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FCA“牽手”PSA組成聯盟更切合實際?
2019年04月02日18:02

一時間,市值超過240億美元的菲亞特克萊斯勒(FCA)接連被傳聞成為標誌雪鐵龍(PSA)和雷諾收購的對象。

3月5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標緻雪鐵龍集團首席執行官唐唯實(Carlos Tavares)正在尋求一項協議,以擴大該公司在歐洲以外的業務。隨後3月23日,《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報導稱,PSA今年曾就合併兩家公司的事宜接洽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

幾乎同時,3月27日,英國《金融時報》援引熟悉雷諾集團規劃的消息人士報導稱,法國雷諾計劃在12個月內重啟與日產汽車的合併談判,之後將著眼於收購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FCA)。

不過,目前看來,雷諾收購或聯盟FCA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其與日產的聯盟關係還處在一團“糟糕”之中。

自去年聯盟董事長戈恩被抓後,雷諾和日產的關係一度相當緊張,甚至威脅到雷諾日產三菱這一全球聯盟的未來。日產汽車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一直試圖削弱雷諾的控製權。雷諾公司持有日產公司43.4%的股份而日產公司只有雷諾公司15%的無投票權股份。這造成了日產的極度不平衡。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雙方關係的緩和並非能夠一朝一夕能夠迅速解決的。

不過,FCA“牽手”PSA組成聯盟則更切合實際。

FCA與PSA互補性強

菲亞特克萊斯勒對諸多車企的最大吸引力,很大程度上在於其12%的北美市場份額。在美國,FCA的利潤率高於全球行業平均水平,與競爭對手通用汽車和福特大體相當。根據FCA公佈的財報,2018年北美調整後息稅前利潤62億歐元,同比增長19%。

FCA的優勢正是PSA所缺少的。目前,PSA集團 80%以上的銷售額依然依賴歐洲市場,也因此廣受批評。分析師普遍認為,歐洲市場的銷售週期已接近頂峰,可能會失去更大的增長動力。

為此,在PSA集團的未來規劃中,預計到2021年將歐洲市場以外的銷量增加50%。這其中北美市場是重中之重。PSA將把標緻品牌重返北美市場。標緻於1991年退出美國市場,主要在於銷量下滑及美國法規導致的成本增加等原因。

有分析師認為,FCA在美國的零售網絡將為PSA提供便利,其中包括向成熟的經銷商進行推廣。更為重要的是,FCA在美國市場有穩固的根基與知名度,並且還擁有影響力較大的Jeep品牌。

對於FCA而言,PSA有助於其獲得更多歐洲市場份額。FCA旗下的業績重要支撐力量來自Jeep、豪華車品牌以及美國市場的銷售貢獻,但是在歐洲市場,眾多強敵重重包圍之中,菲亞特所面臨的形勢極其不利。

同時,FCA計劃2020年前將投資90億歐元全面推進電動化進程,逐步停止在歐洲生產所有燃油乘用車,並同時加快自動駕駛佈局。但是眼下FCA在新能源車型上相對匱乏。有分析師認為,在電動化產品方面,FCA已經被對手甩下很遠,現在急需向投資者表明公司正在努力縮短這方面的差距。

在電動化和自動化上與PSA達成聯盟,分享巨大的研發成本,對於FCA來說是一件值得考慮的事情。

有合作基礎

FCA與PSA的合作是有基礎的,雙方的合作可以追溯到上世紀70年代,共同在意大利Sevelsud工廠生產輕型貨車。

2月份,雙方將合作延長至2023年。根據該協議條款,雙方合資公司將繼續生產菲亞特Ducato、標緻Boxer和雪鐵龍Jumper這三款大型廂式貨車,並將增加新車型以滿足歐寶及沃克斯豪爾品牌的需求。

因此,深化合作充滿極大的可能性。而根據最新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是,標緻雪鐵龍集團和菲亞特克萊斯勒正在探討建立新的夥伴關係,在歐洲生產汽車方面進行共同投資,而且這種合作關係還可能涉及電動汽車投資。

上述消息稱,PSA和FCA已經初步討論在一座“超級平台”上展開合作。該平台能減少雙方在行業競爭激烈的地區的投資成本。雙方的初步談判可能在上半年底前宣佈。

從目前的情形來看,FCA與PSA進行深化合作較為有意義,而且聯盟合作已成汽車行業的大趨勢。

多方合作已經成為大趨勢

從行業趨勢來看,隨著汽車行業正在發生巨大變革,多方合作已成共識。這一點戴姆勒和寶馬、以及福特和大眾已經探索出了相應的“模式”。

寶馬和戴姆勒的合作正在多個領域“試探”。在移動出行領域,戴姆勒和寶馬聯合宣佈共同投資10億歐元,成立5家出行合資公司,推出整合後的打車、停車和電動汽車充電業務,以對抗美國的Uber等競爭對手。在自動駕駛領域,雙方宣佈將聯合研發下一代輔助駕駛系統技術,並計劃在2020年中期,實現基於高速公路上應用場景的L4級自動駕駛技術。同時,雙方還在探討共享緊湊型車架構以節約成本。

1月,福特與大眾也宣佈組建一個業務範圍廣泛的戰略聯盟,並簽署首項合作協議:在2022年推出共同為全球市場開發的商用車車型和中型皮卡車型。此外,福特汽車和大眾汽車還簽署了一項合作備忘錄,旨在探索在自動駕駛、智能移動出行服務和電動車型領域內的合作。

筆者也曾在《為何聯盟比以往任何時候對車企的生存都更為重要?》一文中闡述過,從長遠來看,未能建立或加入聯盟的汽車製造商或大型供應商可能會落後,甚至情況會變得更糟。“迅速行動是明智的,因為最終的贏家企業數量有限。現在是組建聯盟的關鍵時刻。”

這一點吉利董事長李書福或許有更為深刻理解。他曾預測,未來世界上傳統汽車行業只有2-3家企業能活下來,誰能屆時占領技術製高點,誰就是勝利者。

正因為如此,吉利在去年2月收購戴姆勒股份公司9.69%具有表決權的股份,成為最大單一股後,逐步推進和加深與戴姆勒的合作。10月,戴姆勒出行服務有限責任公司與吉利集團(新業務)有限公司宣佈,雙方將在華按照50∶50的股比組建合資公司,在中國的部分城市提供高端專車出行服務。今年3月28日,雙方又宣佈在中國成立合資公司生產電動smart車型。

在汽車行業快速轉型、聯盟的大趨勢下,FCA和PSA的聯盟或許也不遠了。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責編:牛建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