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療愈讓“星星”們在舞台上閃爍
2019年04月03日13:55

原標題:藝術療愈讓“星星”們在舞台上閃爍

藝術療愈——讓“星星”們在舞台上閃爍

寧偉詩、寧偉詞演出完開心地謝幕。

愛心人士將對“星星”們的祝福寫在千紙鶴上。

謝梓維投入地打著架子鼓。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葛宇飛

昨天是第12個世界自閉症日,雙胞胎兄弟寧偉詩、寧偉詞照常在練歌,愛笑男孩謝梓維照常在打鼓,作為“星星的孩子”,他們沉浸在自己的藝術世界里,並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專門有一個屬於他們的節日。

上週六,二十多個有才藝特長的自閉症少年在家長的帶領下,組成東莞星星聯盟藝術團。今後,他們將有更多的機會在舞台上閃光,展示自我。與此同時,還有更多的“星星兒”在東莞市文化館免費上各式各樣的藝術類課程,藝術療愈正在為“星星兒”們搭建一個可以閃爍的舞台。

愛唱歌的雙胞胎兄弟

“我難過的是放棄你,放棄愛,放棄的夢被打碎 ……”兩個白衣大男孩在舞台上深情地唱起台灣歌手周傳雄的《我難過》,旋律行至高潮時,他們舉起手臂,提高音調,嗨了起來。台下觀眾人手一支螢光棒,螢光棒的頂端是藍色的星星,瞬間,上百顆星星在劇場里閃爍。這是上週六東莞星星聯盟藝術團成立儀式上的動人一幕。

其實,在舞台上唱歌的兩個大男孩也是“星星”,他們是一對雙胞胎,哥哥叫寧偉詩,弟弟叫寧偉詞,都是自閉症患者。“我要用音樂這個指揮棒把孩子們往正常人的方向帶。”聽著兩個兒子的演唱,坐在觀眾席的朱響玲一邊流淚,一邊高興,找到這條讓孩子們慢慢康複的通道,這麼多年來她所遭遇的不幸、所付出的辛苦終於有所緩解。

16年前,當得知肚子裡的孩子是雙胞胎時,朱響玲和愛人萬分欣喜。然而,孩子出生沒多久,他們卻經曆了悲喜兩重天,兩個孩子都被評估為自閉症。同齡的孩子都會說話了,他們的孩子卻遲遲不開口。更奇怪的是,兩個孩子不會說話,卻能哼唱。“我的孩子不會叫媽媽,卻會唱《世上只有媽媽好》。”這讓朱響玲很睏惑,她帶著兒子四處求醫,進行康複訓練,一點點撬開兒子的嘴巴。

到了上學的年齡,因為無法和同學交流,沒有朋友,寧偉詩和寧偉詞不願意去學校,每天都要在上學路上摺騰很久。突然有一天,這種狀況改變了,他們很樂意背起書包往學校里走了。原來是老師讓哥倆在課堂上表演節目了,兩人唱了歌后,同學們熱烈鼓掌。

這給朱響玲很大的啟發,她本身就是音樂老師,兒子們應該是對音樂有先天的接受優勢,所以當他們在語言和社交方面遇阻後,唱歌便成了其對外傳遞信息的方式。她給孩子買了鋼琴、吉他、架子鼓和各種CD,讓他們在家裡自學。

隨著年齡的增長,寧偉詩和寧偉詞果然展現出了音樂方面的天賦。好多歌曲聽一兩遍就能唱下來,走到哪裡,唱到哪裡,雖然音質上有欠缺,但卻很少跑調。哥倆談論的話題也多和音樂相關,哥哥一提張信哲,弟弟就能準確說出張信哲哪一年出版了什麼專輯、唱了什麼歌。通過唱歌,他們還學到了不少文化知識,好多同齡人不認識的生僻字,他們卻認得,因為歌詞里有。

2015年,在一個慈善康複機構舉辦的聯誼會上,寧偉詩和寧偉詞第一次獲得了登上大舞台表演的機會。朱響玲為了讓兩個孩子體會到表演的正式感,給他們買了華麗的白馬甲和領結。在觀眾面前,他們一點都不怯場,在台上展現了很強的表演欲,下台以後更是神采飛揚。隨後,朱響玲便到處給人說好話,為兒子爭取登台表演和參加比賽的機會。寧偉詩和寧偉詞只要一聽到要出去演出的信息就會興奮起來,提前幾天做準備。

經過各種演出的鍛鍊後,兩人的狀況越來越好,不再那麼狂躁,雖然還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直視陌生人,無法和外界溝通,但和家人完成日常的溝通已經沒有障礙,兩人還說長大了要做歌手。

愛打架子鼓的微笑男孩

同為自閉症患者的謝梓維也參加了星星聯盟藝術團,與雙胞胎兄弟靠歌聲征服觀眾不同,謝梓維擅長打架子鼓。除了自閉症外,他還患有腦癱等多重障礙,17歲的他牙齒不全,微笑起來嘴形有些詭異,但在動感的架子鼓聲的陪伴下,這份微笑卻格外純粹和陽光,給人不一樣的感動。

謝梓維出生在東莞東城,直到6歲才能蹣跚走路。因為不會和外界交流,更多的時間他都待在媽媽陳菊蘭身邊。陳菊蘭需要打零工來維持家用,沒時間陪孩子的時候,她就讓他看電視。時間久了,她發現兒子尤其喜歡看央視的音樂頻道,哭鬧的時候,一聽到音樂就能安靜下來。更讓陳菊蘭感到詫異的是謝梓維特別喜歡拍東西,家裡能拍得響的臉盆、盒子、水桶,中秋節的月餅盒子都成了他童年的玩具。

在逐漸感到兒子對敲打和聲音特別敏感後,陳菊蘭就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把謝梓維送到了離家不遠的一個琴行,讓他學習打架子鼓。在琴行,謝梓維看別人敲擊一遍後就能模仿個七七八八,節奏感特別強,這讓老師很驚訝,破例招收了他,讓他和正常的小孩一起學習。

因為不識譜,謝梓維學習打鼓的方式只有一個,那就是重複練習,讓肌肉去記住每個動作。陳菊蘭買了iPad,用來拍攝老師的教程,回家後讓謝梓維在微型的小鼓上模仿。以前,謝梓維不開心的時候會哭會鬧,這兩三年,他一不開心就會去屋裡打鼓。

謝梓維家裡的牆上貼了一個歌單,上面都是他可以完整打擊的歌曲,總共有四五十首,涵蓋了中文、粵語和英文歌曲。他尤其喜歡節奏明快的勵誌類歌曲和英文歌,《改變自己》《我相信》這種類型的歌曲是他演奏頻率最高的。

“變開朗了,變自信了,有朋友了。”這是陳菊蘭總結的兒子愛上打架子鼓後的改變。以前別人和謝梓維打招呼,他會刻意用手遮上眼睛躲避,現在,只要別人一伸手,他都會主動過去握手。有時別人幫他做了事兒,他甚至會用擁抱來表示感謝。每次參加比賽拿回來的榮譽證書,他都會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床頭 。

琴行的老師經常安排謝梓維和其他的學生組成組合來一起打鼓,這讓他多了一些和同齡人交流的機會。他雖然說話很慢很費力,有時嘴裡還會發出一些怪異的呼喊,但有了架子鼓這個共同的語言,他明顯可以融合進去了。

市文化館借助文藝力量 為特殊群體搭圓夢舞台

在東莞星星聯盟藝術團,還有二十多個同樣患有自閉症但在藝術方面有特長的“星星”,有了專門的藝術團後,這些“星星兒”們今後將有更多的機會登台演出,在舞台上展現風采,獲取掌聲,甚至可以進行商演,獲取相應的物質回報。

東莞星星聯盟藝術團是由東莞市文化館和天柱慈善促進會牽頭成立的公益團體,團隊的工作人員都是自閉症兒童的家長,日常運營也由他們負責。團長夏蓮曾帶著自己的孩子走過了漫長的康複之路,如今,她22歲的兒子已經過了電子琴十級。“我們想讓這些特殊的孩子能夠真正地星光閃閃,得到有尊嚴的生活。”夏蓮說。

在夏蓮看來,成立藝術團一方面能夠通過演出喚起社會各界對自閉症兒童的關注,另一方面,也是用活生生的例子給有自閉症孩子的家長一個示範和啟發,傳遞藝術療愈也是自閉症康複的一種可利用手段的信息,讓他們在漫漫長夜裡看到一絲光明。

絕大多數自閉症兒童在語言表達方面有障礙,但在非語言表達方面會特別敏感。如果能夠用藝術的方式作為“出口”,輸出他們“堆積”在心中的龐雜信息,孩子們的自閉傾向就會減少。而且,自閉症兒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專注度高,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擾,本身就容易經過千錘百煉在某些藝術領域出成績。

有的自閉症兒童對音樂敏感,有的對繪畫有興趣,還有的對其他藝術形式感興趣,作為過來人,朱響玲建議家長們一定要善於觀察和挖掘,根據孩子的不同情況,從他們的特長出發,幫他們找到可以利用的“出口”。

東莞市文化館自搬遷新館以來,一直在借助文化藝術的力量為特殊群體搭建實現夢想的舞台,打造“愛心文化館”品牌。現在,每個週末,文化館都有免費的律動課、非洲鼓課、繪本課等課程,供自閉症兒童選擇。王朝浪是非洲鼓課程的老師,他認為,雖然並不是每一個自閉症孩子都具備藝術方面的特長,但學習的過程一定能不同程度地讓孩子們打開心扉,找到與人交流的渠道,變得自信開朗,勇於表達自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