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收不到一個叫“代晉愷”的微信了
2019年04月02日20:27

原標題:再也收不到一個叫“代晉愷”的微信了

  新華社成都4月2日電(記者張海磊)“一晚上在火場,剛下山,馬上給您發素材”“現場的圖片我發您”……

  這是四川省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機關警勤排新聞報導員代晉愷與記者互動最多的內容。

  3月30日,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發生森林火災,30名撲火人員不幸犧牲,24歲的代晉愷也在其中。

  今年以來,涼山州森林火災呈高發態勢。當得知,立爾村發生森林火災後,記者馬上與代晉愷聯繫,沒有得到回覆。記者以為這又跟往常一樣,可能是山上信號不好。

  4月1日上午,記者再次電話聯繫代晉愷,提示已經關機,隨後給他發了一條信息:“你們還好嗎?注意安全!”

  當天下午,噩耗傳來。

  翻開聊天記錄,他3月28日給記者發來的一條線索竟然成了最後的一次聯繫。

  儘管難以相信,但的確在當地發佈的犧牲人員名單中看到了他的名字。

  這才反應過來,自從認識後,記者跟他的交流幾乎都是“救火”,以至於對他本人瞭解甚少。只知道他是消防員隊伍中的一員,他發來的語音聽著聲音很乾脆,性格應該很開朗……在“網友”般的接觸中,記者還沒來得及見過他本人,直到他犧牲的當天才知道,他才24歲。

  打開代晉愷的朋友圈,印象最深的是“救火”:

  3月5日,又著火了!換衣服,走人……今年第14場!

  3月4日,什麼叫遮天蔽日,第一次體會到煙把自己包圍的感覺。準備好在山中過夜!有事留言。

  3月2日,朦朧之間,聽見說打火了,本以為開玩笑。幾分鍾後來消息了,準備出動!今年第11場火,開整!

  ……

  夜裡十二點、淩晨兩點、早上五點……他好像清醒在每個時間段。

  作為一名新聞報導員,代晉愷提供的線索或稿件被媒體大量採用。他的朋友圈里記錄下了無數個類似的時刻:為了第一時間把素材提供出去,和隊友從火場歸來,他還要熬夜選照片、寫文字。

  每次火情,他都跑在一線,滅火的間隙,他用文字和圖片記錄下來那些驚險、奉獻和感動……

  “涼山州鹽源縣前所鄉發生森林火災!”1月28日淩晨,一道緊急命令打破了代晉愷所在的支隊消防員的夢鄉,這一天是農曆小年。

  當天,他發在朋友圈的文章寫道:在前往前所鄉的途中,擦肩而過的婚禮車數不勝數,許多村民趕在這個良辰吉日穿上禮服、婚紗,走進婚姻的殿堂。此刻,消防員們正穿著桔紅色的撲火服,走向那與火魔決鬥的戰場……

  “滅火結束後,天已經黑了,漫天的星空掛在頭頂,消防員的頭燈連成一串,在漆黑的山裡格外顯眼。當隊員摸黑撤下山底時,山下是用電筒給我們照亮道路而遲遲不肯回家的村民們。”他也記錄下一天戰鬥後的溫情。

  4月2日淩晨1時20分,載有木里森林火災救火英雄遺體的車隊抵達西昌。

  寂靜、沉默、凝視,當車隊經過時,路兩邊的群眾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悲痛——“英雄,一路走好啊!”

  打開與代晉愷的聊天,沒有了回覆。

記者終於意識到,從此,再也收不到一個叫“代晉愷”的微信了,再也不收到他傳來的“火情”了……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