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聰明的人更容易相信假新聞?
2019年04月02日15:06

原標題:為什麼聰明的人更容易相信假新聞?

一對夫婦決定給自己的女兒起名為“Brexit”(英國脫歐),智能手機的輻射正在造成大腦損傷和廣泛的精神錯亂,調查希拉里郵件門的FBI探員突然自殺身亡?

以上都是在國外曾流行過的假新聞。你可能認為,認知水平比較低的人才會相信這些假新聞。但事實並非如此,相信假新聞和陰謀論的人比你想像的更多。芝加哥大學2014年的一項研究估計,一半以上的美國人一直相信至少一種陰謀論。去年11月,他們重複了這項調查,結果顯示,這一比例上升到了61%。這一發現與劍橋大學最近的一項研究相呼應,該研究發現,60%的英國人固執地相信錯誤的說法。

假新聞正在挑戰社會對於事實與真相的信任。自2016年唐納德·特朗普贏得美國大選以來,國內外不少研究和新聞都在探討假新聞,有分析認為,特朗普之所以在大選中獲勝,社交媒體中廣泛流傳的假新聞助了一臂之力。那麼,智商高的人更有可能辨別假新聞嗎?人為什麼會相信假新聞?

近日,科學作家、BBC《未來》欄目的資深記者大衛·羅伯森

(David Robson)

在《衛報》上發文對假新聞進行了探討。他指出,心理學研究表明,假消息巧妙地繞過了嚴謹的分析和推理,這意味著即使是最聰明的人以及受過教育的人也很容易忽視這些錯誤信息。沒有人是完全免疫的。事實上,有證據表明,更聰明的人有時可能更容易受到某些想法的影響,因為他們會將這些(不正確的)信息合理化。在文章里,大衛·羅伯森從心理學的角度談道,人為什麼會被假新聞欺騙,為什麼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也難以避免甚至更容易相信假新聞和陰謀論,最後,他提出了對抗假新聞的一些策略。

大衛·羅伯森的新書《智力陷阱:為什麼聰明人會做傻事以及如何做出更明智的決定》, Hodder & Stoughton出版,2019年3月。

大衛·羅伯森指出,當我們在閱讀新的陳述時很少給予充分的注意,尤其是當一句話感覺“流暢”和熟悉時,我們傾向於抓住主旨而忽視掉細節。南加州大學的諾波特·施瓦茨

(Norbert Schwarz)

曾做過一項測試,當他問“摩西帶了多少動物到方舟”時,只有12%的人回答出了正確答案“沒有”,很多人都忽視了題干中的“摩西”,即便他們知道建造方舟的是諾亞。

很多假新聞的製造者正是利用了這一點,他們輕鬆地利用一些方式來調整陳述,從而增加陳述的流暢度和熟悉度。譬如,使用圖像。照片可以幫助我們將陳述形象化,這意味著它們可以被流暢地處理,因此看上去更真實。當偽科學的說法旁放上一張大腦掃瞄圖片時,這條假新聞的可信度就提升了不少,很容易就使人掉入陷阱。而假新聞最有效的傳播方式可能就是簡單地重複,謊言重複一千遍,你也許就真的相信它是真理了。

而什麼樣的人更可能被這些巧妙的包裝欺騙?這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你的思維方式。大衛·羅伯森提到心理學上的“認知的吝嗇者”

(cognitive misers)

這一概念,指出很多人雖然智商高,能讓他們在考試中取得好成績,但是他們並不總是運用反思性和分析性思維,而是依賴直覺和本能來接收、處理訊息。

這種思維方式通常使用一種被稱為“認知反射測試”的工具來衡量,所使用的問題包括:“如果5台機器製作5個小部件需要5分鍾,那麼100台機器製造100個小部件需要多長時間?”正確的答案是5分鍾,但許多聰明的人會回答100分鍾,這個回答就更依賴直覺。很多研究表明,在這類問題上得分不高的人更容易受到假新聞、陰謀論和特異思維的影響。相比之下,得分較高的人往往不那麼容易上當受騙,因為他們利用自己的智力來分析言論,而不是依賴於自己的直覺。

雖然一對夫婦決定給自己的女兒起名為“Brexit”這類假新聞有點可笑,但它是無差別的,不管你是什麼背景,你不需要通過這樣的假新聞來支撐自己的世界觀,但有些假新聞可能更符合你的政治身份,有大量研究表明,人非常依賴自己的政治屬性,會投入大量認知資源來駁斥異己之見,從而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大衛·羅伯森指出,對於這類特別情緒化的說法,智力和教育可能會通過一個叫“動機性推理”

(motivated reasoning,指在認知過程中主觀動機導致的認知失調)

的過程使你更容易受到假新聞的影響。

他舉例道,“birther”(奧巴馬出生地質疑者)認為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並非出生在美國的陰謀論雖然一再被揭穿,但它在許多人的政治思想中根深蒂固。聰明才智並沒有阻止他們相信這個故事,相反,這實際上使他們變得更輕信。杜克大學的一項研究調查了較為保守的白人共和黨人的觀點,結果發現,政治知識最豐富的參試者最相信這套出生地的陰謀論。不僅是出生地質疑,還有奧巴馬是穆斯林的陰謀論,以及他的醫療改革將導致“死亡小組”決定誰生誰死的說法,都可以看到類似的模式。更為糟糕的是,這項研究顯示,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參試者在陰謀論被揭穿後似乎也不太可能改變自己的想法;相反,他們變得更確信自己是對的。

這種錯誤信息被更正後,如果更正的信息與人原本看法相悖,反而會加深人們對原本錯誤信息的信任的現象,從心理學上講叫“逆火效應”

(backfire effect)

。在早前的一篇文章里,大衛·羅伯森曾談到這種“逆火效應”,他引用了杜克大學的貝爾

(Christopher Bail)

領導的一項研究,該研究分析了1600多名推特用戶的政治觀點,之後花點錢請這些參試者關注一個“機器人”,這個機器人賬號會轉發不同政治黨派有影響力人物的推文。超過半數的參試者關注了機器人,但在同性戀權利這類爭議上非但沒有變溫和,反而堅定了原有觀點。

那麼,如果戳穿謠言會導致“逆火效應”,而且受過教育也不能避免這種現象,反而更加可能出現這種忽視真相也要堅持自己的政治身份的情況,我們該如何揭穿假新聞?

大衛·羅伯森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但他講道,除了不斷戳破謠言、傳播事實最終使人相信真相的傳統方式,有研究者已經在嚐試不同的方法。這種方式就是“預防接種”

(inoculation)

,喬治梅森大學的約翰·庫克

(John Cook)

和布里斯託大學的斯蒂芬·萊萬多夫斯基

(Stephan Lewandowsky)

的研究就提出了這種“預防接種”方法。這種方法參照了疫苗接種的邏輯,就像接種一劑疫苗來產生抗體一樣,“預防接種”理論認為事先讓人們接觸一些失實信息可以讓他們對假消息產生“免疫”。

而在庫克和萊萬多夫斯基的研究中,他們首先向參試者展示了一份報告,介紹了之前菸草行業是如何傳播假信息的,包括利用“假專家”將吸煙和肺癌聯繫在一起,他們揭露了這些傳播手段的錯誤,之後,這些參試者在面對“假專家”(實際上不具備任何相關領域專業知識但營造出一種他們是專家的假象的人)簽署的“全球氣候變暖請願計劃”時,他們對這份宣稱人類不會影響氣候的請願會更持懷疑態度,即使是傾向於否認氣候變化的右翼參試者也會如此。因此,他們認為,使用“預防接種”的方法來消除錯誤信息是有效的。

編譯參考:

1.衛報,Why smart people are more likely to believe fake news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apr/01/why-smart-people-are-more-likely-to-believe-fake-news

2.衛報,Trapped in a hoax: survivors of conspiracy theories speak out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9/jan/23/conspiracy-theories-internet-survivors-truth

3. BBC,http://www.bbc.com/future/story/20180416-the-myth-of-the-online-echo-chamber

4. “預防接種”有關論文原文: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75799

作者

:新京報記者 吳鑫 實習記者 聶麗平

編輯

:覃旦思;校對: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