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美國老人易在網絡中受騙 “科技掃盲”刻不容緩
2019年04月03日23:51

  導語:

  美國媒體BuzzFeed今日發表文章稱,美國老年人近年來更容易成為虛假信息和詐騙活動的目標,有部分社團和研究者為幫助老年人更好地使用互聯網而努力,但也有部分相關工作以失敗告終。

  文章指出,為老年人提供互聯網幫助這個問題,針對的不僅僅是現在的老年人,未來的老年人也將會一樣需要幫助。要想讓老年人安全使用互聯網,科技企業和其他社會精英要承擔起責任。

  而幫助老年人進行“科技掃盲”,先要讓他們認識到自己沒有獲得足夠的支援和理解,並且要站在老年人的角度上,為他們考慮。

  以下為文章主要內容:

  時近中午,大約25名老年人正在學習如何使用Siri。他們拿起iPad,按下Home鍵,他們的聲音混合著Siri的聲音迴蕩在屋子裡。

  “Siri,最近的咖啡館在哪裡?”一個女人問道。

  “對不起,網絡連接出現問題,請重試。”Siri回答說。

  AARP是美國的一個非盈利機構,專注於為50歲以上的老年人提供服務。AARP的員工站在這些老年人身後,隨時準備提供幫助和指導。他們在馬里蘭州運營著4個幫助中心,教授老年人使用iPad。參與者要學習如何開機、什麼是應用、如何打字、如何啟動前置鏡頭自拍等等基本操作。

  賈內·惠勒(Janae Wheeler)是AARP的一名社區經理,他從2016年起建立了這些幫助中心。在告訴老年人如何打開應用的時候,她使用的語言是“輕輕地點擊應用的圖標,就像輕輕碰一下嬰兒的鼻子一樣”。

  惠勒在這一天的培訓開始時說到:“我們有一個很重要的目標,我們要在年輕人和老年人之間的數字鴻溝上架起一座橋樑。學會使用科技產品,讓你們能夠與所有東西、以及你們所在乎的人保持聯繫。”

  惠勒所傳達出來的信息很溫馨,然而現實卻很急迫。儘管很多美國老年人和年輕人一樣,已經開始接受各種科技產品,但是很多研究顯示,在使用互聯網的過程中,很多老年人都被不實信息引向了危險的地方,他們的一些線上行為也會給他們招致風險。雖然技術產品對他們來說很重要,但是對於這些老年人來說,技術產品和互聯網同樣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困難。

  同時,人口老齡化問題也讓老年人成為了社會最主要的構成群體。

  美國的人口普查顯示,65歲的老年人不久之後即將成為社會中規模最大的單一年齡段群體,而且這一情形在未來數十年中將會一直延續下去。人口年齡分佈改變的同時,老年人也開始逐漸大批使用Facebook等互聯網服務,但是在面對數字世界的時候,他們卻陷入了深深的掙紮,同時也成為在互聯網上作惡者的目標,這些人將虛假新聞推送給老年人,用惡意軟件入侵老年人的設備,甚至用釣魚網站盜空他們的賬戶。這是互聯網的黃金時代,然而在這個時代中,大部分老年人卻沒能搭上車。

  自從2016年大選以來,大批企業開始推出自己的數字認知幫助項目,Apple不久前宣佈將會對News Literacy Project和另外兩個相關的項目進行捐助。Facebook也與類似的機構達成了合作。然而,這些項目針對的主要都是年輕人群,儘管下一屆的美國總統大選已經為期不遠。

  這意味著,那些在信息和技術領域最需要幫助的老年人依然沒有能夠得到足夠的幫助,在下一次的大選中,他們依然無力辨別真假,並面臨著被假新聞誘導的風險。

  上了年紀的人更喜歡參與投票,或是以其它方式參與政治活動。這些人經濟上更富裕,因此他們有著巨大的經濟實力,以及金錢所帶來的其它影響力。隨著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開始使用互聯網,這些人的線上行為,以及他們不斷增長的線上力量在未來將會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可惜的是,這一點卻常常被人們所忽略。

  四個最近的研究顯示,相比其它年齡層的互聯網用戶,美國的老年人更喜歡閱讀和分享虛假線上新聞。其它的一些研究則顯示,老年人對於算法的理解相對年輕人也較差,對於社交媒體算法所推薦的新聞,他們的辨別能力也較差。此外,老年人對於媒體的優劣性的辨別能力也不如年輕用戶。

  而這些數字和新聞閱讀習慣,往往又和美國老年人的其它一些關鍵特性交織在一起,例如多數人居住在偏僻、隔離的區域,以及孤獨程度更高等等。AARP的一個問卷調查顯示,在60-69歲的美國老年人中,36%為獨居;在70歲以上的老年人中,24%為獨居。這一調查針對的是45歲以上的成年人。

  維傑特·艾揚格(Vijeth Iyengar)是美國衛生和人類服務部的一名心理學家,他專注於對老年人心理的研究。艾揚格認為,我們現在必須要對老年人進行更好的理解,理解社交媒體對他們造成的影響,理解他們的孤獨,以及瞭解他們對數字認知能力的缺失。

  艾揚格在一篇文章中寫到:“最近發現的證據顯示,相比年輕人,老年人更容易傳播虛假新聞,而在未來數十年中,老年人的人口比例將會不斷增長,我們現在必須要瞭解有哪些因素對老年人使用這些網絡平台造成了影響,還要瞭解這些平台對老年人所造成的影響。”

  凱文·蒙格(Kevin Munger)是一名政治科學家,他研究的是美國老年人的互聯網使用習慣,以及他們對政治的影響。他對美國的老年人進行了描述:“他們很孤單,相對富有,但是被人群所疏遠,他們生活的地方沒有熟悉的人,因此他們感到憤怒。然後,他們接觸到了互聯網。”

  未來,當大量的老年人湧入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平台會變成什麼樣,現在還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美國老年人已經開始登陸互聯網,但是沒有人已經為此做好了準備。

  蒙格表示,歷史已經證明,互聯網的文化和內容是最有時間使用網絡的人群所決定的。他說到:“在未來十年中,互聯網上將會出現大量的老年人。”

  老年人已成為目標

  約書亞·拉斯科(Joshua Rascoe)今年已經70歲,在參加完AARP的培訓之後他說到:“老年人是被遺忘的一代。所以我們才必須要學這些東西。”

  拉斯科表示,他現在已經退休,但是依然要花時間教孩子們如何修整草坪。他以前在做生意的時候曾經使用過Facebook,然而現在卻對社交媒體產生了警惕之心。他說自己會使用Facebook和Instagram,但是他現在依然要學習,因為他覺得社交媒體上80%的東西都是假的,而他自己缺乏去偽存真的能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老年人學會了新的iPad使用技巧,比如第一次自拍,第一次通過短信發照片。在培訓結束的時候,參與者們掌握了新的技巧,已經做好了使用互聯網的準備。但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也成為了他人的目標,尤其是在Facebook上。自2011年以來,Facebook平台上老年用戶的數量得到了明顯的增長。Facebook上的虛假新聞製造者能夠輕鬆的找到那些老年用戶,然後將更多的垃圾新聞推送給他們。

  今年1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平均來看,Facebook平台上65歲以上的用戶分享假新聞的數量是年輕用戶的7倍之多。

  布蘭登·尼汗(Brendan Nyhan)是密西根大學的一名政治科學教授,他說到:“65歲以上的人似乎尤其喜歡閱讀和分享假新聞和線上虛假消息。”

  尼克·西克曼·詹姆斯(Nicole Hickman James)曾為一家內容發佈商工作多年,這家發佈商運營者多個與政治相關的Facebook頁面和網站。詹姆斯表示,在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她開始針對老年人對自己的文章進行優化,因為她發現這些老年用戶的參與程度最高。

  她說到:“最受歡迎的標題永遠是‘某名人怒批特朗普’。但是如果這個名人是詹妮弗·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的話,效果就不太好,因為老年人可能不知道她是誰,或者根本不在意她說了什麼。但是如果這個名人換成了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文章的傳播效果就會非常好。有的時候我甚至會想,我自己的父母或是祖父母會對什麼樣的內容感興趣。”詹姆斯透露,經常在她寫的文章下評論的讀者中,有很多都是老年人。

  一些虛假新聞網站專門將50或60歲的老年人視為獵物。而且,就算他們沒有特別針對老年人,他們也會發現,他們在Facebook上所投遞的廣告,吸引來的基本都是老年用戶。

  艾米·霍洛維茨(Ami Horowitz)是一名保守派電影製片人,他為Fox News製作短片。他在Facebook上投放了多個版本的廣告,呼籲美國治理非法移民,並且邀請用戶為這些廣告點讚。他的這些視頻最大的觀看群體是65歲以上的觀眾。但是霍洛維茨表示:“我並沒有特別針對哪一個年齡層面的用戶進行推廣。”

  這意味著他的廣告自然而然地受到了Facebook老年用戶的青睞。

  在點讚之後,用戶會自動成為霍洛維茨主頁的粉絲,之後這些用戶會在自己的News Feed中看到霍洛維茨的其它內容,然後他們再將這些內容分享出去。就這樣,越來越多的老年人觀看了霍洛維茨的視頻,成為了他的粉絲。

  在老年人的線上行為中,隔絕感和孤獨感是最主要的因素。研究指出,孤獨會影響人的認知功能,對生理和心理健康造成影響,並且有可能會導致自我約束能力的下降。

  孤獨造成的另外一個後果,是讓老年人在網絡欺詐面前變得更加脆弱,因此針對老年人的網絡欺詐犯罪才會蔓延開來。

  今年3月初,美國司法部宣佈會針對老年人網絡欺詐行為進行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清理行動,這一行動將超過260人送上了法庭,因為這些人在全球範圍內對超過200萬美國人進行了網絡詐騙,且其中大多數為老年人。

  訴訟律師比爾·巴爾(Bill Barr)說到:“這些犯罪針對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也就是我們的社會中最脆弱的人群。”

  史蒂夫·貝克(Steve Baker)為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工作了超過30年的時間,擅長對欺詐和詐騙進行調查。他表示,在牙買加所發生的彩票詐騙,專門針對的就是老年人。犯罪分子的手段很簡單,打電話給老年人,聲稱他們中了彩票,但是要繳納手續費才能領獎。

  貝克說到:“牙買加彩票欺詐案顯示,這些犯罪分子不僅騙了老年人的錢,而且他們是專門找老年人下手。”

  貝克現在還運營著宣傳老年人防欺詐的網站和新聞訂閱服務,他表示,很多上過當的老年人至今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騙了,這讓騙子的工作變得更加輕鬆。

  互聯網老齡化

  75歲的查爾斯·羅賓森(Charles Robinson)站在AARP培訓中心裡,他從口袋里掏出了iPhone,說自己會在手機上處理所有事情,從繳費到收發郵件都可以。但就在和記者聊天的過程中,他的孫子發來了短信,詢問他是否成功地對電腦進行了備份。他還沒有完成備份,因為他並不知道如何操作,孫子發來的說明也並沒有幫上多大的忙。

  羅賓森說到:“我對備份電腦沒什麼信心,所以我才給他打電話。他說備份電腦很簡單,但只是對他來說很簡單而已。”

  他和妻子簡·羅賓森(Jan Robinson)都已經退休,最近幾年一直在旅行。他們二人都上過大學,並且依然和外界保持著聯繫。然而和年輕時相比,學習使用新的科技產品變得更難了。

  羅賓森夫人說到:“我們兩個以前都在政府部門工作,也都上過大學,但是無論你擁有多少學位,技術的發展都會超過你的能力,我們必須要趕上技術發展的腳步。”對於剛剛學會的圖片剪裁技巧,她感到很高興。

  “計算機剛剛出現的那段日子裡,我們也算是瞭解科技的人士。”

  當然,現在已經65歲的人,在他們成長的日子裡,並沒有趕上計算機,至少他們生命中大部分時間里都沒有使用過計算機。但是對於20年後才65歲的人來說,他們的情況應該會不同。

  蒙格卻並不這麼認為。

  他說到:“互聯網發展的速度將會加快,除非互聯網發展現在就停止,否則20歲接觸計算機的人對互聯網的理解,和從小就接觸計算機對互聯網的理解之間的差距也會越來越大。”

  例如,40歲接觸Facebook的人,現在很難理解TikTok。因此,今天熟練使用互聯網的成年人,當他們老了,一樣會成為對在互聯網上遇到問題的人。

  這意味著,為老年人提供互聯網幫助這個問題,針對的不僅僅是現在的老年人,未來的老年人也將會一樣需要幫助。如今的經驗已經顯示,為老年人提供這種幫助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他們是被新技術拋棄的一代,而且也很難從家庭成員那裡獲得協助。

  蒙格認為,要想讓老年人安全使用互聯網,科技企業和其他社會精英要承擔起責任。他說到:“我們現在針對兒童提供優化後的互聯網,老年人也需要同樣的解決方案。然而問題是,這種模式很難成功,因為老年人喜歡參與政治投票,而且他們不喜歡其他人告訴他們什麼可以幹,什麼不可以幹。”

  如果互聯網培訓課程組織的不夠好的話,老年人也不會對這種課程感興趣。加州的一個老年人服務中心曾經舉辦過一個培訓課程,旨在教會老年人如何分辨假新聞。然而由於老年人參與程度不高,這個課程不得不被取消。

  蒙格表示,這項工作的起點,是要讓老年人認識到自己沒有獲得足夠的支援和理解,並且要站在老年人的角度上,為他們考慮。這意味著更多的地區都應該擁有類似AARP這種組織,並且我們還要進行更多的研究,瞭解老齡化、社交媒體、科技和社會之間的交織。

  他說到:“我覺得老人一點錯都沒有。他們遭遇了不公平,我們必須想辦法讓他們更好地應對未來。”(行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