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山27名森林消防隊員犧牲:“終止”的報平安、婚禮和退役
2019年04月02日16:25

原標題:涼山27名森林消防隊員犧牲:“終止”的報平安、婚禮和退役

“鮮活的年輕生命就這樣沒了,可惡的火魔。”4月2日清晨5點整,一名犧牲消防員的母親在朋友圈這樣寫道。

她的兒子丁振軍出生於1997年4月,二十出頭的年紀在涼山森林消防支隊中排不上老幺:四川木里縣森林大火30名撲火英雄名單顯示,犧牲消防指戰員中還有2位“00後”。

3月30日18時許,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地區發生森林火災。3月31日下午,撲火人員在轉場途中,受瞬間風力突變影響,突遇山火爆燃,27名森林消防隊員和3名地方幹部群眾犧牲。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應急管理部消息,27名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指戰員中,有幹部4人、消防員23人;漢族22人、滿族1人、黎族1人、彝族2人、佘族1人;1980年後出生1人,1990年後出生24人,2000年後出生2人,年齡最小為2000年7月出生;中共黨員9人(含預備黨員1人),共青團員11人,青年7人。

澎湃新聞統計,這些森林消防指戰員的平均年齡只有23歲。其中年齡最大的是涼山支隊西昌大隊政治教導員趙萬昆,出生於1980年12月,不滿39週歲。年齡最小的是涼山支隊西昌大隊消防員王佛軍,離19歲生日還差3個月。

等不到的報平安

犧牲的消防員中,多人因為身處異鄉,只能靠著手機與家人聯繫。手機一端是輾轉於火場的年輕小夥,另一端是等候報平安的親人。

楊瑞倫在3月30日與家人最後一通視頻通話的結尾是:“馬上走了,去救火了”。視頻掛斷後,聽慣兒子救火的父親“覺得無所謂”,直到第三天淩晨接到武裝部隊的電話,才知道兒子被大火吞噬。

“沒想到這一次竟是有去無回。” 楊瑞倫父親說。

同樣在3月30日曾和媽媽上網視頻聊天的消防員康榮臻也不幸犧牲。他的姐姐康輝告訴澎湃新聞,弟弟今年20歲,2017年參軍武警兵,退役後當上了消防武警官兵。

康輝說,弟弟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來不告訴家人,只是上山救火任務完成後會發一個朋友圈向家人報喜。

另一位犧牲森林消防隊員汪耀峰的母親告訴澎湃新聞,兒子今年26歲,當消防兵6年,一直在四川涼山,3月30日剛發過短信,稱剛救完一場火準備趕赴木里縣救火。

“之前救完火會發短信報平安,這次沒想到遇到了這種事”。她悲傷地說。

缺席的退役和婚禮

不同於當兵兩年的小夥子,29歲的孔祥磊當森林消防員還差八個月滿12年,如果不是這場火災,今年12月底他就可以退役回家。

孔祥磊的父親稱,在兒子的規劃中,回家以後準備買幾頭牛、種點果樹,希望幹活養家,讓父母和妹妹過上好一點的生活。

參軍7年的高繼塏是西昌森林消防大隊四中隊三班班長。他的姑姑稱,如果不是這場森林大火,高繼塏將於明年與女友結婚。

4月1日的晚上,親友的電話將噩耗帶來,高繼塏也“爽約”了和女友的婚禮。

高繼塏的姑姑稱,得知噩耗的當晚,她翻看了侄子的微信,頭像是一張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一隊穿著消防服的消防隊員,他們背著背包,在夜幕下整裝待發。高繼塏在簽名中寫道,“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

家屬奔赴現場

飛機、火車、大巴……得知噩耗後,消防員的家屬從各地趕往西昌,準備處理後事。

“今天一大早村長把我們送到這裏,現在在等武裝部隊協商購買從凱里到成都的車票。”楊瑞倫的父親稱,老家在山區、經濟條件不好,路費都成問題,一家人的情緒都很不好,楊瑞倫的母親更是瀕臨崩潰。

“現在女朋友跟我們在一起去見他。”孔祥磊的父親稱, 他和老伴今年54歲,身體都不太好,兒子的女朋友陪伴兩人一起去見兒子最後一面。

犧牲森林消防隊員趙萬昆的二哥稱,他們是涼山州冕寧人,離西昌比較近,家屬十多人都已趕到了西昌。

目前,趙萬昆的遺體在當地殯儀館,家屬還沒有看到,要等身份比對確認、整理好遺體儀容後,家屬才能去看。趙萬昆二哥說,聽一個已經看過遺體的家屬說,被燒得厲害,已經認出不來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