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曝特朗普習慣在高爾夫球場作弊 綽號“貝利”
2019年04月02日10:06

特朗普(中)與尼克勞斯(左)和Tiger Woods同組打球
特朗普(中)與尼克勞斯(左)和Tiger Woods同組打球

  香港時間4月2日,通俄?特別調查官說沒有。在高爾夫上作弊?好吧,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從欺騙泰格-Tiger Woods到誇大自己的差點,特朗普在球場內外被指認的不法行為成為了《體育畫報》前專欄作家瑞克-賴利(Rick Reilly)所寫新書《作弊總司令:高爾夫如何詮釋特朗普》(Commander in Cheat: How Golf Explains Trump)的中心話題。瑞克-賴利記錄了美國總統幾十個不光彩的高爾夫行為,以及職業高爾夫球手和一般人談論的眾多越界行為。

  “在高爾夫中,他肯定無法開脫,”賴利對美聯社說,“這裏有數十人控訴他的作弊行為。”

  最出名的例子發生在2017年。那一輪球,特朗普與泰格-Tiger Woods、達斯汀-莊臣一起打。達斯汀-莊臣是目前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員。美國總統的打球搭檔、福克斯體育台高爾夫球評布拉德-法克森(Brad Faxon)報告說特朗普的不法行為,包括在記成績的時候不計算他在一個洞兩次將球打入水中。

  “你聽到了如此多這方面的故事,感覺上你要親眼目睹之後,才能講這些故事,”新書中這樣引用布拉德-法克森的話。

  許多人也許會說,這沒什麼大不了。這隻是遊戲而已。

  可是在正式的賽事之外,高爾夫也是一項講求信譽的運動。每個球手做自己的裁判,自行記錄杆數,如果違反了規則要自行給予處罰。賴利表示,正是特朗普的作弊行為,激發了他寫這本書。

  瑞克-賴利說:“我對政治瞭解不多,可是我瞭解高爾夫,這真的冒犯了我,並不是冒犯了我選民或者市民的身份,而是高爾夫人的身份。”

  賴利引用了許多球手的話,指控特朗普,球僮以及特工經常將他的球從困難的球位挪出來。在紐約的翼腳高爾夫球會——這是唯一不屬於特朗普,特朗普卻是會員的球會——賴利寫道:“球僮已經非常習慣見到他將球踢回到球道上,因此他們想出了一個綽號:‘貝利’,也就是巴西的足球明星。”

  體育主播邁克-蒂里科(Mike Tirico)表示他和特朗普一道打球的時候,特朗普曾經將蒂里科的高爾夫球扔出果嶺,扔入附近的沙坑中。

  一些指責已經不是新聞。拳擊手奧斯卡-德-拉-霍亞(Oscar De La Hoya)2016年曾經對美聯社說特朗普在兩個洞的區間中兩次作弊。“是的,我抓住了他,”德-拉-霍亞說,“難以置信。可是我猜想這是他的球場,因此他是裁判。”

  根據所有人的敘述,賴利寫道,特朗普是一個球技不差的球手,特別是按照他的年齡來論。可是他宣稱的差點2.8就是作弊後的產物。

  差點是基於一個高爾夫球手最近20輪杆數來確定的球員水平,讓不同球技的高爾夫人可以公平地相互對抗。擁有特朗普差點的高爾夫人通常都能打到高於標準杆3杆附近。儘管自上任以來到自家的球場打了150多次,特朗普只在“美國高爾夫協會差點指數”在線平台上提交了一輪成績,而且是一個96杆。

  特朗普對打球的偏愛與他過去批評前任奧巴馬打球過多形成對比,另外他在競選總統的時候宣稱自己在白宮中會非常忙,“沒有時間打高爾夫”,這與現實完全是相反的。

  “瞭解高爾夫是有幫助的,因為高爾夫詮釋了特朗普,”賴利說。美國總統在其公開聲明之中不時都用高爾夫來類比,12月份發Twitter聊到聯邦儲備系統時曾說:“聯邦儲備好似一個有力量、卻無法打出好杆數的高爾夫球手,因為他沒有手感,他推不好球!”

  賴利對特朗普早年在球場上行為的記述,打開了一扇窗口,讓人們瞭解他的世界觀。

  特朗普曾在費城郊外的一家公眾球場科布河(Cobbs Creek)練球。他後來形容那裡充滿了“騙子”,而他“學會了一切”。賴利形容說那座球場上,“每個人都努力欺騙你”,而特朗普學會了“在他們對我作弊之前,我要先作弊矇住他們。”

  白賴仁-馬莎爾(Bryan Marsal),將擔任2020年翼腳美國公開賽的主席,曾對瑞克-賴利說,有一次,特朗普在與他搭檔打球之前警告說:“你看到那兩個人嗎?他們會作弊。瞧瞧我?我也作弊。我希望你也作弊,因為今天我們要打敗這兩個傢伙。”

  在高爾夫上,特朗普不是第一個被批評違反規則的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因為他的“比利摸一個”(Billigans)聞名。克林頓常常公開重複打一杆,並且從無悔意。可是認識特朗普幾十年,與他打過球的賴利,在其書中《誰是你的球僮?》(Who‘s Your Caddy)敘述了特朗普修改杆數,以及其它作弊行為,指出“他是如此厚顏無恥,你幾乎都要崇拜他了。”

  賴利肯定不喜歡這一任美國總統,他啟動這個調查工程,主要是因為特朗普的彌天大謊。特朗普在競選和白宮時期多次重複,他贏得過18場會員杯。

  賴利無法證實特朗普在任何一場會員杯中贏過,發現美國總統的數字之中至少包括一場,那一天特朗普絕沒有在球場上打球的比賽,以及另外一場在還沒有開業的球會中,只能算作“首輪”的比賽。除此之外,12場為“常青組或者超級常青組會員杯。”

  白宮沒有回應美聯社的採訪請求。

  賴利表示他正向特朗普發出戰書,請他在一座他自己不能當裁判的球場上捍衛自己的名譽。賴利表示願意給出10萬美元,捐獻給特朗普選擇的慈善機構。賴利的差點為4.8,他表示很自信特朗普“無法掩蓋他的差點2.8。根本不可能”。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