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逗我笑的朋友,得了抑鬱症
2019年04月03日23:23

  來源: FashionTrip

  昨天是愚人節。

  16年前,身患抑鬱症的張國榮,縱身從24樓躍下,跟世界開了個巨大的玩笑。

  時至今日,每年都有人在問:

  哥哥,你還要騙我們多久?

  今天,我想講的,也和這件事有關。

  看到上面這條微博,你會不會嗤笑一聲,覺得又是哪個小孩在無病呻吟。

  你會不會想到,這個發了13個感歎號、看上去生機勃勃的人,15天后離開了這個世界。

  還有這個女生,前一天還轉發了抽獎微博,第二天就對世界失去了信心,走得匆匆。

  “落在一個人生命里的雪,我們不能全部看見。”

  這句話應該換成:

  “落在一個人生命里的雪,我們或許一點都看不見。”

  你永遠不知道,那個偶爾在朋友圈矯情的人,是不是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也不會想到,那個每天逗你笑的人,到了深夜會嚎啕大哭。

  在一個視頻採訪里,幾位參與者被要求讀抑鬱症患者的微博,只是他們事先不知道。

  一開始,他們覺得內容很矯情,都笑了;

  現在的人好早熟啊

  一看就是沒有經曆過生活

  我也不想工作

  單身狗寫的

  可當真相被揭開,他們全都錯愕、沉默、甚至有人哭了。

  

  2017 年的數據顯示

  全球約有 3.5 億抑鬱症患者

  中國約有 5400萬 人確診抑鬱症

  抑鬱症,已成為世界第 4 大疾病

  世界衛生組織預測:

  到 2020 年,它將成為僅次於心臟病的

  人類第 2 大疾病負擔

  然而抑鬱症患者的實際就診概率,不超過 1/3

  即便治癒,複發率也高達 75%~80%

  在知乎搜索:抑鬱症的表現有什麼?

  最高讚的評論不是學術的解釋,而是一句紮心的自述:

  “沒人覺得我病了,他們只是覺得我想太多了。”

  國人對抑鬱症的瞭解少之又少,重視程度遠遠不夠。

  17年,林肯公園的主唱查斯特 · 貝寧頓去世之後,

  他的妻子發了一條推特,照片中的貝寧頓開懷大笑:

  有個精神病院的護士也說過:

  “只有抑鬱科,我是從來不敢去的。

  別的科,有狂躁的、傻笑的、要殺人的。

  只有抑鬱科,是一點聲音都沒有的。”

  對於很多抑鬱症患者來講,光是認識到自己有抑鬱症,就很睏難。

  更別說讓別人重視起來了。

  對於身患癌症的人,樂觀是一種勇氣,值得敬佩。

  對於殘疾人,好好生活是一種堅強,值得歌頌。

  對於身患抑鬱症的人來說,得到的可能只是一句“想開點”。

  劉嘉玲在曆經了人生的光輝和低穀之後,說出了成年人的心聲:

  每個人其實都很不容易,但他可能是調整好了再出來的,所以你沒有看到他的不容易。

  對於身患抑鬱症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偽裝了太久的人,面具甚至會長在臉上。

  笑不是因為快樂,哭不是釋放壓力,連歇斯底裡的力氣都沒有。

  抑鬱症,就像是一場靈魂的重感冒,只有患病的人知道。

  精神科醫生曾奇峰進行診療時,經常會被提醒:

  不要管抑鬱症患者叫“病人”。

  但是他堅持這麼稱呼診療者。

  “因為我心裡沒有羞恥感。”他說得擲地有聲,讓人無法質疑。

  這世界上,有人開心,就會有人難過,有人健康,就會有人患病;

  有人想的開,就有人想不開,都正常極了。

  “抑鬱症”不應該成為患病者的羞恥,備受冷眼和嘲諷。

  如果你在外面,看到一個人坐在地鐵里、公交上、花台上,旁若無人地流淚。

  請不要對他投去好奇或者憐憫的目光。

  因為他已經忍耐到了極限,等不及回到家關上門再崩潰了。

  對於很多在抑鬱症邊緣的人來說,除了治療,他們還需要治癒。

  不是說“堅強點”“挺一挺就過去了”這麼簡單。

  他們需要的,是陪伴,理解和觸手可及的溫暖。

  日劇《丈夫得了抑鬱症》中,小晴給丈夫的治癒,是不離不棄:

  逼患病的丈夫辭職,離開高壓的環境,好好休息;

  用小小的身軀,承擔起生活全部的壓力,讓丈夫安心養病;

  無論什麼時候,都用笑容和體溫去融化著丈夫冰冷的心。

  照鏡子的話,你不見得能看到你哪裡好;

  但若你去問問愛你的人,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樣的好法。

  人生很短的,沒有比活著更重要的事。

  即使所有人都在說:你要更努力一點。

  我也想告訴你:

  眼眶都紅了的時候,就別總是笑了;

  痛苦的話,就不要那麼難為自己了。

  這個世界雖然不完美,但我們仍然可以療愈自己,因為總有人偷偷愛著你。

  如果快樂很難,那我祝你平安。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