擦拭墓碑。現在有不少人在網絡上掛照片寫悼詞悼念去世的親人。德國還有個笑話,一位老先生和老太太談起身後事,老先生說,死後不要進墓地,孩子反正也沒時間來掃墓,我們活著時孩子都很少來。老太太說,你要是死後還想常見到孩子就把骨灰撒在超市門口吧。

歐洲最大花園式墓園就是濃縮的德國曆史

漢堡的“奧爾斯多夫墓園”(Ohlsdorfer)於1877年7月1日揭幕,它規模宏大,占地389公頃,圍牆長度11.5公里,裡面的道路長度就有17公里,僅靠步行很難遍覽。因此,墓園設有兩條公交車專線,園區內有二十多個公交車站方便來訪者。每年來墓園造訪的人約120萬,可以自己參觀,也有導遊帶領並講解。

自1877年墓園建成至今,“奧爾斯多夫墓園”已經安葬過140萬人,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不論是普通市民還是名人政要,都可以葬在這裏。德國前總理施密特夫婦就長眠在這裏,還有一小片專屬於華人的墓地。普通的私人墓地循環使用,如果幾十年後沒有後人再交管理費,遺骨就會被請走。

除私人墓地外,“奧爾斯多夫墓園”還有數以萬計的各類公墓,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戰4000陣亡士兵的公墓和第二次世界大戰48000陣亡士兵的公墓。1943年漢堡在盟軍大轟炸中死難36918人,墓園中有專為這些死難的平民而建的大轟炸集體公墓,還有遭受納粹迫害的猶太人公墓,也有因公殉職的警察和消防隊員的榮譽墓地。這些墓地就是一部濃縮的德國曆史。

1902年7月20日夜裡,一條明輪蒸汽船從易北河對面的Cranz開往漢堡,船上滿載渡假歸來的人連同船員共206人,幾公里長的一段過河水路,結果該船不幸和一條拖船相撞,造成101人死亡,其中78人安葬在“奧爾斯多夫墓園”,其餘人按家屬願望在別處入葬。1962年漢堡發生特大洪水潰壩災難,那次洪水一夜之間造成317人喪生,在漢堡近代曆史上留下沉痛的一筆,其中96位遇難者埋葬在這裏。2012年,洪水過後50年,“奧爾斯多夫墓園”裡面又增加了兩塊紀念碑,上面寫著所有遇難者的姓名。許多當年倖存下來的孩子如今已頭髮斑白,都來參加了墓碑揭幕儀式。

“奧爾斯多夫墓園”環境優美,古樹環抱,綠草如茵,有450種不同的落葉樹和針葉樹,樹木總數多達3.6萬棵。裡面還有15個池塘,是水鳥們的樂園。在這個如公園一般風景優美的墓園里,經常有三三兩兩散步的人,還時不時有攝影愛好者架起長槍短炮在抓拍水鳥。在中國,陵園選址講究風水,注重天人合一,生死兩個世界陰陽相隔離得比較遠,陵園一般都遠離市區,人們只在清明節去掃墓悼念亡者,平時鮮有人會去陵園散步。而德國大大小小的陵園就在城市中,人們也不介意住在陵園附近或去陵園散步。

由於“奧爾斯多夫墓園”占地面積太大,又有好幾個出口,所以就有不少把墓園當過道而穿行的車輛,即使墓園裡面限行30公里/小時,也比繞道合算,每天有4000-6000輛私家車穿越,甚至送郵件的貨車也穿墓園而過。為阻止這些社會車輛,2019年初墓園管理部門策劃要在入口處設置收費站,收費標準也很奇葩,停留時間越長反倒越便宜,停留時間越短越貴,這當然主要是針對抄近道的車輛而來的。

可是收費方案一提出就遭到強烈反對,抗議不斷。最後管理部門只能放棄收費方式,採取在墓園中間地帶設置柵欄的方式阻止抄近路的車輛。從這點也看出德國人並非都守規矩,墓園門口有禁止穿行的牌子,可還是有那麼多人把墓園當過道使用。據墓園管理人員說,在墓園穿行的事在30年前幾乎沒有。而現在卻越來越多,這是對逝者的不恭,也是對來祭掃市民的打擾。

除了歐洲最大的“奧爾斯多夫墓園”,漢堡還有幾個大大小小的墓地分散在市區各處,在漢堡體育館旁邊還有專門給漢堡HSV足球隊球迷的墓地,墓地裡面甚至有一個和足球場上一樣尺寸的球門。

(本文作者係德國《華商報》專欄作者)

本版攝影/張麗

上一頁 1 2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