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木里犧牲消防員:從朋友圈還原他們的人生
2019年04月02日22:51

  原標題:追憶木里犧牲消防員:從朋友圈還原他們的人生

  來源:紅星新聞

  一場山火,讓30個鮮活的生命,變成了一串串冰冷的數字。27名森林消防隊員,3名地方幹部群眾。

  4月2日下午,他們的名字和照片,留在了一張張黑色的底板圖片上。27名消防員中,1位80後,24位90後,2位00後,最小的還不滿19歲。

  這一串串數字,讓人們再次想起那句話: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殯儀館前,數以千計的群眾手捧黃菊趕來送行。兩位母親突然痛哭起來:“他們跟我兒子一樣大,卻早已把青春奉獻給了國家。”

▲各界群眾到西昌市殯儀館悼念,朵朵白花佈滿路旁
▲各界群眾到西昌市殯儀館悼念,朵朵白花佈滿路旁

  紅星新聞嚐試梳理這次殉職消防隊員的朋友圈,把那一個一個名字,還原為一個一個豐富而立體的人生。

  孔祥磊:“老領導說這是愛情的衝鋒槍”

  人群中,34歲待轉業的於班長已不能自已,失聲號啕大哭。旁邊的群眾也沒能忍住淚水,一邊努力的睜著眼睛,一邊握住於班長的手,為他遞去紙巾。

  大火中犧牲的都是他的戰友。

  “剛剛出來兩個月,他們一下就不在了。”這個山東漢子身體顫抖起來,雙手摀住眼睛。這是他在人群中說的唯一一句話。

  他是戰友們的老大哥。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四中隊的一個老班長,2003年入伍,兩個月前等待轉業。但此刻,微信里,弟弟們再也不會發來消息了。

  待他心情平複,紅星新聞找到他。他在手機里翻出了戰友孔祥磊的微信朋友圈。他叫他“老孔”。

  老孔,1990年出生,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四中隊三班消防員,今年29歲,來自雲南,這是他成為消防員的第七個年頭。

  老孔的朋友圈定格在了3月30日19點57分。他發佈了一段僅有11秒的短視頻——一段吉他彈奏,曲子輕鬆而文藝。還有一段文字:老領導說這是愛情的衝鋒槍。

▲老孔的最後一條朋友圈
▲老孔的最後一條朋友圈

  是的,他剛剛收穫了自己的愛情,而他要衝鋒的地方,正是這場燃燒在木里高山的森林大火。他已經習慣了火場,每年一塊的軍功章記錄著他撲向火場的英勇。

  根據官方通報,3月30日17時,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境內發生森林火災。當地調集數百人奔赴火場,地勢險、海拔高,讓這場撲救不同尋常。

  與老孔一同前往的還有同一中隊的多名戰友:張浩、張成朋、趙永一、古劍輝、張帥、王佛軍、汪耀峰……他們的老家分佈在全國各地。

  奔赴火場前,老孔休假回了一趟老家。他訂婚了。於班長在微信中給他道喜,還約好幾個戰友一定要聚上一聚……但他食言了,對愛人也食言了。

  老孔的這段吉他曲沒能露出全臉,他是個低調內斂的人。畫面中只有他獨坐在桌子前,抱著吉他,擺著與頭像一樣的坐姿,踮起右腳的腳尖,手勢輕盈地撥動著琴弦。

  這是一曲孫燕姿的《遇見》,伴調的歌詞這樣唱著:陰天、傍晚、車窗外,未來有一個人在等待,向左、向右、向前看,愛要轉幾個彎才來……

  蔣飛飛:“再出發,求安慰啊”

  火勢兇猛,增援力量被調動。蔣飛飛再一次出發了。

  這個來自四川南充的小夥,在3月31日淩晨2:09分,留下了他最後一條微信朋友圈。他寫道:“再出發,求安慰啊”,然後配了一段在路上行進的視頻。

  7分鍾後,哥哥蔣鬆城問他“去哪?”蔣飛飛回覆“木里縣卡拉鄉”。這裏正是此次木里山火的位置。

  他已經連續打了幾場火。他在朋友圈回覆說:“前三天連打了兩場,回來衣服泡起還沒洗呢又通知走了”。而這是他今年來參與的第13場滅火。

▲蔣飛飛的最後一條朋友圈。
▲蔣飛飛的最後一條朋友圈。

  他一直是家裡人的驕傲,孝順懂事。1990年出生的他,今年29歲,2007年以優異成績考上北京林業大學,現在是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三中隊中隊部的中隊長。未婚妻和他原準備今年10月回南充舉辦婚禮。

  但這次出發,他沒能再回來。

  3月31日下午,在撲火行動中,受風力風向突變影響,突發林火爆燃,30名撲火人員失聯。4月1日晚,經全力搜救,30名失聯撲火人員全部找到。在4月2日下午官方發佈的遇難者信息中,蔣飛飛的名字出現在了名單上。

  哥哥蔣鬆城是4月1日在新聞上看到的關於30名撲火隊員失聯的消息。他感覺有些不對勁,放心不下弟弟,蔣鬆城一次次的撥打著弟弟的電話,但一直沒能接通。

  當天下午,他便和朋友開車向西昌趕去。

  原本,蔣鬆城還抱著一絲希望,弟弟一定沒事,只是暫時聯繫不上。但,噩耗還是來了。

  4月2日淩晨0點19分,蔣鬆城在微信朋友圈寫道:“親愛的弟弟別害怕,哥哥我來陪你了,你是英雄!哥保證不哭。”

▲蔣飛飛哥哥的朋友圈。
▲蔣飛飛哥哥的朋友圈。

  但,他還是哭了。

  4月1日晚23時20分許,蔣飛飛的父母接到了兒子犧牲的訊息。4月2日,一家8名親屬從南充前往西昌……

  丁振軍:“十萬火急!”

  這個月,丁振軍就將迎來自己的22歲生日。

  這個來自江西的小夥子是隊里的“拚命三郎”。他是三中隊一班的消防員。在戰友眼裡,他從不落下任何一場大火。“一聲命令,定是衝在最前面。”

  他剛到消防兩年,還是個大學生。在隊里與來自山東的於班長是上下鋪。他喜歡文字,還註冊了自己的公眾號。“但我還沒來得及加,他就犧牲了。”於班長歎息。

  “他是個不甘落後的人,一開始來隊里的時候,體能不好,常常是倒數,但硬是自己堅持練了回來,還拿了全支隊的第一名。”於班長說。

  3月25日,丁振軍轉載了自己公眾號的一篇文章,“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配文“行百里者半九十”。文中,他寫道:1.01=1+0.01,也就是每天進步一點,1.01的365次方也就是說你每天進步一點點,一年以後,你將進步很大,遠遠大於“1”。

  丁振軍的朋友圈停留在了3月29日,這是一則關於3月29日的冕寧火災的新聞報導,標題“十萬火急”。木里山火發生後,丁振軍頂上了前線。

  張浩:“心中五味雜陳,又是木里”

  中隊長張浩也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這個點出發,心中五味雜陳,又是木里。”張浩的朋友圈基本都是工作信息,都是與他執行的任務相關。

  這則消息前,他還發了多張自己在火場的照片,一張“這得洗幾次才乾淨”的黑手在事後被廣為傳播。

▲張浩的朋友圈。
▲張浩的朋友圈。

  王佛軍:“來,賭命”

  而在這之前,00後消防員王佛軍也在3月28日留下的最後一條朋友圈消息。照片下方只有三個字“來,賭命”,而他真的將自己年輕的生命留在了火場。2000年7月出生的他,現在還不滿19歲。

  代晉愷:“今年第14場”

  隨隊伍出發的還有成都小夥代晉愷。

  他是涼山森林消防支隊的一名年輕的宣傳幹事,24歲,他還是紅星新聞的新聞通訊員。火災現場,總少不了他的身影。

  他的朋友圈定格在3月5日14時57分。這是一段四行的對話體

  周振生:“愷哥,又著火了!”

  我:“瘋了吧!”

  然後我就換衣服走了……

  今年第14場。

▲代晉愷的朋友圈。
▲代晉愷的朋友圈。

  他今年經曆的火災何止14場。在去木里前,他還向紅星新聞發來冕寧前線的一場大火的撲救訊息。新聞圖片里,幾名救火消防員被濃煙圍困在叢林之中,驚險不已。

  他更多的時候是“失聯”著的——火場不會給他充足的時間回覆來信。只是在驚險過後,會傳來火場一線的消息。

  3月27日,涼山冕寧發生森林火災,750名撲火隊員趕往現場,他就是其中之一。

  3月29日,他給紅星新聞記者發來消息,“昨天我一直在山上,一點信號都沒有。”

  記得有一次,他給紅星新聞記者說,他和戰友在火場差點被大火包圍。每次聯繫,紅星新聞記者都會給他說一句,注意安全,但他總說“好的”,最後,再補一句:這是我們消防員的職責。

  翻開朋友圈。

  3月4日,他寫道:什麼叫遮天蔽日,第一次體會到煙把自己包圍的感覺。

  3月3日,他寫道:有一種戰鬥叫做,吃了炫邁一樣,停不下來。今年第12場!

  3月2日,他寫道:朦朧之間聽見說打火了,本以為開玩笑,結果幾分鍾後來消息了,準備出動!今年第十一場火,開整!……

▲代晉愷的朋友圈。
▲代晉愷的朋友圈。

  一場場火災,構成了他朋友圈的全部。

  但這一次,當紅星新聞記者再次詢問他木里火情的時候,卻一直沒能等到他的回覆……他與戰友一起留在了高山火場里。

  紅星新聞記者丨杜玉全 江龍 王超

  攝影記者 丨王紅牆 王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