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劇里永遠的小生劉德凱,生活中肉麻台詞說不出口
2019年04月02日07:34

原標題:瓊瑤劇里永遠的小生劉德凱,生活中肉麻台詞說不出口

在央視8套3月31日晚收官的電視劇《讓我聽懂你的語言》中,劉德凱飾演了邱澤的父親,一名生活在上海的老知青。作為曾經的“瓊瑤劇”男主角,最讓人難忘的莫過於劉德凱出演的《一簾幽夢》,雖然這部瓊瑤劇幾經翻拍,但他扮演的費雲帆仍然是很多人心中的經典,一度成為少女們心中的夢中情人。

電視劇《讓我聽懂你的語言》劇照

儘管在瓊瑤劇之後,劉德凱演繹過眾多類型不同的角色,被提及最多的依然是“費雲帆”,劉德凱說,這沒什麼好避諱的,畢竟事實如此。但說著那些飄浮在空中的瓊瑤劇愛情台詞,對劉德凱而言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說那樣的台詞,還要演到讓大家認同很難,要把這個角色塑造得像現實人物一樣,簡直是難上加難。只有你自己相信,才能演得出來。”

所以,劉德凱相信,雖然他自己生活中說不出瓊瑤劇的台詞,但這是費雲帆能說出來的話,“我經常告訴自己,費雲帆是我的偶像。費雲帆這個人是存在的,他綜合了陸小曼、徐誌摩、張愛玲、平鑫濤、瓊瑤這一群愛情至上的人的特質。”

因為角色太過深入人心,外界對於劉德凱的定位也帶著瓊瑤劇男主角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兒氣,“大家看到我就覺得,我是專情、深情、癡情的,但那並不是我。”

采寫/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入行

從記者到演員,就像南極到北極

用劉德凱自己的話說,他的從藝經曆是極具顛覆性的。

他出生於中國台灣高雄市的一個影視世家。兒時,最大的願望就是當一名記者。他看過一部記者到非洲探訪土著人的紀錄片,覺得好酷。上大學時,劉德凱順利考入了新聞專業,畢業後成為報社的一名攝影記者。

那時劉德凱的目標是到電視台當主播,播報新聞,“把人間所有的真相挖掘出來是我學新聞的本意。”但當時的台灣不是新聞人最理想的年代,劉德凱對現實感到失望,從而轉向了虛擬的戲劇世界,“在別人看來,學新聞的人去當演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對我來說卻極具顛覆性,一下從極端的現實世界跳到虛構的戲劇世界,就像南極到北極。”他做過攝影、拍過劇照、幹過場記,1980年,劉德凱與蕭芳芳合作出演了電視連續劇《秋水長天》正式出道。

電視劇《新月格格》劇照

1994年,劉德凱出演了成名作《新月格格》,隨後主演了《一簾幽夢》《蒼天有淚》等多部瓊瑤劇。無論是《新月格格》中的努達海,還是《一簾幽夢》中的費雲帆,都成為觀眾心裡揮之不去的男主角形象。

緣分

結識瓊瑤源於買版權,意外獲邀做演員

瓊瑤是劉德凱演藝生涯中一位重要的朋友。他們相識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當時劉德凱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想翻拍《幾度夕陽紅》,希望能向瓊瑤買到版權,最後卻因為某些原因沒實現。雖然版權沒談成,瓊瑤卻向劉德凱發出了演戲的邀請,隨後劉德凱出演了瓊瑤的電影《彩霞滿天》,也正是因為這部戲讓兩人成為好友。

電視劇《一簾幽夢》劇照

1995年拍攝電視劇《一簾幽夢》時,瓊瑤和劉德凱已經是相識十多年的老友了。此前《一簾幽夢》拍過一次電影版,瓊瑤想換一種方式拍電視劇,就拿著劇本來跟劉德凱聊。但看完劇本後的劉德凱卻非常糾結和疑惑,他不明白為什麼喜歡一個女人要用這麼彆扭的語言去表達,為什麼不能好好說話。“世上真的有這麼完美的男人嗎?”

在劇本的探討過程中,瓊瑤的丈夫平鑫濤和劉德凱講了幾個他和瓊瑤之間的小故事:有一次,平鑫濤開著車帶瓊瑤經過巷子口的時候,看到有很多打電動玩具的街機,當時瓊瑤只是多看了一眼,第二天平鑫濤就在家裡擺了一台;因為瓊瑤總是在寫劇本,說自己都沒時間出去運動,結果家裡的地下室多出了一條保齡球道;還有一次,瓊瑤跟平鑫濤鬧彆扭說要出去散心,但沒說去哪。等瓊瑤飛到日本後,就看到平鑫濤站在機場門口,手裡拿著一束花,含著眼淚在那兒等她;每次當瓊瑤寫完劇本,第一個陪她看,陪她笑,陪她哭的永遠是平鑫濤,就這樣生活了幾十年,從沒變過。

電視劇《一簾幽夢》劇照

平鑫濤和瓊瑤的愛情故事說服了劉德凱,平鑫濤也成了劉德凱塑造費雲帆的主心骨。“愛情對他們來說就是這麼唯美的事,對我來說,費雲帆就是陸小曼、徐誌摩、張愛玲、平鑫濤、瓊瑤的綜合體,我一直告訴自己他是我偶像,也是真實存在的,只有自己相信才演得出來。”

在《新月格格》里,劉德凱飾演的努達海也有真實人物原型,確實是愛上了他兄弟的女兒,那一刻劉德凱才明白,原來愛情是沒有邊際的。“年齡只是外人看到的一件事,愛這件事是沒有邏輯的。”

家庭

沒能成為好父親,是人生最大遺憾

雖然已經過了瓊瑤劇頂峰期“永遠的小生”年代,但劉德凱依然保持著每年幾部戲的產量。先後拍了《孝莊秘史》《皇太子秘史》《梧桐相思雨》等多部影視作品。

劉德凱把自己的重心完全放在拍戲上,一拍就是三十年。但作為一個父親,他卻在孩子最需要陪伴的時候缺席了。談及家庭時,原本神色從容的劉德凱露出了片刻黯然。你問他對於家庭遺憾嗎?他低垂著眼簾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停頓幾秒,用微乎其微的聲音說了一句,“很多遺憾”。

電視劇《孝莊秘史》劇照

早年在台灣拍戲的劉德凱常常面臨瘋狂趕戲的狀態,天不亮就要出外景,中午回到攝影棚繼續拍攝,晚上還要拍通宵,最誇張的時候一天只能睡兩小時,這樣的生活每天都在循環、重複,幾乎沒有時間跟孩子在一起。他沒有假期和週末,永遠處在隨時待命的階段。甚至到女兒一歲多都還不認識這個爸爸,“有一次拍古裝劇,因為第二天要趕場,晚上回家頭套都沒脫,結果把女兒嚇哭了。可拍戲就是這樣,一趕起來就沒有自己的時間。”

對劉德凱來說,演員這份職業太被動,他記得那時候兩個兒子最渴望的事,就是週末爸爸可以開車帶他們去海邊玩。但是與兒子們的約定,一約就是三四年。後來他們長大了,學會安慰自己,“沒辦法,爸爸要拍戲,他沒時間。”

別說是節假日,孩子平時想見他一面都很難。那時候劉德凱只能從片場偷溜出來兩個小時,悄悄地給他們打電話說,“‘老爸現在在學校邊上的小賣部里,趕快出來。’只能趁著課間帶他們去吃一個冰淇淋。”說到這些,劉德凱笑得有些苦澀。對於孩子,他既心疼又自責,“他們只是希望我能陪在身邊,當一個好爸爸,我卻沒有做到。等他們長大了也理解了,卻對我不再有訴求。”

劉德凱對家庭生活感到愧疚,甚至有時覺得自己不應該生小孩。他曾以為年輕安定的家庭生活是自己渴望的狀態。但他沒想過,自己做不到,也盡不到父親的責任。劉德凱認為這是演員帶來的“職業傷害”,除非改行,要不然很難會有一個固定的時間能陪伴孩子和家庭。

生活

曾嚐試靠跳水,脫離角色

如今,年過六旬的劉德凱不再演愛情戲,更多演起了長輩的角色。轉型是順其自然的,“我今年都66歲了,演一個老者很正常。與其停留在瓊瑤劇的狀態,沒法適應新角色,為何不欣然面對呢?”

每個人都會隨著年齡增長看到不同的風景,在不同年紀遇到的愛情,也會有不同態度,主要取決於你看待愛情的心境如何。

電視劇《讓我聽懂你的語言》劇照

從演員的職業角度來看,劉德凱覺得一定要學會把自己和角色區分開。反之,你的現實生活就會變得像愛情劇一樣充斥著生死離別和覆水難收。早年在台灣時,劉德凱演過很多黑社會題材的影視劇,演完之後他會迅速找辦法脫離角色再回家,不能在家人和朋友面前還是黑社會老大。“如果你連續工作14個小時演一位殺人犯,回到家還會繃在殺人的情緒里,所以回家以後要特別注意自己的眼神,需要不斷提醒自己回歸現實。”

剛開始演戲時,劉德凱很難脫離角色,就會去嚐試做一些極限運動,比如開卡丁車或者跳水,後來慢慢習慣了,演完戲後洗個澡就能丟掉角色,“演費雲帆那三四個月裡你就是他,而不是劉德凱,是隨著費雲帆在劇本里所呈現出的喜怒哀樂活著,但你收工回家後就要把費雲帆忘掉,做回自己。回家去照顧自己的孩子,帶他們去海邊玩,或者陪父母吃頓飯。”

【新鮮問答】

對演員來說,愛情真的很難

新京報:大家都叫你“永遠的小生”,對你的印象也永遠是瓊瑤劇中不食人間煙火的男主角形象,對你來說,存在轉型問題嗎?

劉德凱:轉型是順其自然的,我六十幾歲了,留著鬍子,演一個老者沒什麼好抗拒的,也是自然的。如果一直停留在過去瓊瑤劇的狀態,會沒辦法適應現在的新角色。演一個老人不可能再把費雲帆的那種心態拿出來,耍帥、放電之類的。所以要擺好心態,這也是另一個旅程的開始。

新京報:常年演愛情戲會不會感到厭倦?

劉德凱:也沒有,現在讓我演老頭或者演愛情戲,我都不抗拒,只要把自己的體能狀態保持好就行。該運動運動,不能吃什麼就不吃,這是作為演員必須有的職業道德。

新京報:瓊瑤劇里有這麼多肉麻的台詞,你能適應嗎?

劉德凱:哇,這是只有在瓊瑤的劇本裡面才會出現的對白。那些話平常人誰會說?我是不會說的。

新京報:很多演員在偶像劇里談了太多次戀愛,很多浪漫的情節都在戲里演過了,反而到了現實生活中談戀愛會有點悶,你有這樣的感覺嗎?

劉德凱:那就是還沒有遇到對的人,沒有遇到真愛。如果真的愛對方,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能等吧,如果有一天遇到一個人,你愛他(她)愛到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比他(她)更重要,那就是真愛了。

新京報:常年都在拍戲,怎麼平衡家庭和工作的時間?

劉德凱:很難,這就是演員的職業傷害,永遠沒有一個固定的時間。演員容易婚變也是職業帶來的傷害,因為演員腦子裡要同時裝很多個角色,根本沒有自己的生活空間。也有年輕演員跟我聊過,你回到家都是短暫的,過一陣子不得不再回去拍戲。光靠愛挺不了多久,總是會磨光的。尤其兩人都是圈內人,更沒有自我了。除非兩個人特別愛、意誌堅強。千萬不要去將就,也不要自己騙自己。對演員來說,愛情真的很難。

電視劇《京城四少》劇照

新京報:從演員職業角度來看,一部戲裡面的演員互相產生情愫也是很正常的嗎?

劉德凱:很正常,兩人都知道這是演戲,就看你是願意跳出來,還是讓這份情愫繼續。戲拍完了,這種情愫肯定會有一個冷卻的時間,如果對方不願意出來的話,就會保持在戲里的氛圍中,之後你就會變成陸小曼,我就變成了徐誌摩。

新京報:如果自己的孩子想進演藝圈,你會有什麼意見?

劉德凱:我沒有意見,也從來不會要求孩子做什麼。我對孩子的嚴格是在態度上,做就要做好,否則就別做。

采寫/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