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IPO市值200億美元 但這家公司仍未完成自我證明
2019年04月03日19:48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Lyft上市後的幾天內,股價經曆了一次小型過山車,市場對獨角獸的追捧和對網約車盈利模式的疑慮交織在其中。

  對網約車第一股Lyft來說,上市既是高光時刻,也是被密集質疑的開始。

  3月29日上週五,Lyft以72美元的發行價登陸納斯達克,由於路演期間受到追捧,發行價已經上調過一輪。上市當天,Lyft開盤價飆升至87.24美元,公開交易後價格開始下跌,最終收漲8.74%。

  但到了這週一,4月2日,Lyft跌破發行價,較週五最高點88.68美元下跌22%。到了週二,股價繼續下跌,最終收於68.97美元。截至週二收盤,Lyft的市值也從上市當天的222億美元,縮水至197億美元。

  雖然第三日跌幅較小,但前兩日如此快的下跌速度並不常見。CNBC的一篇報導指出,通常IPO當天大漲後,股價可能會出現回落,但很少在第二天就跌破發行價。這一現象顯示出投資者對Lyft過高的估值持懷疑態度。該報導進一步指出了股價下跌的三大原因,首先從股票交易次數可以看出,投機者交易活躍;其次是沒有可以參考的其他網約車上市公司,市場只能等待Uber的到來;再次是其他科技股也有類似大幅波動的情況。

  《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股價下跌可能和部分投資者出售股票的時機有關,為了讓一季度的財務報表更完美,一些投資人會選擇在4月1日之後再出售。Lyft的股價表現提醒投資者,在面對熱門IPO時保持警惕。

  對於支持者們而言,短暫的股價波動並不重要,他們用亞馬遜和facebook的例子說明長期持有的重要性。但更主要的問題在於,網約車是否會像電商和社交網站那樣,具有盈利能力?

  福布斯在一篇報導中援引了三位分析師的預期,其中一位認為Lyft的毛利率會大幅提高,但五年內並不會實現盈利。另一位認為雖然Lyft收入增速會放緩,但將在2020年內實現盈利。還有一位分析師認為,Lyft將在2021年實現盈利,但由於其業務依賴於補貼,拋開補貼這一商業模式能否繼續成立還不好說。

  老二逆襲

  Lyft講述了一個行業老二如何生存下來併發展壯大的勵誌故事。

  2008年,在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洛根·格林受津巴布韋小型客車項目Kombis的啟發,建立了一家叫Zimride的拚車公司,為學生提供拚車服務,zim是津巴布韋的簡稱。那年秋天,在雷曼兄弟做分析師的約翰·齊默在Facebook的共同好友頁面上看到了格林發的帖子,“來看看我建立的這個網站Zimride.com”。 齊默(Zimmer)被這個名字擊中了。兩人因此聊上了,發現對方都對如何改善交通很有興趣,齊默決定加入Zimride。

  在Zimride創業過程中,二人發現可以做城市版的網約車服務,滿足要求的人都能提供服務。2012年這一想法成型,Lyft正式誕生。格林和齊默轉讓了Zimride,將所有精力放在Lyft上。

  當時Uber已經上線了4年,但主要是面向高端人群的專車,Lyft則將重心放在平價車型上。 Lyft上線一個月後,Uber也推出了平價車型服務UberX,並憑藉此前的積累迅速打開市場。兩家公司也並非沒有談過合併,但據報導,Lyft提出的條件讓Uber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難以接受,談判結束,只能在戰場上短兵相接。

  Uber的戰略一直頗為激進。the information的一篇文章曾曝光過Uber的一項“地獄”計劃,通過虛擬Lyft賬號獲得附近8名空閑司機的準確信息,繼而“挖角”。《華爾街日報》曾報導,卡蘭尼克為阻止投資人對其他公司出手,會要求潛在投資人在查看Uber的財務狀況之前,簽署協議承諾放棄對Lyft或任何其他叫車公司長達一年的投資權利。

  在Uber的快速擴張之下,Lyft採用了不同的策略,比如注重用戶體驗,要求司機有良好的文化素質,鼓勵乘客坐在前排,與司機建立平等的關係,早期還在車前貼一個毛茸茸的粉絲大鬍子,打造年輕品牌。這種對文化和體驗的追求也體現在Lyft的招股書中。招股書里放上了部分司機和乘客的照片,寫上他們對Lyft的感情。

  Uber也給Lyft的發展留下了空間。2016年之前,Uber在全球尤其是中國市場投入了太多精力,8月優步中國與滴滴合併後,Uber將更多重心放回了美國市場。但在那之後,Uber又備受醜聞困擾。性騷擾醜聞、災難事件中不合時宜地漲價以及數據泄露等問題,讓Uber的名聲跌到穀底,以至於卡蘭尼克被趕出了公司。2017年8月新CEO達拉·科斯羅薩西上任後,將Uber的重心轉移到文化、營收與IPO上。

  也許正是Lyft對自身風格的堅持讓它贏得了不少的市場份額。根據Lyft的招股書及Second Measure的數據,Lyft在美國的市場份額在2016年為15%,到2018年底升至39%。

  而且在IPO這件事上,Lyft“搶跑”成功。

  Lyft背後的支持力量

  儘管Uber在Lyft投資上搞了些“小動作”,Lyft還是拿到了約51億美元的融資額。上市後,除管理團隊擁有的27.73%股份外,餘下前幾大股東分別是日本樂天株式會社(13.05%)、通用汽車(7.76%)、投資公司富達國際(Fidelity International)(7.71%)、風險投資公司a16z(6.25%)、Google母公司Alphabet(5.33%)。

  其中,樂天被視為Lyft上市後的最大贏家。2015年,樂天向Lyft首次投資3億美元,樂天CEO三木穀浩史進入Lyft董事會。三木穀浩史表示看好Lyft在美國網約車市場的表現,此後又在2016年1月參與了Lyft共計10億美元的F輪融資。

  三木穀浩史於1997年成立樂天,很快將其建成為日本最大電商,有“日本亞馬遜”之稱。為尋求增長,樂天在全球範圍內投資,在出行領域,除Lyft外,還投資了中東網約車公司Careem和西班牙打車軟件Cabify。

  在Lyft的投資上,三木穀浩史經常被拿來與軟銀集團創始人孫正義做比較,但孫正義通過願景基金的投資範圍大了很多,僅在網約車領域,就投資了Uber、滴滴、印度的Ola、東南亞的Grab等。

  通用汽車與Lyft結緣於自動駕駛。2016年1月通用出資5億美元,領投了Lyft的F輪融資,獲得了董事會上的一席之座,Lyft也和通用簽訂了第一份自動駕駛汽車合作協議。也有傳聞稱,通用曾想買下Lyft,但價格沒有談攏。之後雙方也在自動駕馭分別與其他公司進行合作,包括Lyft與福特,通用與Uber。據媒體報導,雙方關係曾一度緊張,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筆投資給通用帶了可觀的回報。

  其他幾位大股東,富達國際於2018年6月領投了Lyft新一輪6億美元投資。a16z在2013年向Lyft投資了6000萬美元,後續又繼續追加投資。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在2017年通過投資部門CapitalG向Lyft投資了5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滴滴與優步中國戰火正酣的2016年1月,滴滴曾與阿里、騰訊參與了Lyft的F輪融資,但Lyft在招股書中沒有列出上述公司。

  格林和齊默的股份被大大稀釋,將通過AB股的形式實現對公司的控製權。Lyft還在招股書中表示,由創始人來掌握公司是一大優勢。

  未完成的自我證明

  雖然上市搶跑成功,但the information一篇文章指出,Lyft不夠努力,錯過了趕上Uber的最佳時機。這麼多年來,Lyft在製定新戰略和發展用戶上遠慢於Uber。《財富》的一篇文章把格林和齊默稱為“理想主義二人組”。

  接下來擺在兩人面前的挑戰是,Lyft能證明網約車的盈利能力嗎?

  網約車依賴於從司機的勞動報酬中抽取佣金,在一定程度上,網約車與司機的利益相悖。Lyft上市路演期間,Uber和Lyft的司機在洛杉磯罷工。據NBCNews報導,一位Uber司機表示,在過去三年半時間內,Uber幾乎每隔半年就會降低優惠和車費分成。一位Lyft司機則表示,賺的錢不足以維持生計,但又無法放棄這份工作。

  Lyft不認為它們提供的是一個工作機會,需要負擔司機的生計問題。根據招股書,91%的司機每週接單時間不超過20小時,大部分司機都是用業務時間補貼家用。但是補貼政策已推行多年,2018年Lyft在市場營銷和司機乘客補貼方面的支出達到13億美元,平均每趟車程的成本超過2美元。且司機和乘客都習慣了從中獲益,一旦停止補貼,很可能造成用戶流失,除非當Uber也上市後,為實現盈利,兩家公司同時會減少補貼,為網約車公司找到一條盈利之路。

  從招股書中可以看出,Lyft正在為實現盈利而努力——收入與交易金額的比例在不斷上升。Lyft將網約車服務的交易金額定義為除小費和過路費之後乘客付的費用,2016年第一季度,這一比例為16.8%,2018年第四季度則達到了28.7%。這意味著補貼效率正在被優化,同時也說明對司機和乘客的補貼正在下降。如何在平衡乘客、司機和公司三方利益的基礎上進行定價,目前似乎還很難。

Lyft收入與交易金額的比例。來源:Lyft招股書
Lyft收入與交易金額的比例。來源:Lyft招股書

  也有觀點指出,自動駕駛將是網約車實現盈利的途徑。Lyft從2016年起開始佈局自動駕駛,與通用、Waymo、NuTonomy、Aptiv達成合作,2018年花7200萬美元買下計算機視覺公司BlueVision,用於Lyft的自動駕駛汽車。在招股書中,Lyft表示對自動駕駛的投入會遭致反對意見,但他們認為這一技術將引領交通服務的未來。很多反對意見認為,未來幾年內該技術無法安全地使用,但對公司上市而言,也為其估值講了個好故事。

  自動駕駛之外,Lyft小範圍推出自行車和電動滑板車業務,在國際版圖上,也只進軍了加拿大。專注於出行和美國本土市場或許會讓Lyft的虧損收窄和盈利之日來得更快一點。

  Lyft招股書透露出的好消息是,Lyft虧損的增長率沒有營收增長率高,2016年至2019年,營收分別是3.43億美元、11億美元和22億美元,虧損為6.83億美元、6.88億美元和9.11億美元。這也得益於收入與交易金額比例的提升。壞消息則是,總成本和費用的增速依然很大,分別是10.36億美元、17.68億美元和31.34億美元。

  接下來,2018年營收五倍、虧損兩倍於Lyft的Uber即將上市,《巴倫週刊》甚至寫了一篇名為《如何避免被優步和Lyft的IPO套牢》,呼籲投資者保持冷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